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小米不再是闺女家了(1/2)

加入书签

  小米不由得伸手去扒拉望春的那东西,当她的手碰到那东西时,心里又是一个激灵,天呀,咋的会是这样的像墙上的楔子似的?怪吓人的。她想缩回自己的手,可是,望春的另一只手已经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这只手。

  “别动,握着它吧。从今儿起,你是我女人了。我不欺负你,你就握着它,看它都好几成啥样儿了。”望春紧紧地抓着小米的手,让小米握着他的那东西。

  小米想抽开自己的手,但是,望春的手太有劲儿,她试着抽了几下,终还是没能抽得出来。望春的那东西在她的手里像根擀面杖似的挺着,里面还一蹦一蹦地跳着。这就是自己的男人的东西!虽说他答应今儿他不欺负自己,但早晚有一天他会把这个东西给了自己,自己跟他还指望着它生儿育女呢。她不由得还是这样想。握着就握着吧,反正这是自己男人的东西,就算是给人知道了,也不算啥子丑事儿。再说了,它这样地挺着,自己握上一会儿可能它就会消停了。

  “小米。”望春在小米的耳朵前儿喘着粗气轻轻地叫了一声。

  “啥儿?”小米回着说,“你咋的还喘粗气了呢?”

  “小米,想要你想得难受。”望春仍喘着粗气在小米的耳朵前儿说,“你别害怕,我不欺负你,摸摸你就行。”说着,他那只搂着小米的手开始在小米的胸前慢慢地糊拉起来。

  “我握着你那东西,你就别动了。”小米动了一下身子说。

  “小米,不欺负你,只摸摸。”望春说,“咱俩现在是两口子了,你就给我摸摸吧。”

  小米也没有想到,望春的手在自己的胸脯子上这样轻轻地来回一糊拉,顿时自己整个身上从里到外都有一股子血像要烧开了的水一样开始翻滚起来,整个身子骨也像给啥子一紧一松地折腾了一样有些酥了,喉咙管子里的气儿也开始喘得粗了。但她还是警告着望春说:“只能摸摸,不能欺负我。”

  “就摸摸。”望春的气儿喘得更粗了,喉咙管子里很干似的向小米说,“脱了衣裳摸吧,这样摸着你也不舒坦。”说着,他蜷回一条腿,用脚的大拇趾头一挑小米衬裤腰上和裤衩子腰上的缩筋带儿,整条腿又一下子伸开了,就这样,小米的衬裤给他脱到了脚脖儿上。然后,他又用脚一挑小米的一只脚,很顺当地把小米的衬裤脱掉了一条腿。

  此时的小米想动一下身子,可她咋的也没有想到望春的手在自己的身上糊拉得让自己整个身上像没了力气一样。

  望春脱掉了小米的衬裤,一手搂着小米,一手又把小米的衬衣给脱了,小米也一下子光了整个身子。顿时,两个光了身子的给望春的一条胳膊搂得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小米上身贴了望春,下身还是动着想离望春的下身远一点儿,但是,望春的下身儿总是随着她的下身紧贴着。

  “小米,别动了,今夜里我就摸摸你,不欺负你。”望春的尽管是小声说话,整个个喉咙管子里还是像给火烤了一样的显得干渴。

  小米听望春着说,整个身子也就不动了,任凭望春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来回地摸。虽说她胸前的两个还显不出自己是女人的迹象,但那两个豆豆儿给望春一捻一摸,还是觉出它能牵扯得整个身子都麻酥酥的说不清是啥子滋味儿了。虽说说不清是啥子滋味儿,但这种滋味儿让人觉得很舒坦。

  望春在想的胸前来回摸了一阵儿,就把手顺着小米的胸往下摸,他先是轻轻地揉了一阵儿小米的小肚子,就把手又轻轻地滑到了小米的那个地方。

  小米的身子还是不由得一紧,但是一股子很大的觉得一下子随着望春的手碰到那个地方传到了胸壳廊子里,冲得整个胸壳廊子里一阵子的蹦跶,整个身子也随着胸壳廊子里的蹦跶都软了。

  望春的手在小米的那个地方抖着摸了一阵儿,忽地一个翻身把小米压到了身下,那个墙上的楔子一样的东西也一下子碰到了小米的那个地方。

  小米还没来得及用手去推望春,就觉得下身儿像悍妇撕布一样一声哧啦地响,望春的那东西像一根烧红了的粗铁棍一样戳进了自己的下身儿。她一下子觉得自己的下身儿火烧了一样的疼,止不住一声没了命的喊,两手就紧推着望春的两个肩膀子往外推,但是,望春已经搂紧了她的上身,下身儿不时地来回地动着。望春每一下来回地动,又都像一根人们说的很粗的狼牙棒子在自己的下身儿里捅来捅去。她想让望春停下来别动了,但是,望春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