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老会计是村上的一怪(1/2)

加入书签

  小米的大舅向小米电了一下头,然后就招呼着蚂蚱大爷去估摸牛二筢子他们家年前送过来的礼物儿。

  “不用估摸了,年前送过来的时候我跟豆子就约摸了,光肉就有二百来块钱的,还有一些果品,咋的也有将近四百来块钱的东西吧。”蚂蚱大爷跟在小米的大舅的身后,蹶蹦着向小米的大舅说,“当时还有三老杠在场儿,还都说牛二筢子这个人挺舍得。再说了,那些肉也都今儿待客用上了,就剩下果品啥的了,也没法估摸了。”

  小米的大舅听了蚂蚱大爷的话,一下子就停下了步子,回头向蚂蚱大爷一笑,说:“那就不估摸了,原来你们也估摸的有个数,也不会有多大的出入,就依着你们原来估摸的数吧。”

  “咋的?今儿还估摸那个干啥?”蚂蚱大爷一个愣怔,瞅着小米的大舅问。

  “这是小米的意思。”小米的大舅向蚂蚱大爷说,“待会儿上大菜的时候不是要给望春封施礼的封子嘛,咱们这儿有这样的规矩,这个封子咋的也得把那边送礼的花销封回去。”

  蚂蚱大爷马上就向小米的大舅很疾快地摇了摇头,用手一指整个院子里的客人,说:“就今儿这个排场,怕是连三百块钱的礼钱也收不了,咋的能给他牛二筢子封回去?”

  小米的大舅顺着蚂蚱大爷的手向整个院子里看了看,也是,刚才自己在老会计的那张记账的红纸上也看到了,大多数的客人都是随了五块钱的礼钱,也有随十块的,但不多,整体这么一估计,蚂蚱大爷的说法还真错不到哪儿去。

  “不信咱们现在就能让老会计把礼钱合一合,就算是能出了三百,也多不过二十。”蚂蚱大爷见小米的大舅不说话了,很有把握地向小买卖的大舅说,“这个家有多少亲戚,就算是每家亲戚都随十块钱,那能有多少?剩下的就是村上的邻居了,村上的邻居现在就是五块钱这个数,就算是也有人家随上十块钱,这也没多少。亲戚和邻居这样一盒,也就是三百来块钱,这可离牛二筢子送礼的花销差了一截子呢。”

  小米的大舅一下子没了言语,瞅着蚂蚱大爷绷了一下嘴,两眼眨了眨,叹了一口气。

  “小米这闺女也是……”蚂蚱大爷怪罪似的向大灶棚子下面瞅了一眼小米,回头向小米的大舅说,“牛二筢子他不是不知道这个家的这个情况,连续这两宗子的事儿他又这样破费着帮着这个家,能会计较望春过来施礼拿回去多少钱?咱干啥要癞蛤蟆爬高坡儿,鼓着肚子撑那一口气呀!眼下新女婿上门施礼的,大多都是封个六十、八十的,上百的就很少。咱觉得牛二筢子这样忙活这两宗子事儿,心里过不去,给望春封上一百五、六还不成?干啥要想着让望春一下子就把他们那边送礼的花销都拿回去呀?咱们今儿给望春封个一百五、六,那也是在十里八村放了一颗大卫星,就连驴堆儿集上有钱的人家都说着,今儿上门施礼的新女婿也没有能拿这么多钱回去的。”

  小米的大舅把牛二筢子的捎话和小米的意思说给了蚂蚱大爷。

  蚂蚱大爷在小米的大舅身旁蹶蹦着转了几个圈儿,琢磨了一阵儿,似乎觉得小米的意思还真是个说道儿。他停下蹶蹦着的两脚,抬头看着小米的大舅,说:“那就依着小米的意思。”

  “那就咱们一块儿让老会计把礼钱合一合看吧。”小米的大舅瞅着蚂蚱大爷一笑,说。

  这个时候的老会计已经离开了那个小方桌一点儿距离了,正后翘着二郎腿背靠着堂屋的前墙坐在那个小板凳上,半眯缝着两眼瞅着院子里的动静。他瞅着小米的大舅和蚂蚱大爷到了那张小方桌前,忙放下二郎腿,一手拽着屁股下面的小板凳,身子一蹶弓一蹶弓地坐到了小方桌前,仰脸向小米的大舅和蚂蚱大爷说:“这个时候也没啥子亲戚邻居来了,趁着这个空儿,咱们三个把今儿收的礼钱合一合。”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算盘。

  老会计也算是这个村子里的一怪了,没有算盘的时候,算账要借助掰手指头和脚丫子。但是,一旦他摸到了算盘,那算盘珠子扒拉得,噼里啪啦地赶上年初一早上的鞭炮了,响得就分不出个儿来。

  小米的大舅见老会计从怀里摸出了算盘,一愣,这个老会计连字儿都写不全活儿,还会打算盘?就算是会扒拉几下算盘珠子,怕是手指头也硬得跟干树枝子似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