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大队书记给小米折腾得很狼狈(1/2)

加入书签

  牛望秋听了爹的嚷,向爹一瞪眼,冲开这些人物出了屋子。

  牛二筢子见望秋冲出了屋子,慌忙着跟在望秋的身后要去拉住望秋,但是,他的脚步还是慢了一些,伸出去的手脸望秋的后衣襟也没能拉上,望秋就已经冲出了院子走进了很沉沉的夜色里。

  望春娘见这个时候望秋冲到外面去了,心里一揪,忙着就跟着也冲出了屋子,在望秋的身后喊着望秋问要去哪儿。

  牛二筢子没能拉着望秋,站在院子里狠狠地向地上跺了一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着他已经根本看不见的望秋的后脊梁影子骂了一句:“你是个爹呀!”

  望春娘紧跟着望秋冲出了院子,但是,她的招喊并没有让望秋停下步子。看着望秋的身影和怒爱就给黑沉沉的夜色遮挡住了,她回头埋怨着牛二筢子说:“你这要这孩子这个时候去哪儿呀,大冷的天儿!”

  “他有能为,想去哪儿去哪儿!”牛二筢子心里哪儿还顾得上望秋这个时候会去哪儿,大队书记那边儿咋的也得给个说道儿。

  “你呀……”望春娘听牛二筢子这样说话,埋怨着说了句心疼的半截话。

  牛二筢子蹶蹦着回到了屋子里,这个时候的大队书记基本上能喘匀气儿了,脸上的颜色也不再像刚才那样酱猪肝子一样,只是两只手不再捂着裤裆,而是抱着小肚子,嘴巴仍轴着像个刚拉了屎的鸡屁股眼儿似的。

  “书记,你大人大量,可别跟望秋那孩子一般的见识!”牛二筢子见大队书记能喘匀了气儿,揪到喉咙管子里的心放下了不少。他走到大队书记的面前,脸上很愧疚似的向大队书记笑着说,“望秋那孩子年龄小,不懂事儿。你要是不解气,心里怪罪,就照着我这个地方踹一脚!”说着,他把自己的裤裆亮给了大队书记。

  “二筢子,哪儿能啊,大队书记能会跟望秋计较这事儿吗!”牛大锤旁边瞅着大队书记,向牛二筢子说,“再咋,咱们书记也是有度量的干部。”

  “是,是,是。”旁边的人物们随和着牛大锤向牛二筢子说着这样敷衍的话。

  尽管这些人物们这样帮腔说着让牛二筢子放心的话,但是,大队书记不开这个口,他咋的还是放心不下。他紧瞅着大队书记,脸上赔罪似的笑一直定在那儿。

  大队书记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完全清楚了咋的一回事儿,虽说他心里窝着火气,但是,毕竟自己喝酒喝出了这样丢人现眼的事儿。再说了,好像还有这么一个说道儿,新人的床第一天给别人尿上了,就会妨碍着这对新人以后会有一个人不安分,要么男的在外面找野女人,要么女的会出去偷情。自己这一泡尿撒的,以后这个家要是真的出现了这样的事儿,自己就有逃脱不了的关系,到时候有这么多人证着,他牛二筢子家要是因为这样的事儿跑到自己家把自己的头打烂了,自己也说不出一个别辙儿来。

  旁边的小米仍觉得那几个耳刮子还不够解气儿似的,咬牙瞪着两眼紧瞅着大队书记。

  进了屋的望春娘这个时候来到小米跟前,一把拉着小米就要往外面拽。

  “娘,我不出去,待会儿我要大队书记给我一个说法儿呢。”小米站在那儿没动,回头瞅着望春娘说,“他这样作践人,没个说法儿不成!”

  大队书记一直没有言语,这个时候他能说啥子?他欠了欠屁股想从床沿上站起来,可是他的嘴巴咧得能窜进去一头牛,可能是小肚子里给牵扯出的疼痛给他这一欠屁股牵扯得更疼了,才让他整张脸扭得跟老太太拧出来的麻花儿似的。

  牛大锤见大队书记这个脸色,忙止住了大队书记,说:“再坐会儿吧。”说着,他转头示意牛二筢子拽过一条板凳来。

  牛二筢子从堂屋的当门儿那间拽过了一条板凳递到大队书记的面前,然后就过去和牛大锤一起扶着大队书记从床沿儿上站起身子坐到板凳上。

  小米见大队书记离开了床铺,上前把给大队书记尿上的铺被一下子从床上扯了起来,劈头盖脸地就蒙到了大队书记的头上。这也是个说道儿,谁要是尿到了新人的床上,要顶着给自己尿上的铺盖晾晒上三天三夜,把自己的尿骚味儿给晾晒得没了一丁点儿味道了,这才能破了对新人的妨碍。

  周围的人物们见小米把给大队书记尿得水淌的铺被蒙到了大队书记的头上,一时间又都惊得张大了眼睛不说话了,他们只是愣愣地看着小米,这个看起来还像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