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老会计犯个大愣怔(1/2)

加入书签

  蚂蚱大爷的话让小米的大舅心里马上又是一个激灵,要是老会计接受了很好的教育,那他可就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了。可惜了呀,他老会计给那个年代耽误了。老会计给那个年代耽误了,那是因为他生在了那个年代。现在这个村子里的孩子是生在这个时代,这是一个人人都能享受到教育的社会,可这个村子里的孩子们接受不到教育,这又算得了啥子呀?

  蚂蚱大爷见小米的大舅对自己的话不说话了,瞅了小米的大舅半晌儿,转头喊了一声老会计,说小米的大舅已经把礼金的账目合好了。

  老会计伸个懒腰,张开豁了牙的嘴巴打着很响的哈欠睁开了两眼,说:“这人一老呀,真没啥用了,这冷的天儿,坐在这儿竟然能睡着了。人家是老了觉少,我是整天价迷迷瞪瞪地浑身犯懒,往哪儿一蹲就能迷糊着了。我就这么一小会儿,中间还做了俩梦。”

  蚂蚱大爷一听老会计这话,扑哧一笑说:“人家都说‘一夜做俩梦,你是咋想的’,你这一会儿就做了俩梦,你又是咋想的呀?”

  “能咋想的呀,做梦又回到了小时候了。”老会计一手揉了揉眼说,“又梦见小时候几个人一起儿下河摸鱼呢。”说着,他把套在手脖子上的提兜子取了下来,抬头瞅着小米的大舅问,“我合出来的数目对吗?”

  “对,一点儿错也没有。”小米的大舅说,“你手里的算盘扒拉得那样麻利,能错得了?”

  “这个可没有准儿。”说着,老会计从那个提兜子里抓出了那些毛毛糙糙的票子,然后按照面额的大小开始分拣开来。

  蚂蚱大爷不出声儿地瞅着老会计,两只已经给岁月侵蚀得有些浑浊的老眼这个时候竟然放了光亮一样的晴朗,活了这么大半辈子的人了,还真的没有像今儿这样一下子就看见过这么多的钱。尽管这些钱不知道已经经过多少人的手流转了,毛毛糙糙的褶皱在他的眼里还是那样的新奇。他瞪着两眼紧瞅着老会计分拣到手里的钱,唯恐这些钱一眨眼儿会从老会计手里长了膀子肥了一样。

  老会计把那些线分拣开来之后,从大到小摞到了一起,然后在桌面上来回装了装,这才左手小拇指和无名指夹住了钱屁股,右手大拇指往伸出来的舌头上一蘸唾沫,开始撕破布似的向小米的大舅数手里的钱。二百八十五块钱来回数了三遍,确认没有啥子差错了,他把手里的钱往小米的大舅面前一递,说:“今儿我的事儿算是完成了,这二百八十五块钱当着老蚂蚱的面儿交给你了,跟我没啥子牵扯了。”

  “老会计,谢谢你了!待会儿咱们两个坐一起喝两盅子,我还得跟你讨教讨教这扒拉算盘呢。”小米的大舅从老会计的手里接过那二百八十五块钱,向老会计一笑说,“我还真没想到你的算盘能扒拉的那么好。”

  “说啥子谢呀。”老会计一笑,回着小米的大舅说,“我那算盘扒拉得也没个套路,就是小时候见人扒拉算盘跟吃馍就菜一样顺手,心里就整天琢磨,我远门子舅算盘扒拉得好,他跟我说了啥子口诀,当时年龄小,也记不住。后来当了生产队会计,就想到了我那个远门子舅,可他已经死了多少年了。倒是有一次做梦梦见了他,他又把那个口诀给我说了一遍。醒来后觉得那个梦真真的,就爬起来找算盘,按着他梦里的托话儿扒拉了几下,倒觉得自己开窍儿了似的,以后就拼命回想着那个梦,按着梦里他说的口诀扒拉了大半年,这才觉得上道儿了。我的算盘就是这样扒拉出来的。不过,现在老了,手指头没以前活泛了,赶不上以前扒拉得快了。今儿在你面前扒拉算盘,也让你见笑了。”

  小米的大舅听着这天书似的故事,心里模模糊糊地觉得很玄乎,也可能是他老会计想学算盘想得厉害了,就在梦里把小时候的记忆给翻出来了。不管是老会计那个远门子舅给老会计托梦也好,还是老会计在梦里把小时候的记忆翻出来了也好,反正老会计的这算盘像刚才蚂蚱大爷说的那样,真的是这个村子里的一怪了。他瞅着老会计,忽然心里又生出一股子惋惜来,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么好的计算技巧,在当今这个时代竟然被彻底地忽略了。当前的学校教育里再也看不到《珠算》这门课程了。这样下去,会不会有朝一日珠算这种技巧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呢?如果真的消失了的话,老祖宗的在天之灵会是愤慨,还是会觉得他们的后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