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我怕你那儿毛都没扎齐呢。”(1/2)

加入书签

  牛二筢子回头看了一眼小米,摇了摇头,虽说打晌午间小米治服了牛斜眼到刚才收拾了大队书记这两件事儿让自己心里服气,但是,刚才收拾的是大队书记,不是牛斜眼那样的小人物,就算他牛斜眼再是个地赖子,大不了就是跟人耍个昏头,在背后祸害人的畜生庄稼啥的,但他绝对动不了啥子文件哈子命令还有别的啥子压人的头。大队书记跟牛斜眼是天大的不一样,大队书记手里有权,动不动他就能给人扣个帽子,压得人喘不了气儿。宁愿得罪十个牛斜眼,也不能得罪一个大队书记呀。小孩子家不懂得这个利害,还自以为能跟大队书记摆个理儿啥的就能把大队书记给治服了,哪儿知道这背后里的道道儿呀。

  望春娘见牛二筢子向新进门儿儿媳妇儿摇头,马上就对牛二筢子翻了两个白眼儿,新进门的儿媳妇儿,就是这个时候有啥子不合适的地方,那也是背后提个醒儿,咋的也不能这样摇头表示心里的不满。她瞅了牛二筢子两眼,然后回头看着小米,一笑,说:“你爹是担心以后大队书记会给咱们这个家带来啥子麻烦,不是摇头说你做得不对。”

  小米向望春娘一笑,说:“娘,我知道爹在想啥。不管爹会咋想,我就是本着咱们这个家收拾大队书记的。他大队书记的官儿做得再大,咱这个家以后万一真有个啥事儿了,他能替咱们这个家扛着兜着?不管人家说的妨碍有没有,咱都得依着有的说法儿给这个妨碍破了,以后咱们一家人过日子心里才踏实。咱要是看着他是大队书记就把这个妨碍留着不破,那咱家以后万一真的有个啥事儿,心里不觉得憋屈?他大队书记咋的了,就不讲理了?就不依着说道儿了?”

  “孩子啊,话是这么说,可他是大队书记呀。”牛二筢子听了小米的这几句话,抬头看着小米说,“在他们这些干部面前啥是个理儿?啥又是个说道儿?他们手里的权就是理儿,他们的想法儿就是说道儿!你没看村子里有谁敢跟他们高声说话?有谁敢跟他们掰扯啥是个理儿?没有人敢呀!今儿你跟望秋两个人把大队书记折腾成那个样子,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面,今儿这顿酒白请了他还不说,以后他还会找个啥子茬子就把咱们家给收拾了?”

  小米摇头向牛二筢子笑了笑,然后看着望春娘说:“娘,你待会儿就劝着让我爹放心了,不会有啥子事儿的!”

  望春娘叹了一声,说:“孩子啊,这事儿赶明儿再说吧,天也不早了,赶紧收拾着睡吧,估摸着也就一眯愣眼儿的觉了。”说着,她朝牛二筢子使了个眼色,示意牛二筢子别再为这事儿瞎嘀咕了。

  牛二筢子似乎觉出了望春娘的意思,也就不再言语了,低头就走进了和望春娘睡觉歇息的上间房。

  望春娘见牛二筢子进了上房,把当门儿这间房子里的桌子上的就菜大约摸地收拾了一下,转身就出了堂屋,去灶房里喂小米下面条儿了。

  小米见婆婆去了灶房,回身进了新房,把大队书记尿上的铺被按照说道儿抱出了屋子晾到了院子里,然会回屋给床上重新铺上一床新铺被。

  小米刚把铺被铺得平整了,望春一下子把隔间的小角门给关上了,回身一屁股坐到了床上,两脚交替着把脚上的皮鞋咯啦咯啦地蹬到了地上,两手呼呼啦啦地就把裤子给脱了,屁股转轴似的一拧,拽条被子就坐进被窝儿了。

  小米尽管心里知道眼前的望春以后就是一起扛着日月的自己的男人了,但是,瞅着这样没有遮掩地在自己的面前脱裤子,她的心里还是觉出了难为情。再说了,他们家曾答应过把自己接过来之后要养上几年再跟望春圆房,咋的看着望春这个阵势今儿夜里要跟自己睡到一张床上了?她紧瞅着望春的脸,觉得自己的脸跟火烤了一样地发烫。

  “睡吧!”望春瞅了一眼小米,转眼间把自己的上衣也脱了个净光,整个人一丝线不穿地就扯着盖被钻进了被窝儿。

  “今夜你就睡这儿?”小米见望春进了被窝儿,很愣怔地问。

  “不睡这儿我睡哪儿?”望春看着小米,笑了笑,他的笑里很明显有那种怪怪的意思。

  “那我睡哪儿?”小米紧盯着望春问。

  “你能睡哪儿?当然也睡这张床上。”望春仍那样怪怪地笑着说。

  “也睡这张床上?你们不是答应等几年咱们再圆房吗?”小米心里更愣怔了。

  “有个说道儿你没听说过?新婚头三夜不能分床睡。再说了,睡一张床不做那事儿,不还是算没圆房吗?”望春看着小米说。

  小米给望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