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望春像没上缰绳的驴驹子(1/2)

加入书签

  牛二猛子看了牛望春一阵儿,回头看着牛二筢子,嘬了两下嘴,吸溜了一口气,试着胆子似的说:“筢子,按辈儿分来说,比你长了一辈儿,有个事儿我好像瞅出来点儿啥,说出来吧,又是没影儿的琢磨。不说吧,又觉得不是个事儿。望春也回来几天了,你就没觉出点儿啥子来?咱们自己回想一下咱们自己结亲时的光景,虽说那时候穷得一屁股两肋膀骨的,一顿半掺子的馍馍就把贺喜的亲邻招待了,可咱还是打心眼儿里地高兴。可你看望春这小子,我咋的就没觉出他有啥子高兴的地儿呢?是不是他心里有别的啥事儿,你也没有问一问?”

  牛二筢子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望春,回过头来没有说话。

  牛二猛子见牛二筢子不说话,也不再言语了。

  牛大棒子来回看了看牛二筢子和牛二猛子,抬手哧哧啦啦地挠了几下头皮,想说啥子又不知道该说啥子似的咕哝了两下嘴巴,然后回过头盯着望春看了一气,两个眉头拧成了两个小山泡子似的疙瘩,愣是没琢磨出牛二猛子说的话是咋的一个意思。

  牛二猛子不由得摇了摇头,拿起桌子上的筷子自个儿夹了两片儿猪耳朵放到嘴里咯咯吱吱地嚼起来。

  牛大棒子没瞅明白牛二猛子和牛二筢子两个人,见牛二猛子夹了两片猪耳朵放到嘴里咯咯吱吱地嚼了起来,向牛二筢子一笑,让着牛二筢子似的说:“没啥事儿,吃菜!”

  牛二筢子抬头看了一眼牛大棒子,笑了一下,应着牛大棒子拿起了桌子上的筷子。

  牛大棒子见牛二筢子拿起了筷子,一笑,也从那盘子猪耳朵里夹了两片猪耳朵,咔哧咔哧地嚼起来。

  牛大棒子这口猪耳朵还没有咽下肚里,牛大锤背剪着两手咳了一声进了牛二筢子家的院子,这让牛二筢子他们几个差点儿惊得眼珠子掉到地上去。

  牛二筢子瞅着牛大锤惊了一阵儿,马上脸上笑着起身迎着牛大锤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你们几个坐下来接着喝酒,我这是没啥事儿了,过来瞅瞅。”牛大锤见牛二筢子过来跟自己很客气地跟自己打招呼,笑着向牛二筢子说,“今儿你们家这么大的喜事儿,我还是觉得不过来瞅一眼不对。”

  “让你心里挂念着,不知该咋的好话了。”牛二筢子向牛大锤很感激似的说着,忙又回头喊着要望春给牛大锤找烟卷儿。

  这下望春倒显得勤快了,慌忙从大灶棚子旁边站起身,迎着牛大锤递上一支烟卷儿。

  牛大锤倒也不客气,从望春的手里接过烟卷儿,夹在两根手指缝儿里倒是没有马上噙到嘴里去,而是看着望春一笑,说:“你小子,有福气,听说娶了个小媳妇儿。”

  尽管牛大锤没有把烟卷儿放到嘴里,望春还是咔地一下把能蹿火苗子的打火机打着了,递着火儿到牛大锤的脸面前儿,抬头看着牛大锤,一笑,说:“笑话我了。”

  “你这小子,啥笑话你了?”牛大锤看着牛望春,把手里的烟卷儿噙到嘴里,然后歪着头就着牛望春递上来的火儿把烟卷儿吸着了,嘴里冒着烟气说,“我们家的牛笔,眼下都是副镇长了,他小子也赶不上你这小子的这个福气!”

  “你这话说的,望春这孩子咋的能跟你们家牛笔比。”牛二筢子见牛大锤又开始显摆他们家的牛笔,忙接着牛大锤的话笑着说,“望春这小子能跟你们家牛笔比?牛笔是吃皇粮的国家干部,他望春算个啥?就会手把着方向盘在路上来回地跑,现在怕是连庄稼都不会种了。哪天他方向盘把不动了,怕是就该挨饿了。牛笔再咋,风吹不着日晒不着的,一辈子都有皇粮俸禄。再说了,牛笔这么小的岁数就当上了副镇长,以后慢慢还不当县长、省长?”

  牛大锤给牛二筢子的话说得咧嘴一笑,好像他们家的牛笔真的已经当上了县长、省长似的。接着,他把嘴里的烟卷儿吧嗒出很响的声音来,鼻孔而里冒出的烟气儿也翻跟头似的显得得意。他很作模作势把嘴里的烟卷儿用两根指头夹着从两片嘴唇间拿下来,向牛二筢子他们几个说:“还别说,前几天有个算命的先生说我们家的牛笔有这个命呢。”

  “牛笔这小子,打自小老少爷们儿们就看着以后会有大出息。”牛二筢子接着牛大锤的话笑着说,但是,他的心里咋的也都觉得不自在,牛大锤刚才的那话说得,跟不懂事儿似的,啥子他们家的牛笔没有望春有这份福气,这根本就不是人说的话。

  “算命先生说牛笔那孩子占了好生辰,以后的官运通着呢。”牛大锤很得意地向牛二筢子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