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老少爷们儿们的响应(1/2)

加入书签

  小米把整个院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又来回瞅了一遍,沉了一阵儿说:“按说呀,这事儿不该我提出来,村上的老少爷们儿们都比我有想法儿,论资格,论辈分,我都没有说这个事儿的资格。再说了,我现在又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这事儿跟我好像没了啥子牵扯。可我今儿琢磨到了这个事儿,不说出来又在心里憋屈得慌。还是那句话,再咋我小米都是这个村子里长大的孩子,这个村子里的一花一草我小米到老死那一天都不会忘。”

  “这闺女,大年节儿间说啥子死不死的,今儿又是这样的大喜日子,说这样忌讳不吉利的话。”旁边的桌子上一个女人这样怪罪着小米。

  小米瞅了一眼这个女人,对这个女人一笑,说:“婶子,这也没啥子忌讳不忌讳的,每个人到底都会走到那一步的。不是说忌讳了就走不到那一步,忌讳了也一样会走到那一步。”说着,她抬头看着老少爷们儿们,“咱们这个村子里的一花一草我小米这辈子不会忘,这个村上的每一个老少爷们儿们我小米更不会忘,因为每个老少爷们儿都跟我们家姊妹几个连着心了。老少爷们儿们跟我们姊妹几个连着心了,小米才觉得老少爷们儿们的事儿就是我小米自己家的事儿,今儿为咱们村上的孩子琢磨到了这事儿,就想着跟老少爷们儿们唠扯唠扯。再咋我都觉得咱们这个村上的孩子们再也不能以后都是瞪眼瞎儿了。”

  “小米刚才也跟我和老会计说叨了她的琢磨,我跟老会计也合计了一下,觉得小米的这个琢磨对咱们村上的孩子们是个绝大的好处,就招呼着老少爷们儿们都进来听听小米的这个琢磨。”猫春爹接着小米的话把他和老会计刚才说的话有向老少爷们儿们说了一遍,“我跟老会计觉得也是,咱们每年两季儿的公粮缴着,那些老师的饭碗里也有咱们老少爷们儿们的血汗,可咱们的孩子进不了学校念不了书,这事儿咱们得找大队干部说叨说叨,让他们干部得想着法子把孩子们念书识字儿的事儿给解决了。”

  老少爷们儿们开始交头接耳地嘀咕起这事儿来。是啊,要是有个学校,哪怕不是在这个村上,三、五里地都成,不管孩子能不能念出啥子出息,最起码平时把孩子往学校里一交,多少能识上两个字儿,学校还能给看孩子了,孩子不在家里淘了,家里也省心多了。

  猫春爹见老少爷们儿们对这几事儿有了嘀咕,把整个院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看了几个来回,干咳了两声,招呼着要老少爷们儿们都停下来嘀咕,说:“这事儿咱们这个时候在心里好好琢磨琢磨,说起来不经心,就是孩子念书识字儿这么一件事儿。其实,往长远了看,这可是一件很大的事儿。我们家猫春他哥每次回来跟我拉呱的时候都说自己的文化浅了,要不就在外面能挣上很大的钱了。咱们在这个巴掌大的村子里整天也不出门露头的,外面的世局咱也摸不清楚,反正我从猫春他哥的话里是听出来了,这以后要是没点儿文化还真不成。”

  “我呀,人也老了。土地到户之后,各家算各家的账了,我也不再是村子里的会计了。在老少爷们儿们面前说句话也不是句话了。先前我就跟老少爷们儿们唠扯过孩子们念书识字儿的事儿,可是,没有人拿我的话当一回事儿。土地到户了,这人心也跟着慢慢地散了,各家就只想着各家的事儿了。各家的事儿是归各家的事儿,可这孩子念书识字儿的事儿还是整个村子里的事儿,不能因为土地到户了,就把这份心也散了呀。”老会计插过猫春爹的话,虽说豁了门牙不关风了,但这几句话他一字一句地说得很清楚,“土地到户之后的这些年,虽说村上的人家中间有了收成的差距,可不知老少爷们儿们想过没有,就算是每年哪一家比其他人家多收成了千二八百斤的粮食,可又能差距到哪儿去呢?就算是比别的人家吃的多那么几成麦面,可还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家。不管这中间有了多大的差距,都还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家。土地到户了,很多事儿都是各自家里的事儿了,可就这件孩子们念书识字儿的事儿还是老少爷们儿们共同的大事儿,在这件事儿上,老少爷们儿们的心还应该拧到一块儿去,劲儿往一处使,想着法子能让咱们的孩子们都能进到学堂里念书识字儿去。这个时候我说这些话老少爷们儿们也别不爱听,这些年我都在琢磨了,就这个世局,虽说咱们这个村子里还没几个人走出去,你们尽管放心地往前看着,会有那么一天,咱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