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大队书记尿了小米的新大床(1/2)

加入书签

  就在这个时候,堂屋里传过来望春爹吆喝端馍馍上饭的招呼。

  望春娘一听这个招呼,马上着忙着端起了满灶篓子的馍馍要往堂屋里去。

  “娘,你歇着,我去吧。”小米端着望春娘手里的灶篓子的边沿儿,试着要从望春娘接过灶篓子。

  望春娘没有把手里的灶篓子交给小米,说:“我端过去吧,到眼下我还没在他们这些人面前露个脸儿,别让人家心里有啥子想法儿。”说着,她就绕过小米,出了灶房的门。

  “光酒菜就把肚子塞得饱饱的,哪里还吃得下去馍馍!”牛大锤见望春娘端过来满满一灶篓子的白面馍馍,笑着向满桌子的人说,“谁没还没饱就自己拿馍馍吃。”

  望春娘把手里的灶篓子递给了牛二筢子,瞅着满桌子的人笑着说:“我手拙,也不知道做出来的菜合不合你们的口儿。要是咸了淡了的,你们也别笑话。”

  “手艺不错的,咸淡合口儿……酸辣合适。”大队书记坐在上席的位置上,整个身子这个时候给喝到肚子里酒折腾得止不住地摇晃,胖头上的那双眼也半睁不开了一样眯缝着,他梦话一样回着望春娘的话,不由得还向望春娘伸了一下大拇指头。

  尽管大队书记这个时候很有可能已经分不清酸甜苦辣咸了,但他的这句话还是像在桌子周围放了一个大雷子似的得到了其他人的反应,这些人物们马上就随和着大队书记的话夸赞着望春娘的手艺。

  望春娘见这些人物这样肯定她烧菜的手艺,心里倒觉出了一些敞快。止不住她向桌子上的这些人物们讨好似的笑着说:“觉得合口儿你们就多吃些!”

  “哪儿还吃得下去,肚子都饱饱的了。”牛大锤倒不像其他人那样晕乎得厉害,口齿还很清楚地向望春娘一笑,说,“再吃,肚子里就没地儿放了。”

  “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大家也……都喝好了吃好了,咱们也……早点儿……撤了吧,别耽误……人家新郎官儿……和新媳妇儿……休息。”大队会计的脑袋瓜子还没有完全迷糊,他摇晃着身子从屁股下面的板凳上站起来,看了看整桌子的人物,两手不大好使地向整张桌子上的人物一划拉,自己就一扭屁股,脚下不稳地要往外面撤。

  “这光喝酒,连口饭也不吃,多不合适。”牛二筢子伸手去扶大队会计,回头向桌子上的人物们很歉疚似的说了一句。

  “二筢子,别这样说话了,今儿晚上的这顿酒已经喝得够高兴的了!”牛大锤向牛二筢子说着,转头看了看大队书记和大队会计他们几个,笑着说,“你们几个说是吧!”

  尽管牛大锤是一个平头百姓,但是,因为牛逼儿子牛笔,现在他在这些人面前就像太爷一样受到尊重,虽说这样的尊重有些像戏台上的做派,但是,做派出来的尊重还是让这些人物们很顺从地向牛大锤点着头说是。

  牛二筢子见这些人物们脸上都挂起了做梦似的笑向牛大锤不停地点着头,心里也轻快了许多,从这些人物这样的笑里,自己多少也能看出一些他们酒足饭饱的满意。

  大队书记大了几个很响的饱嗝,然后就从板凳上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牛二筢子见大队书记要比大队会计摇晃得厉害,向望春一使眼色,示意望春去扶着大队书记。

  牛望春这个时候很识号儿,就奔着大队书记奔了上去,伸出两手扶着了大队书记的一个膀子,嘴里小心地向大队书记说着“慢点儿,慢点儿”的话。

  大队书记似乎给人小看了酒量似的向望春一笑,说:“这点儿酒……蚂蚁日逼……小意思,没……事儿的。”然后就耸了一下膀子,试图挣开望春的手,向这些人物证明自己的酒量。但是,就是这样一耸膀子,他摇晃着趔趄了两步。

  望春并没有完全松开大队书记的膀子,大队书记这样几个趔趄让他马上又扶紧了大队书记。他抬头看了一眼大队书记,提醒着说:“慢点儿,地面的砖铺得不咋的平呢。”

  这个时候的大队书记不再耸膀子要挣开望春的两手了,可能他的模糊了的意识里最清楚的只有没人扶着就会摔倒了。

  牛大锤见大队书记撤出了桌子,也从桌子旁一手扶着桌子站起了身。他站得倒很安稳,整个身子不摇不晃,只是脸色上显得比往日红得不少。

  牛二筢子见牛大锤没啥事儿,向牛大锤笑了笑,要牛大锤自己小心一点儿。

  牛大锤一笑,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