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他就老鹰屁似的。”(1/2)

加入书签

  望春娘朝二斗盆里添了两瓢凉水,然后端起案板上的茶瓶,噗噗突突地添了些热水进去,这就要牛二筢子给鸡开肠破肚。

  就在这个时候,望秋从外面兴冲冲地闯进来,嚷着要拎茶瓶,喜笑着向娘说:“娘,我嫂子说她觉得渴,我这给她倒水喝。”

  望春娘顺手把案板上的茶瓶递给了望秋,笑着安持说:“条几的抽屉里有红糖,给你嫂子放点儿红糖。”

  “知道了。”望秋很朗利地答应了一声,拎着茶瓶就出了灶房。

  “这孩子……”望春娘瞅着望秋出了灶房,笑着叹了一声说,“我看他跟他嫂子怪投脾气的。”

  牛二筢子回头看了一眼,也笑了一下,玩笑似的说:“望春要是跟望秋这孩子这样热心,一家人心里都踏实了。”

  “你这话说的,新媳妇儿是望秋他嫂子。两个人年龄又差不了啥子,再说了,一直也都是这样,大多的小叔子和嫂子投脾气。”望春娘看了一眼牛二筢子,说,“嫂子对小叔子来说,就像娘,又像姐的。他就觉得又多了个人疼他,心里能不愿意跟嫂子多说几句话?”说着,她就蹲下身子接着捯饬她刚才没有剥完的葱和蒜。

  牛二筢子扑哧扑哧两刀就把鸡肚子破开了,心肝肠子肺啥的给他一把就全掏了出来。他先把掏空了的整个儿洗了洗,然后开始收拾鸡肚子里的东西。

  望春娘顺手递给牛二筢子一根筷子,说:“鸡肠子你就拿到外面翻去,里面都是脏东西。”

  “外面是多冷的天呀,蹲到外面一会儿,还不把整个人冻木了呀。”牛二筢子抬头向望春娘一笑说,“待会儿从锅灶底下掏点儿灰掩在地上,我把肠子里的脏东西都翻到柴灰上去,等我把鸡肠子翻完了,笤帚一扫,铁锨一铲就都端出去了。”

  望春娘听牛二筢子这么说,也就不再催着说要他去外面翻肠子了。

  望夏用掏灰的铲子从锅灶下面掏了几铲子的柴灰掩到了牛二筢子的面前,然后就回过头来向小锅的灶膛里添上一把柴,抬头看了一眼小锅上的动静,转过头来向娘问着说:“娘,我望春哥这也结亲成家了,不像以前他爱咋的就咋的了。打这往后,你弄跟爹就得多跟他唠叨唠叨。我想说叨他,可我比他小,没这个资格说叨他。你跟爹是老的,说他啥子他都得听着。他要是再像以前那样,屁股一拍就走人,年把半年的家里也不见个影儿,那就害了我嫂子了。不管咋说,我嫂子年龄小,咱们一家人照应着是咱们照应着,跟我哥照应着又不一样。我哥以前不是跟牛笔玩得要好吗?牛笔人家是官儿,也没啥子时间跟我哥唠扯家里的事儿。不过,看着牛笔的面子上,牛大锤在我哥面前说话也能搪点儿事儿。年前年后的趁着我哥在家,就让牛大锤多跟他唠扯唠扯。”

  望夏的话让牛二筢子和望春娘都是一个愣怔,他们两口子都回过头看着望夏,这孩子平日里不咋的说话,这话一说,还真凿到了正点子上了。

  “他爹,听见没?你别再瞅着他就心烦得挂着一张脸子了,望春那孩子得咱说叨。你啥也不说,就给他一张脸子看。你给他脸子看,他心里就烦着你,你越给他脸子他越烦。本来他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咱们这个家里了,这样时间一长,他心里就更没有这个家了。”望春娘瞅着牛二筢子说,“望夏说的有理儿,望春那孩子咱们不说叨,别人也犯不着说叨,人家也不会毛这个事儿说叨。他好他歹,都挨不着人家过日子。”

  牛二筢子叹了一声,没有说话,琢磨啥子似的回过头来继续捯饬手里的鸡。

  望夏见爹没有说话,也叹了一声不说话了。

  望春娘瞅了瞅这爷儿俩,眨巴了两下眼,说:“待会儿望春回来吃饭的时候,我得先好好地说叨说叨他。”

  “别想着指望他会回来吃饭了,老鹰屁似的,这一出去还不知道今儿啥时候能回来呢。”牛二筢子低着头没看望春娘,手里捯饬着鸡肝鸡胗说,“打他回来到昨个儿,他哪天正经八百地在家吃过三顿饭?”

  “今儿他就是再老鹰屁,也会回来吃饭。今儿能跟前几天一样吗?今儿还在他结亲头三天的喜庆日子里,他能不顾着这个?”望春娘心里还是相信自己的说道儿。

  牛二筢子不出声地一笑,拉长了气儿嘿了一声。

  望春娘瞅着牛二筢子一皱眉头,想要再说啥子,嘴巴吧唧了两下,没说出啥儿来,倒是一扭身子把手里剥好了的大葱和蒜苗儿放到一个磁盆里,又呼呼啦啦地从水缸里舀出两瓢水倒进了磁盆,水瓢往水缸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