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玉米压水(1/2)

加入书签

  谷子挑着两桶水从院子外面忽闪忽闪地回来了。

  小米听到谷子的脚步声,慌忙着擦了一下两眼,回头看着谷子把两桶水挑进了灶房,进阶着就听见水桶里的水倒进水缸里的声音。

  “谷子,咋的还去院子外面挑水,院子里不是有压水井吗?”小米想灶房里问谷子。

  “这冷的天儿,压水井都给冻成冰疙瘩了。”谷子在灶房里回着小米说,“急等着用水,先挑两挑子,待会儿腾出手来用火把压水井烤烤,或者马会儿用热水把压水井冲冲。”

  小米不由得想院子里的那台压水井上看了看,用砖圈成的水池子四周围不知道啥时候撒上的水这个时候冻得像琉琉一样,映着天上散下来的光,显得明晃晃地亮。压水井的把子朝天撅着,很明显是留在井筒子里的水给很结实地冻上了。

  谷子把两桶水倒进水缸里之后,又挑着两个空桶出了灶房。

  “歇会儿吧,打一大早你还没喘口气儿呢。”小米见谷子又要出去挑水,很心疼地向谷子说,“喘口气儿,也别出去挑了,待会儿用火把压水井烤烤,省得都外面去还要走大老远的路,这也就是两把柴的事儿。”

  “这个时候不行,就是把井筒子里的冻烤化了,转眼儿又冻上了。等会儿日头出来了,天气暖和点儿再烤,那样就不容易再给冻上了。”谷子想小米说着,两个空水桶在扁担的两头咯咯扭扭地晃悠着就跟着她出了院子。

  小米瞅着谷子出了院子,心里一股子一股子地难受,虽说谷子的个头长得高高胖胖的像个成年人了,可她只有十四岁,按城里人不计虚岁的说法,谷子只有十三岁。十三岁,还是个孩子,满满地两桶水是啥样的一个重量,就这样压到了她的肩上,还要忽闪忽闪地走很远地路。

  小米的大舅瞅着谷子去了,也是很心堵地出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看着小米说:“这个时候我也没啥事儿,就到灶房里抓两把柴把压水井烤了吧。”说着,他转身就进了灶房。

  小米愣愣地站在那儿,自己只是离开这个院子几天的光景,咋的整个院子忽地觉得很生分了。她来回把整个院子瞅了几个几眼,不知从院子外面哪儿吹进来的风虽然不大,但还是让人觉得十分的清冷。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咋的了,咋的会忽地有了这样的心思。这是自己打自小生活了十几年的院子,这个院子里的一切自己闭上眼都能没有差错地摸得很清楚,咋的就是这几天的光景,都变得自己忽地不认识了一样。

  小米的大舅从灶房里抱着一抱子的柴草走了出来,直奔着院子里的压水井就过去了。他来到压水井旁边,把怀抱里的柴草往地上一放,回头看了一眼小米,这时候他才觉得小米在愣啥子神儿。他瞅着小米看了一阵儿,不由得喊了一句问:“小米,你咋的了?”

  小米给大舅的喊惊了个神儿,她摇了摇头,向大舅一笑,说:“没咋,就是觉得这个院子里忽地瞅着生分了。”

  小米的大舅听小米这么一说,这才放下心来向小米回笑着说:“你这闺女,是这个院子里的一切都沉在你心里了,有两天不见,是自己觉得冷落了这些东西,不是这些东西生分了,是自己觉得欠得慌。”

  小米给大舅的话说到心眼儿里似的,心里竟然一酸。是啊,院子里的这一切打自己记事儿时起就日日夜夜地陪着自己,陪着自己的这姊妹几个,不管刮风下雨,不管五冬六夏,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地陪着,慢慢地自己就觉得这个院子里的一切就像不会说话的亲人一样,看到它们心里就觉得踏实,觉得有揪角儿。自己这样不声不响地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这个院子,也就离开了院子里的这一切。如果院子里的这一切都会开口说话的话,是不是它们会在这个时候怪罪上自己几句,怪罪自己这样狠心地丢开了它们?

  小米的大舅弯下腰来开始点火烤压水井。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点火了,洋火和柴草也忌讳生人似的不听他的使唤。他弯腰撅屁股地点了老半天的火,手里的柴草竟然没有给他点出半缕子烟来。就在他觉得自己连把柴草也生不起火来很是难堪的时候,玉米领着小米他们邻居家的婶子进了院子。

  小米邻居家的婶子进了院子先是跟小米打了个招呼,然后扯着小米的手说了些问长问短的话,还低声说了些女人间的东东西西。

  玉米见大舅没能把压水井旁的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