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望春说要去买卫生巾(1/2)

加入书签

  望春娘瞅了一眼牛二筢子,又向牛二筢子瞅了瞅小米。

  牛二筢子马上就意识到了有些话不能当着小米的面儿跟自己说,又抬起手来在他那马上就像灯泡一样光溜的头皮上挠了挠,很难为情地笑着给自己打着圆场儿说:“没事儿就好!”

  望夏把手扶拖拉机熄了火,回身来到架子车跟前,招呼了一声望春。

  望春从架子车上欠屁股下来之后,两手在屁股上拍了拍,似乎很不大情愿地回身瞅着架子车上的小米,然后塌下腰去把小米从娘的怀里接过来。

  望夏从架子车的后面抱起了小子的两条腿,就这样,两个人把小米抬进了屋。

  望春娘从架子车上下来,把去医院的前后说给了牛二筢子,最后很可惜地叹了一口气:“可惜那个新茶瓶了,好几块钱这样给没了。”

  “还讲啥子茶瓶呀,只要人没事儿了就好。”牛二筢子接着望的话说,“还真是多亏了医院里的先生懒,要不,把人给治坏了咱也不知道呀。”

  望春娘收拾着把架子车上的药拿到手里,抬头向牛二筢子问:“咱们家的那个煨壶给放在哪儿了?你这就把她给找出来刷刷,过两天好给儿媳妇儿熬药。张老先生说了,这药不能用铁锅和铝锅啥的金属锅熬。”

  “那个煨壶都有几个年头儿没用过了,搁在哪儿了还真记不起来。”牛二筢子听望春娘说到了家里的煨壶,眨巴了两下眼,琢磨着说,“这几年谁有个啥病都吃洋药了,很少有人拿煨壶熬草药了,也就没把咱家的煨壶搁到心上去。”

  “那也找找吧,等两天才能用得上。”望春娘拿着手里的药进了屋。

  牛二筢子呼啦呼啦挠了几阵子头皮,心里像老先生翻书似的往前捯饬着煨壶的影儿。忽地他想了起来,自家的那个煨壶还是前年癞包他爹熬药用的,用了之后也没给还回来。这都两、三年过去了,还不知道癞包爹还记不记得这回事儿呢。不管他记不记得,得过去问问。想到这儿,他向屋里的望春娘招呼了一声,抬腿就出了自家的院子。

  望春娘把药拿进屋,小心地把药往桌子上一放,就赶紧着来到了小米的床前,伸手把小米身上的盖被掖了掖,瞅着小米问:“孩子,想吃点儿啥,跟娘说,娘这就给你做去。”

  “娘,你就忙去吧。今儿我也不能帮着娘忙家里的事儿了。”小米向望春娘一笑,说,“娘做啥我就吃啥,也别想着给我特意地做了。”

  “那哪儿成!出了那么多的血,身子虚着呢,娘得给你做些可口儿的补补身子。”望春娘回头瞅了瞅望春,又瞅了瞅抬脚要出门的望夏,喊住了望夏。

  “娘,啥事儿?”望夏停住了脚步,回头问娘。

  “你看你爹把咱们家的鸡放出来没。要是没放,你就把那只芦花老母鸡给抓出来杀了,给你嫂子炖汤补身子。”望春娘向望夏说,“要是你爹把鸡放了,你就再把它抓回来。”

  “娘,别杀鸡了。”小米听望春娘要望夏杀鸡,马上向望春娘说,“家里待客剩下来那么多的菜,咱们就先把剩菜吃吃吧。”

  “孩子,剩菜是剩菜。那只芦花老母鸡也老了,不咋的下蛋了。老母鸡补身子好着呢。”望春娘向小米说着,回头又催了一句望夏。

  小米想喊住望夏,也不知说身上没力气还是咋的,可喊了两声,总是喊不出大声来。

  望夏依着娘的话出去抓鸡了。

  望春娘抬头看了一眼在床前杵着的望春,说:“你在这儿把她给我伺候好了,娘这去做早起饭。”说着,她回头安持着要小米好好躺着,就转身出去了。

  望春看了一眼娘出去的后脊梁影子,回头看了一眼小米,问了一句:“还疼吗?还在往外面淌血吗?”

  小米摇了摇头,说:“疼倒不咋的疼了,血还有,不像夜里那样多了。”

  “那就没事儿了。”望春又看了小米一眼,说,“你躺着,我出去到驴堆儿集上给你买点儿卫生巾。这两天就垫那个,人家城里的女人身上来了都是垫卫生巾。”

  “别花那个钱了,这不是还有卫生纸吗?用这个,一样。”小米心里一个暖和,忙向望春说,“有卫生纸垫着就成了。”

  “你就躺着吧,别管那么多了。”望春这样向小米说了一句,抬腿就走了出去。

  小米并不知道卫生巾是个啥样的东西,在黄庄子也没见过哪个女人用过那东西,今儿望春说人家城里的女人身上来了都用那个东西,那也就一定是很高级的东西了。城里的女人不干活儿,手里又都有钱,就整天想着法子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