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人老奸马老滑(1/2)

加入书签

  牛望春必定这些年在外面见过很多的世面儿,这些人物们的话还没有落音,他就两手端着两个酒盅子站了起来,向大队书记和牛大锤两个人说:“多谢书记你们两个操心了,一人我敬你们两盅子,先干为敬!这两盅子是先敬书记的。”说着,他把手里的两盅子酒香大队书记和牛大锤亮了亮。

  “别先敬我!有老爷子在这儿坐着呢。”大队书记向望春示意了一下牛大锤,“要敬你得先敬老爷子。你先敬我,这两盅子酒我能喝得下去吗?”

  牛大锤后虽说有了点儿年纪,但还没有老到能让人称呼老爷子的地步。大队书记这样称呼牛大锤,让牛二筢子和周围的这些人物们先是一愣,马上就有人随和着大队书记也称呼牛大锤为老爷子了。牛二筢子左右看了看,向这些人物们笑了笑说:“你们能这样称呼大锤,我们可不能这样称呼,我们中间是有辈分在那儿横着呢。”

  “那是,你们都是姓牛的本家,辈分不能喊搓了。你们就按着你们的辈分称呼,也不耽误我们这些人这样称呼。有句老话说了,各亲各叫法儿。”大队书记又抬手糊拉了一下他那油光发亮的头发,向牛二筢子笑着说,“我们这些人跟牛副镇长走得近便,就依着牛副镇长这样称呼了。”

  “这是该着的,你们跟牛副镇长关系要好,不依着牛副镇长称呼,那就不对了。”牛二筢子向糊拉着头发的大队书记说,“今儿在这个场子上,我们爷儿俩也不跟大锤称呼啥子了,也没法儿称呼。一按辈分称呼,你们心里就会不高兴。按大队书记的话说,各亲各叫法。”

  这个时候,牛望春依着大队书记的话把两手里的酒盅子在牛大锤脸面前又是一亮,仰脖儿把两盅子酒都喝下了。

  “别让他喝,今儿是他刚结亲,喝酒不好!”旁边坐着的大队会计立马想起啥子似的,急忙伸手去拦牛望春,但是,他还是晚了一步,他还没有说出这句话,牛望春手里的两盅子酒已经都下肚了。他瞅着牛望春,然后瞅了瞅桌子上的这些人,说,“结亲喝酒对后代不好,咱们千万不能再将军着他喝酒了!有书上就说了,结亲喝酒对后代影响很大的。”

  牛二筢子一听大队会计这么说,立马就是一个激灵,马上端起了桌子上的酒盅子向大队书记一亮,说:“望春这小子不能喝酒了,我代替望春敬你书记两盅子酒,你也别计较。”说着,他一仰脖子把手里的酒喝了下去。他连忙着放下喝空了的酒盅子,又从桌子上端起了一盅子,向大队书记一亮,又是一仰脖儿,这盅子酒也是很利索地下肚了。

  大队书记见牛二筢子喝了两盅子,向牛二筢子笑了笑,说:“二筢子也有酒量啊,你看这两盅子酒喝得多利索。要不这样吧,二筢子跟咱们会计摸摸手划上一轮儿。”

  牛二筢子听大队书记说自己有酒量,忙向大队书记摇着头说不行,但是,在大队书记的话落音之后,大队会计的手已经伸到了他牛二筢子的面前。

  “二筢子,今儿先给你们家道个喜了!咱们两个也摸摸手来上两轮儿,老话说,主家不喝客不饮,书记已经跟我们这个老爷子来上一轮儿,咱们两个就算插个曲儿让书记他们两个歇一气。”大队会计向牛二筢子伸着手看着牛二筢子,笑着说。

  牛二筢子这下给大队会计堵到了墙角了,心里不由得哆嗦了一阵儿。自己平时是能喝上两盅子酒,可是,自己二两猫尿就不知道东西南北的酒量跟这些人物们比起来,那就不叫酒量了。这个时候大队会计要跟自己来酒,自己这个酒量根本陪不起大队会计。陪不起也得陪了,有句文词儿话叫舍命陪君子,今儿就是舍了命,也得陪这些惹不起得罪不起的人物,并且要陪得这些人物们心里高兴。他两手来回搓了搓,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大队会计的手,赔笑着向大队会计说:“会计要多让着些,我这酒量不行。”

  大队会计拉了拉牛二筢子的手,瞅着牛二筢子说:“啥让不让的,今儿在你们家喝个高兴!咱们就凭本事喝酒,你赢了我,我就全喝了。”

  牛二筢子从大队会计的这句话里听得出来,大队会计这是在向自己炫耀他的酒量。其实,他不用这样炫耀,自己早就能想得出他有多么能喝。大队会计一只手握着整个大队的财务大账,一手捏着一根笔杆子,随便画个纸条子,就能找个理由用公家的大账换上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