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一条烟卷儿的力量(1/2)

加入书签

  “小米妹子,你快点儿过来看看,这该咋的呀。”这个时候,春梅在羊圈里喊着小米。

  小米一个愣怔,慌忙着就冲出屋子进了羊圈。

  “小米妹子,你看,老母羊后面的那东西给你拴上去的破鞋子坠下来了,这会不会有事儿呀?”春梅指着老母羊屁股后面地上的那一堆儿羊胎衣向小米说。

  “嫂子,刚才我也跟你说了,那是羊的胎衣,它给坠下来就好了,要坠不下来就有事儿了。”小米这才明白春梅嫂子喊着自己过来的原因,她向春梅笑着说,“用铁锨把它给铲出去埋起来,或者扔到沤粪坑里。这两天就瞅着老母羊别给风吹着了,饮水就用芫荽棵子熬水饮,还瞅着老母羊卧下去的时候别把羊羔子给压着了。”

  春梅这才放心地喘了一口气,转身出了羊圈拿进来了一把铁锨,然后就把地面上的羊胎衣铲了出去。

  新生的几只羊羔子似乎仍在为它们所看到的新奇的世界感到很兴奋。那只老母羊也一直很关切很得意地瞅着它的这几个孩子,并不时地向着它的孩子们很亲切地叫唤上两声。

  小米瞅着眼前的老母羊和几只羊羔子,不知咋的竟然想到了春梅嫂子,春梅嫂子要是真的怀上了,赶在八、九月间就会把孩子生下来了,到那时候,这个家里又添了一个可爱的娃娃,那该是啥样的喜庆呀。想到这儿,她不觉得心里一阵子扑腾,那个时候,睡在地下的爹要是知道这个家有后人了,不知道会是咋样的一个高兴法儿呢。

  春梅拎着铁锨回来了,她把铁锨往灶房门口的墙上一靠,拍着两手又进了羊圈。

  “嫂子,眼下咱们这儿还剩这几只母羊了,那几只骟羊年前过事儿都给卖了。再有个月把时间,那只花蹄子的母羊也要下羔子了,这些日子注意别碰着它了。”小米说着,向春梅指了一下那只浑身雪白四蹄黝黑的老母羊,“这只老母羊刚下过两窝羔子,还能喂上几年。今儿这只下羔子的花脸儿老母羊再喂上两年,就真的老了,再下的羔子就不会像现在的羔子壮实了。这两年多注意着些,有好一点儿的母羊羔子,长得周正一些,身子骨显得均匀的,模样又看着顺眼的,就留着别卖了,以后能替换下来这几只母羊。”

  春梅听着小米的话,不时地向小米点着头,她在心里也思磨着小米。望春哥娶了小米,也真是望春哥的福气,不管是跟老少爷们儿们相处,还是居家过日子,小米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女人就能赶得上的。

  小米安持着春梅,用脚把地上的碎麦秸儿扒拉成了一堆儿,说:“这些碎麦秸儿收拾出去,等晚晌要是打算把这几只羊赶到屋里去,就着意着把这只花脸儿的老母羊别跟其它的母羊拴得近了,不是谁的孩子谁不知道心疼,其它的几只母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地上卧,它们不会管是不是压着这几只羊羔子了。”

  春梅见小米把地上的碎麦秸儿扒拉成了一堆儿,弯下腰就把它给收拾着抱了出去。

  小米瞅着春的后脊梁影子看了一阵儿,心里又是一股子的酸,要是这个家要啥有啥,豆子哥就不会撇下新媳妇儿去外地讨口食儿了,有豆子哥在家陪着她,她这个时候心里该是咋样的一个高兴劲儿呀。家里的日子苦了,女人也跟着苦了。

  春梅把那抱子碎麦秸儿在柴草垛旁撒开晾着了,然后在院子里招呼着小米说猫春的二大爷来了。

  小米听说才的二大爷过来了,慌忙着从羊圈里走了出来,脸上喜笑着迎着猫春的二大爷打了声招呼,然后让劝着要猫春的二大爷进屋坐着歇会儿。

  “我呀,就是过来看看。这豆子跟老蚂蚱一走,这个院子里就显得空了,我这儿有点儿不放心。”猫春的二大爷皱着眉头向小米和春梅笑着说,“他们两个这一走,家里也没个壮实的劳力了,以后这个家里有个啥子力气活儿,就不是那么灵便了。”

  “二大爷,没事儿啦,不是还有村子上这些老少爷们儿们嘛。”小米玩笑似的接着猫春的二大爷的话说,“有村上这些好心的老少爷们儿们,地里的庄稼荒不了。”

  春梅在旁边瞅着小米和猫春的二大爷说话,似乎觉得小米的这话正把这个家的担子往老少爷们儿们的肩上放,并且放得不显山不露水的,放得老少爷们儿们还抹不开情面不管。

  “也是,这些年村上的老少爷们儿们都没把这个家丢开过。”猫春的二大爷听小米这么一说,笑着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