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牛斜眼想要制服小米(1/2)

加入书签

  牛二筢子瞅着叫叫嚷嚷的牛斜眼和牛斜眼身后的老少爷们儿们,忙从桌子起身迎了上去,陪着笑脸问是咋的一回事儿。

  “你说是咋的一回事儿!”牛斜眼瞪着两只斜眼儿瞅着牛二筢子,很有理儿似的反问着牛二筢子说,“你别装着啥事儿也不知道,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谁不知道我爹在你们家出事儿了?我爹人在哪儿?”

  牛二筢子一听牛斜眼这样说话,立马心里就有了个底儿,这是牛斜眼借着他爹的事儿讨点儿便宜来了。他仍旧向牛斜眼笑着,说:“是这事儿呀,你爹给望夏望秋送驴堆儿集乡镇医院了。刚才望春不是去你家跟你们打个招声了吗?”

  “这个时候才去打招声,你不觉得是正月十五贴门神,晚半月了吗?”牛斜眼瞅着牛二筢子,一句不让地追着牛二筢子问,“当时是不是你怕我爹的事儿重了,不敢跟我们家打招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当时你过去打个招声,别说我们家是个讲理的人家,就算是我们家不讲理儿,我们也没个啥子说道儿。这个时候你们家去个人打个招声,说人没啥事儿了,想一推二五六图个干净,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你这孩子咋的这样说话!”牛二筢子给牛斜眼的话说得一个激灵,他紧瞅着牛斜眼看了一阵儿,收起了脸上的笑,说,“当时就紧忙着把你爹往医院里送,唯恐怕有啥子耽搁了。现在医院里的先生也说你爹没啥事儿了,跟你们家打个招声让你们家去人看一眼,商量着该咋的,是住院等好透彻了再回来,还是现在就把他接回来。你爹自己喝成那样,整个村子里都传得翻了天了,你们家一直没个人伸头儿,这个时候倒找上门来得便宜卖乖了。”

  “二筢子,这事儿咱们在这儿摆摆理儿,让老少爷们儿们听听。当时你要是过去跟我们家人说一声,我们家过来个人看一眼,我爹是好是坏,家里人心里都有个底儿。跟个人去医院,治出来治不出来,我们没啥话说。你不跟我们家人打个招声就往医院里送,这中间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动了啥子手脚,本来挺小的毛病说不定就给你们家人弄出啥子大毛病了,医院里一治,还让我们家承你们家一个大人请。”牛斜眼瞅着牛二筢子,两只斜眼儿眨也不眨,得了大理儿似的口气显壮地冲着牛二筢子嚷着说,“今儿咱们当着老少爷们儿们的面儿先把丑话说到头前儿,我爹的事儿我们不管了,你们家得把我爹治得好透彻了,医院给出个条子说我爹没啥事儿了,再把我爹送过去。这中间我爹耽误的事儿,你们家也得给补上了。”

  “你这话就不讲理了吧!”牛二筢子咋的也没有想到牛斜眼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瞅着牛斜眼撇着嘴角笑了笑说。虽说平日里老少爷们儿们也知道牛斜眼难缠,但是,一直以来牛斜眼倒没有缠到自己这个家上,今儿看来,这个牛斜眼扎着摊子要跟自己缠上了。

  “我那一点儿不讲理了?”牛斜眼眨了一下斜眼,也撇着嘴角子笑了笑,仍旧嚷着嗓子叫着说,“我爹在你家出了事儿,你就该给治。给治,就得治利索了!”

  “斜眼,你这有点儿过分了吧。”一直没有言语的牛大锤这个时候不紧不慢地说了话,他瞅着牛斜眼看了看,嘴角子向上一挑,说,“二筢子也没有不给你爹治呀。”

  牛斜眼转头看着牛大锤,半晌没说话,整个人像公鸡拉屎似的伸着脖子瞪着眼。

  “一个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东邻西舍地住着,这样闹哄合适吗?”牛大锤仍是不紧不慢地向牛斜眼说。

  “大锤,刚才你说的话我没接,这是我给你留脸面。”牛斜眼这个时候瞪着两眼瞅着牛大锤说,“你这话说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是我爹,不是你家的亲人。要是你家的亲人,说不定比我吵闹得还凶呢。”

  牛大锤给牛斜眼的这话抢白得一个愣怔,他瞅着牛斜眼,老半天竟然说不出啥子话来。

  牛斜眼见牛大锤给自己的话说得没了言语,几分得意地又转头盯着牛二筢子,嗓子仍旧像放炮仗似的嚷着说:“二筢子,今儿你就当着老少爷们儿们的面儿给个说法儿吧。”

  “斜眼儿!”牛二筢子火爆着脸色用手一指牛斜眼。

  “咋的?还想动手打人吗?”牛斜眼见牛二筢子上来了火气,嘴角上挂起了讥讽,说,“行,今儿我就给你打了。有能耐你就照着我头上用刀使劲儿砍,用棍子使劲儿打。我一不还手,二不皱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