第209章 “这个死逼屙出来的玩意儿!”(1/2)

加入书签

  牛二筢子听牛二猛子这样一追问,向牛二猛子一笑,说:“也没啥儿。”说完,他向牛大棒子让了一句,抬手就把手里的酒盅子放到了嘴唇上,吱溜一声,一盅子酒给他很利索地喝了下去。然后,他把手里喝空了的酒盅子向牛大棒子一比划,就放到桌子上了。

  牛大棒子见牛二筢子把手里的酒喝光了,一仰脖子,一盅子酒像浇地似的一下子全倒进嘴里了,喉咙管子一鼓动,“咕咚”一声一盅子酒就下肚了。可能是给酒炝了嗓子,头还没低下来,一阵打肺管子里顶出来的咳嗽就把他憋得脸红脖子粗了。

  牛二猛子在旁边瞅着牛大棒子这样喝酒,不由得轻声笑了出来,头一艮,说:“还真行,这酒喝得没有谁能比得上这样利亮的。”

  牛大棒子咳了一阵子,一只手攥成拳头,在胸口间使着劲儿扑腾扑腾捶了几下,喉咙管子里的气儿还没有咳得均匀,红着脸窝着气儿说:“喝得太急了,都进肺筒子里了。”

  牛二筢子摇了一下头,笑了笑说:“我看了,你这个牛大棒子的外号人们没有给你送错。”

  就在这个时候,牛望夏已经摇响了停在院子外面的手扶拖拉机。

  “快跟望夏说一声,让他等会儿望春,看牛老歪他们家会是啥说道儿。”牛二筢子见望夏摇响了手拖拉机,忙着也不知道安持谁去跟望夏说了,一只手在脸面前一挥一舞地满院子这样张罗着嚷。

  牛大棒子来回朝院子里瞅了瞅,见望春娘正撅着屁股收拾大灶前没烧干净的劈柴,就一蹶蹦从板凳上站起来,两腿交换着迈过板凳,就奔着院子外面跑过去了。他刚冲出院门儿,要不是迎着院门儿回来的望春躲得快,就结结实实地跟望春撞个碰头了。

  牛望春冷在那儿皱着眉头紧盯着牛大棒子。

  “牛老歪他们家就没过来个人伸伸头儿?”牛大棒子也是一脸的迷糊,瞅着牛望春问。

  “牛老歪他儿子牛斜眼儿不让老歪他女人伸头儿,说牛老歪是在这儿出的事儿,理应该这边给牛老歪在医院里看得利亮了再送过去。”牛望春脸上没啥子表情地说。

  “这个死逼屙出来的玩意儿,斜着两眼儿倒会耍赖了。”牛大棒子听牛望春这么一说,马上就骂了一句,说,“这样耍混蛋,他爹嘴歪他眼斜,后生也不会有个啥好。我去找这个斜眼儿的东西讲理!”

  “你去找他讲理?”听到牛大棒子叫嚷的牛二筢子已经和牛二猛子从桌子上下来,站在牛大棒子的身后,向牛大棒子说,“就你这张嘴,牛斜眼捂上半拉嘴也能把你讲得没有啥子话说。这事儿就算了吧,好在望夏回来说牛老歪没啥大事儿,给他看就给他看吧,也没啥儿。”

  “这多窝憋都慌!”牛大棒子听牛二筢子这么一说,很觉得憋气地说,“又不是咱捏着他的鼻子给他灌酒了,是他自己不能喝酒,自己偏要喝酒。”

  “牛斜眼不是说了吗?牛老歪是在咱这儿出的这事儿,咱就得管,就得看。这个理儿到哪儿人家都能说得通,咱们也没啥话去跟人家讲这个理儿。”牛二筢子瞅了瞅牛大棒子,回头又瞅了瞅牛二猛子和望春,叹了一声,抬头向望夏一挥手说,“赶紧去吧!”

  噗噗突突的柴油机的声音让牛望夏听不清牛二筢子他们几个都在说些啥子,但是,牛二筢子的手势他看得清楚,就踩着后轮儿上的脚踏板,屁股一欠就坐到了后面的座子上,离合、挂档、油门儿几样家伙儿一折腾,手扶拖拉机就突突嗒嗒地跑开了。

  看着牛望夏开着后面拖着一辆架子车的手扶拖拉机跑出了村子,牛二筢子这才回到院子里,招呼着牛大棒子和牛二猛子两个人重新坐回到桌子上。

  “让望春也坐上来喝两盅子酒吧。”牛二猛子看着坐下来的牛二筢子,试探着说。

  “他坐?今儿谁都能往桌子上坐,就他不能!”牛二筢子回头看了一眼望春。

  这个时候的牛望春已经自个儿拽过一条板凳坐到了大灶棚子的旁边,谁也不知道是咋的了,可能是因为他挨了牛二筢子的大嘴巴子和泚棱的话?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新郎官儿的那股子遮挡不住的兴奋和幸福。

  “你今儿有点儿那个了,看把这孩子弄得,跟受了大委屈似的。”牛大棒子也看了一眼牛望春,回头向牛二筢子说。

  “他觉得委屈?我还觉得委屈呢。”牛二筢子说,“一家人差点儿没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