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望春抓鸡(1/2)

加入书签

  “这孩子,跟你嫂子有啥话说呀。”望春娘瞅着望秋,一笑说,“刷牙洗脸后就陪着你嫂子说话吧,你望春哥屁股上扎了签字,在屋里坐不住。”

  望起一听娘的话,脸上一个喜庆,回头进屋就去弄水刷牙洗脸了。

  望春见娘不再说他咋的,在院子里晃荡了两圈儿,张着嘴巴打了几个呵闪,没有揪角儿似的点起了一根烟卷儿,抬头望天吐了一口烟雾,不知道琢磨啥子似的眨磨了两下眼,烟卷儿噙到嘴里呼哧呼哧猛吸了几口,吸得烟卷儿都蹿出了火苗子来了。

  牛二筢子回头瞅了两眼望春,就跟着望春娘进了灶房。

  “这孩子,心在外面了。”望春娘叹了一口气,回头向院子里瞅了瞅。

  “他呀,爱咋就咋吧,给他把家成了,咱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过了年儿等把望夏的事儿办了,家一分,就看他自己耍乎吧。”牛二筢子跟着望春娘也叹了一口气。

  望春娘把手里的空盆望案板上一放,又回头向院子外面瞅了瞅,没有说话。

  牛二筢子抬脚迈到了锅门前儿,一屁股坐下来,随手把锅门前的柴草打理了一下,就拿起烧火棍收拾灶膛里的柴灰。

  望春娘叮铃咣啷地在锅台上收拾着往锅里添水下米放箅子拾掇馍馍,然后咯啷一声把锅盖儿给盖上了,接着又去收拾小锅。

  牛二筢子向大锅灶膛里填上一把柴,哧棱一声划着了洋火,就把那把柴给点上了,然后轻拉了几下风箱,灶膛里的火给吹了起来。他向灶膛里续着柴草,抬头看了一眼望春娘,说:“现在收拾小锅干啥?”

  “先烧锅开水灌两瓶茶,待会儿还要蜕鸡。刚才你出去到癞包他们家的时候,我让望夏把那只芦花老母鸡逮着杀了,给儿媳妇儿补补身子,儿媳妇今夜里出了那么多的血,身子肯定会虚。这会儿望夏也不知道把鸡抓到了没。”望春娘刷着小锅儿说,“儿媳妇儿娶进家来了,茶瓶里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老断热水了,这大冷的天儿,洗洗涮涮的,别让她着凉。再说了,这两天她又赶到了身上,更不能见凉水。”

  牛二筢子听着望春娘的话,虽说嘴上没有说话,但他还是不时地向望春娘点着头,又探着身子用烧火棍把小锅灶膛里柴灰掏了掏,抓起一把柴草填进了小锅的灶膛里,然后从大锅的灶膛里引出点儿火来把小锅灶膛里的柴点上了。

  “今儿早起间儿在医院里把那个茶瓶丢了,吃过饭儿你到驴堆儿集上再买个大茶瓶回来,家里的这两个茶瓶怕是不够用了。儿媳妇儿年龄小,望春又是那样有点儿不着调儿似的,咱们得把儿媳妇儿照顾得好了,省得让她觉出啥子不好来。”望春娘往小锅里呼呼啦啦地添了好几瓢水,“就算是过了年儿望夏成亲了,以我的琢磨,咱先别着急着分家,咋的也得带着这个儿媳妇儿多过几年。她年龄小,不像望夏他们两个,年龄大差不差的,也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咋的个过日子,心里都有了个模样。这个儿媳妇儿,跟望秋的年龄差不了两岁,还都是在贪玩儿的时候。细说起来,可能咱家望秋都比她大些。咱们过了年儿要是把她给分出去过,望春又不经常在家,让她一个人咋的个过法儿?那也不叫个事儿呀。”

  “过了年儿把望夏的亲成了再说吧。”牛二筢子探着身子往小锅灶膛里填了一把柴,抬头看了一眼望春娘,说,“我咋的也没有想到,望春这孩子在外面跑车这几年,跑得跟那个时候不一样了。”

  “儿子你烦,想早点儿把他分出去过,这儿媳妇儿你也烦呀?等过了年儿开春儿,望春又要出去了,家里就剩下儿媳妇儿了。咱要是把她分出去单过,村上的老少爷们儿们背后都会说咱们两口子的闲话。”望春娘把小锅的锅盖盖上之后,又开始张罗着忙剥葱摘蒜。她头也不抬地向牛二筢子说着话,“再过两天就要年三十儿了,今年这个年,家里出去一口儿进来一口儿。闺女嫁出去了,儿媳妇儿进来了,算是没去人没添人。不过这个年儿要过得比往年心里踏实些,望春这孩子的事儿总算是在咱们心里落地儿了。”

  “你说到这儿,我倒是想跟你说一句。这两天我也在心里琢磨这事儿,你说春梅吧,为了望春这孩子嫁过去了,那边的日子不如咱们家,这个年他们咋的个过法儿,咱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吧。还有,年初二新女婿第一趟这个喜庆,亲戚邻居的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