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小米的新婚第二夜(1/2)

加入书签

  按照望春娘前七后八的掐算,正月初八这天望春与小米同房了。严格说起来,这是他们的新婚第二夜。尽管第一夜在小米的心里留下了怕来,但是自己现在是望春的女人了,以后同床的日子长着呢,那件事儿也会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起来。有了这样的心思,她也就慢慢地放开了还保留在心里的害臊,很自然地和望春上了床。

  望春的东西这个时候又像一根铁棒子似的在小米的腿上来回地蹭,两只手也开始在小米的身上来回地摸来摸去。

  小米尽管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思,但心里还是紧紧地提溜着,第一夜留下来的怕还是不由得让她整个身上都绷得紧紧的。

  望春在小米的胸前摸了一阵儿,忽地问小米:“你看人家十几岁的闺女家,两个堆堆儿都像这过年蒸的大正馍似的,你这两个东西咋的还没有个鸡蛋大?”

  “这个我哪儿知道呀。”小米有些难为情地回答着望春说,“可能还没开始长大的吧。”

  “可能是。”望春的手开始顺着小米的胸脯往下摸。

  小米虽说心里有些害怕望春马上会把手摸到那个地方,但是,她只能由着望春这样,因为自己现在是望春的女人,他对自己咋的都是该着的。

  望春的手在小米的小肚子上来回摸了一阵儿,就开始向下动了。

  “你以前碰过女人吗?”小米虽说没经历过这事儿,但似乎觉出了望春对这事儿就像吃锅巴儿蘸辣椒泥儿一样熟络,心里一个咯噔,问望春。

  “没。”望春很果断地回答着小米,那只手已经伸到了小米的那个地方,并在那个地方上下来回地抖动着。

  “我不信。”小米见望春这样干脆地回答,心里倒是一下子觉得踏实了,但嘴上还是这么撒娇一样地逗着望春。

  “真的没。”望春的手很是轻车熟路地停在小米下手的一个地方,一个手指头像邮电局电报发送员的手在发送电报一样地抖动着。

  小米绷紧的身子渐渐地被望春在她那个地方抖动着的手,给抖动得像一个冰坨子给大火烤了一样化开了,她甚至觉出了自己身子里面像五、六月天给毒日头烤晒了十天半个月的田地裂开了缝子等着下雨一样,等着望春马上能爬到自己的身上去。

  望春这个时候虽说那个东西像铁棒子似的挺住,但他没有像第一夜那样马上就翻身把小米压在身下,而是那只手还在小米的那个地方不停地抖动着。

  小米慢慢地觉得自己的身子酥软了,整个身上打里到外发热发燥,喉咙管子里也像给火烤了一样,身子里像给疯狗来回不停地冲撞着似的不安生了。

  望春慢慢地停了手,身子一翻就爬到了小米的身上。

  小米的下身还是一疼,但不像第一夜那样撕开了一样的钻心了,身子里一股子的踏实很快遮挡了下身的疼。

  望春在小米的身上来回地动着,壮忙牛犁地似的,呼哧呼哧地很卖力气。

  小米在望春的身子下面一身紧接着一声地喘着粗气,她觉得自己整个人像给啥子提溜到了云彩眼儿里似的飘飘忽忽的。

  窗子外面的夜很静,静得好像不存在了一样。倒是屋里的老鼠,好像这个世界都沉睡了一样,很是张狂地把整个房间里弄得呼呼隆隆地响。要是赶在平时,老鼠这样张狂地弄出声响来,望春娘就会像赶鸭子进圈一样呕哧呕哧地喊上几嗓子,也能把张狂的老鼠吓得躲起来安静上一会儿。可是,今夜望春娘没有这样喊,整个屋子里的老鼠大约没有听到平日里的喊声了,也就没了啥子顾忌,不光闹出呼呼隆隆的声响来,还吱吱哇哇地叫出声音来。

  望春从小米的身上下来之后,伸手拉了一下床头前的电灯开关绳子,咔嗒一声响,顿时整个房间里给上面的电灯照得贼瓦瓦地亮。

  电灯这样一亮,屋子里的老鼠到嘎噔一下全没了动静。

  望春从床头前儿抓起一把纸,呼呼啦啦地把自己的身子擦了擦,然后又抓起一把纸往小米的手里一塞,然后就自个儿钻进被窝里了。

  这个时候的小米像整个身子给折腾得散了架子一样,酥软地躺在那儿懒得动弹了,她甚至觉得这个时候望春要是能帮着自己把那个地方擦一擦该多好。可望春躺下了,她不得不自己伸手去擦那个地方,然后很不在意地把擦过的纸在面前看了一眼。纸上还带着血颜色,她知道那就是自己身上的血,因为在望春压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觉出了疼。她把手里的纸往床沿前儿一丢,翻测着身子想让望春搂着自己睡,可望春只给了她一个后脊梁。她的心里顿时觉得有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