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牛大棒子跟牛大锤较劲儿(1/2)

加入书签

  小米来到院子里,四处看了看,就奔着大灶棚子走了过去。

  望春娘见小米奔着大灶棚子走过来,惊得木头人似的杵在那儿半晌儿不知道该咋的了。

  小米来到大灶棚子下,挽着袖子就要上前帮着忙乎灶上的活儿。

  邻居家的老娘们儿急忙招呼着要望春娘拦住了小米。

  望春娘拦住了小米,推着小米要小米回屋呆着。

  “娘,在屋里呆着不舒坦。”小米喊着望春娘说。

  就小米自己来说,打自小就消停地在屋里呆着过,今儿乍地让她在屋里啥也不做地呆着,咋的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再加上她的心里这时候还提溜着豆子他们几个,就算是身子骨能自在,可这心里也自在不下来。

  “你这孩子,新媳妇过门儿头三天啥也不能做,这是多少年的规矩。”望春娘的心里给小米的一声“娘”喊得像喝了蜜糖水一样舒坦,她推着小米,几分怪罪似的笑着对小米说,“这几天你就在屋里消停地呆着,以后这个家里的活儿有你忙活的。”

  小米拗不过望春娘,只得依着望春娘的劲头儿回了屋。

  “二筢子,娶了这样一个儿媳妇,以后是你们两口子的福气。”牛大锤瞅着小米看了很长的一阵子,回头向牛二筢子说,“进门儿还没一天,就知道操心替家里人忙活,上哪儿找这样的儿媳妇去?这些年了,你见过谁家的儿媳妇一进门儿就这样了?”

  牛二筢子看着牛大锤,不由得嘿嘿一笑,说:“也真是。”

  牛大锤又扭过头去向堂屋里瞅了瞅。虽说这个时候想已经给望春娘推进了新房,从当门儿看不见了,但是,牛大锤还是这样瞅了一阵儿,回头向牛二筢子说:“我瞅着咋的还像个孩子呢?”

  “年龄是小了点儿。”牛二筢子向牛大锤艮了一下头,说,“这闺女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接着,他把小米他们姊妹几个的家境说给了牛大锤。

  “苦命的孩子都知道操心!”牛大锤听了牛二筢子的话,叹了一声说,“不管咋说吧,反正我是觉得望春这小子娶了这闺女算是望春上辈子积了德了。”

  “这闺女年龄小,怕是还不咋的懂事儿,这当爹娘的以后还得小心着跟她处着。”牛二筢子似乎有些担心似的说。

  “你错了!你就看不出来?这闺女这个时候就想着出来帮着家里忙活,是这闺女太懂事儿了。”牛大锤瞅着牛二筢子说,“虽说我只瞅了这闺女这么一眼,我现在就敢这样说,以后你们两口子享的就是这个儿媳妇的福气。”

  牛二筢子给牛大锤说得又是咧嘴一笑,说:“倒是我一开始就看好了这闺女。”

  “说实话了吧,你这个筢子,就是心长。”牛大锤听牛二筢子这么一说,笑了笑。

  一直给牛大锤和牛二筢子说话耽误着不能喝酒吃菜的牛二猛子和牛大棒子两个人愣愣地瞅着牛二筢子和牛大锤,他们想插嘴说上一句话,可似乎又不知道该说啥子,两个人只是鼓动着嘴巴,吧嗒着像品尝啥子吃的似的。

  牛二筢子这个时候似乎也觉出了冷落了牛二猛子和牛大棒子,从桌子上拿起筷子向牛二猛子和牛大棒子招呼着要他们两个人吃菜喝酒。

  牛大棒子见牛二筢子招呼,忙着拿起了筷子,夹起几片儿猪舌头放到了嘴里。

  牛二猛子拿起筷子,并没有马上去夹桌子上的菜,而是另一只手端起了酒盅子向牛二筢子一比划,吱溜一声把盅子里的酒喝了个净光。

  牛二筢子也端起一盅子酒,让劝着要牛大锤也坐到桌子上一起喝酒。

  牛大锤挪了挪屁股下面的板凳。

  牛二筢子见牛大锤向桌子边儿上挪了板凳,就回头招呼着要望春娘再添上一双筷子一个酒盅子。

  望春娘添上了在和酒盅子,牛二筢子立马起身先给牛大锤满上了一盅子酒,嘴里让劝着要牛大锤先喝上一盅子。

  牛大锤先是推让了几句,最终还是端起了酒盅子,一仰脖儿把酒喝了。

  牛二筢子他们几个都知道牛大锤的酒量,私下里有人说牛大锤是馋酒的酒桶,也有人说他是酒缸。村子里谁家要是有个稀奇的客人,一般都会找牛大锤陪客。今儿牛二筢子家的这场喜事儿,牛二筢子也没有忘了去请牛大锤过来陪送亲的吃饭喝酒,只是牛大锤推说家里有事儿走不开,就没有过来。这个时候他牛大锤过来,也就是心里还在馋着牛二筢子他们家的这顿喜酒。

  牛大锤把喝空了的酒盅子往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