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陪嫁的面条儿有说道儿(1/2)

加入书签

  大队书记听说是望春的老板送的茶叶,马上他那张油光闪亮的胖脸像腊梅花儿一样绽开了。他很满意地向牛二筢子他们笑着说:“老板都是体面人,不会送啥子差茶叶。”

  望春鼓捣了一阵儿茶杯之后,把烫上茶叶子的开水一杯子一杯子地送到了桌子上这些人物的面前。

  牛二筢子看着这些泛着开始红得有些发乌的玻璃茶杯,刚才给望春一笑提溜起来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不少,这茶叶水,跟红糖似的,一准这茶叶是上等的茶叶了。但是,他咋的也不会想到这包茶叶是望春回来时,用口袋里仅有的五元一张的票子从一个茶叶散摊子上买回来的。喝过茶叶水的人从这样的茶水颜色上马上就能断定出来,杯子里的茶叶不是新茶,而是隔年的茶叶。

  大队书记有些迫不及待地地伸着脖子用嘴唇子抿了一下面前的茶叶水,立马就龇牙咧嘴地一笑,说:“这茶叶,真是好茶!”

  牛二筢子从大队书记这样满意的笑里看出了大队书记心里那份得意,自己的心里也一下子像喝了这样应该很好喝的茶叶水一样舒坦了。

  牛望春瞅着大队书记这样满意这样的茶叶水,嘴角上还是出现了一丝不易被觉察的轻蔑的微笑,这些人,真是会装胖,几块钱一斤的茶叶就是好茶叶了!

  牛大锤和大队会计两个人原本说要来两轮儿酒,不知道他两个人是不是给两轮儿酒烧得高兴了还是烧出了兴致,接下来两个人又马不停蹄地较上了两轮儿酒的劲儿儿,最后总体上一算,大队会计比牛大锤多喝了两盅子酒。四轮儿酒多喝了两盅子酒,也不算多喝。这样一衡量,牛大锤和大队会计两个人来酒的技术和技巧算是席上地上相当了。两个人旗鼓相当,自然也就让两个人因为这样的旗鼓相当似乎结下了更为微妙的关系,纷纷提议着要在某一天两个人坐下来好好地喝上一场。

  大队书记见牛大锤和大队会计连续来了四轮儿酒,立马劝着要两个人先喝点儿茶叶水歇上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来要和桌子上的一个村子上有头脸儿的人物比划几拳。

  这个给大队书记胜过手来的在卧牛岗子很有头脸的人物受宠了一样慌忙站起身,很是感激地拉上了大队书记的手,向大队书记笑着说了些承情感恩的话。

  大队书记对于这样的承情感恩似乎司空见惯了,只是电话他应付了两句客套的话。不过,虽然他这样客套着应付这样的感恩承情,但是,从心里来说,他也不能轻视了这样在村子里能翻云行雨的人物,在很大的程度上,他们大队领导班子在这个村子里的工作还要依靠这些人物,上面的横岭在村子里行不通的时候,只要找上村子里的这些人物在村子里咋咋呼呼地转上一圈儿,所有的难为立马就迎刃而解了。为了以后大队领导班子的工作能在这个村子里做得顺当,这些村子里的人物自己不光要躲着,也要敬着。躲着这些人物,是因为这些人物你走得近了他们会以为你就是他的靠山,啥样的窟窿漏子都敢给你捅出来。敬着这些人,是因为大队里的很多工作还得依靠着这些人去开展。他拉着这个人物的手,舍不得分开似的使劲儿摇晃了一阵子,承情这些人物似的说了话:“今儿我可得多跟你们几个来几轮儿,来感谢你们这些人这几年对大队工作的支持!”

  “书记这话说的……”与大队书记摇晃着手的这个卧牛岗子里的人物很难为情地向大队书记一笑,说,“这几年你们大队干部也没少照顾我们几个,我们几个还没来得及感谢你们这几个大队干部呢。”

  据说,狼吃肉狈吃下水,狼和狈就搭伙儿了。在一定程度上,村子上的很多人还是把大队干部和村子里的这些人物们说成了是狼狈为奸。只是这些老少爷们儿们不敢当着这些大队干部和村子里的这些人物们这样说。碰上大队干部和村子里的这些人物的时候,老少爷们儿们还会赔上笑脸,掩遮心里对这些人物们的怨恨。

  大队书记和卧牛岗子里的这个人物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手之后,开始叫喊着划拳来酒了。那个兴奋的喊叫,能把牛二筢子家的这座房子的房顶给掀开了。

  就这样,沿岸着牛二筢子准备的每人三瓶酒喝下去两瓶儿了,望夏和望秋才从驴堆儿集上回来。牛二筢子听见见望夏和望秋两个人回来进了院子的声响,开始向上提溜起来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地儿。他起身离开了桌子走出屋子,迎着黑暗中的望夏和望秋走了过去。

  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