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小米那个地方像在冒火(1/2)

加入书签

  窗子外面的天渐渐地有亮光透过了窗子上的玻璃,小米也记不清这一夜望春在自己的身上上上下下了多少次,但她很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的那个地方给望春这一夜折腾得有些冒火似的疼。不管他会把自己折腾得咋样,这都是该着的。自己是他的女人,就该他想折腾就折腾,想咋的折腾就咋的折腾。

  这个时候的望春在小米的嘴水亲了一下,那只手再一次放到了小米的胸脯子上。

  “望春,这天马上就要亮了,爹跟娘也该起了,让他们听见了多不好。就省着这一次吧,反正过了今儿夜还有明儿夜呢。我是你的女人,又跑不了。”小米抓住了望春的手,瞅着望春说,“再说了,我那地方都给你这一夜折腾得像在冒火了,你歇着,也让它歇歇吧。”

  望春这才停下了手,但他的手仍放在小米的胸脯子上,说:“你这两个东西要是像大正馍那么大,摸着就舒坦多了。”

  望春的话让小米的心里马上就腾起了一股子对不起来,要是自己的胸脯子这个时候能长得像大正馍似的那么大该多好啊,自己的男人就能觉得摸着舒坦了。她愧疚地安慰望春似的说:“望春,它会长大的,我才十六,这过了年也算是十七了,胸脯子正长着呢。你就先委屈着摸吧,再有两年,就该能长得像大正馍似的那么大了。”

  望春虽说觉得小米的胸脯子太小,但他的手还是捂在小米的胸脯子上没有拿下来。他不动声色地一笑,说:“要是今年有了孩子,这么大的胸脯子怕是奶水都不够孩子吃的呢。”

  “哪能那么快就有孩子了。”小米的心里也是一个咯噔。

  “这可没个准儿,反正我把种种上了,说不准今年就能有孩子了。”望春说,“这几天咱们就紧捣腾着种,过了正月十六可能老板的活儿就忙了,我得出去给老板干活去。”

  “你跟老板说一声,多在家呆上些日子不成吗?”小米给望春的话说得心里一个空落。

  “不成啊,回来的时候老板就催着说早点儿回去呢。”望春回答着说,“现在司机缺,不好找,老板的活儿又多。”

  小米一下子搂紧了望春,在望春的耳朵跟前说:“望春,你还想要吗?想要就上来吧。你这一走不知道啥时候能回呢,我怕你会憋得难受。”

  “你不是说那儿像在冒火吗?今儿就不要了。”望春给小米弄得一个愣怔。

  “望春,我是你的女人,就算是下面冒火了,只要你想,我就给你!”小米抓起望春的手往自己的那个地方放,“你也别管我,只要你觉得舒坦了就成。”

  很快,望春又像吃饱撑得没事儿闲拱地的膘猪似的在小米的身上呼哧呼哧地拱。

  小米躺在望春的身下,望春的东西像四周围长了刺儿似的,每一下都剌得自己那个地方霍霍地蹿火似的。就算是他的东西这个时候变成了刀子,自己也要由着他捣腾,他是自己的男人,自己的那个地方就是他的,自己的整个身子都是他的。她暗暗地咬着牙,任凭望春呼哧呼哧地来回动。

  望春呼哧呼哧动了很长的时间,这才从小米的身上下来。

  两个人还没来得及把身子擦上一把,望秋在门外有啥子喜事儿似的喊着小米:“嫂子,快起来吧,跟你说件事儿。”

  小米觉得刚才的事儿给望秋瞅见了似的难为情了,她不知道该咋的回答望秋了。

  “三儿呀,你等会儿。”望春回了一声望秋。

  门外的望秋不说话了。

  小米慌忙着把身子擦了擦,穿上衣裳之后,先把扔在床前的那些纸收拾着放到了一个严实的地方,她唯恐待会儿望秋进来会看到那些纸,就会想到夜里自己跟望春的事儿,那多难为情,以后在望秋面前就抬不起头来了。

  望春不慌不忙地穿好了衣裳,打着哈欠要去给望秋开门。

  “等会儿再开。”小米喊住了望春,回身把整个床上瞅了瞅,伸手把铺在床上印了印子的被单子扯了下来,两手缠巴缠巴塞进了一个柜子里,然后从柜子里找出一个新床单子铺上了,把整个床铺整了整,这才让望春去开门。

  “嫂子。”望秋一进门,就满脸喜笑地迎着小米喊了一声。

  尽管小米把那些纸藏起来了,把印着印子的被单子藏起来了,但是,她还是觉得夜里的事儿给望秋瞅见了似的。她一下子涨红了脸,迎着望秋很难为情地一笑,说:“三儿这么勤快,要跟嫂子说啥事儿呀?”

  “嫂子,你先梳洗梳洗再说吧。”望秋瞅着小米,笑着说。

  “这个死孩子,一大早就叫门,跟催命鬼儿似的。”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