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望春喝多了(1/2)

加入书签

  望春娘瞅着小米一笑,说:“傻孩子,让玉米一个小孩子就一个人在这屋里歇着,我跟你爹的心里能落忍呀?别说我们两个心里不落忍,就是你心里也不落忍。她一个小孩子家,这个天气,怕是也里连个盖被都领不住,半夜给冻着了咋办?再说了,村子里的人嘴杂,咱们要她一个小孩子家住在这个屋子里,说不准村上的人会咋的一个说道儿呢。”

  “娘,春梅姐他们几个给你和爹添麻烦了。”小米瞅着望春娘说,“不管咋说,你跟爹不能住在这个屋子里。等望秋回来,我跟望秋商量着要他今儿就从那层院子里搬回来。”

  “傻孩子呀,都是一家人了,还说啥子添麻烦的外道话。咱们帮着春梅他们几个是该着的事儿,以后再也不能说啥子添麻烦这样的外道话了,传出去会让人家笑话。”望春娘笑着说,“让望秋从那层院子里搬回来住是早晚的事儿,就是爹娘不落忍让他这个时候就搬回来住到这个屋子里。这个时候他一搬回来,那层老大的一个院子里就剩望夏一个人了,没人做个伴儿就显得单了。”说着,她心疼地叹了口气,“还有一、二十天就到二月初六,定下来二月初六望夏要成亲了,到那个时候再让他搬回来,省得这几天望夏一个人觉得单。这几天我就跟你爹凑合着住着,到时候这两间房子望秋愿意住哪间就住哪间。”

  小米不知道该咋的去劝婆娘了,瞅着婆娘笑着叹了口气说:“到时候我跟望秋商量着要他住这间原来的牲口屋,你跟爹该住在上房那间,咋的家里得有个老少大小吧。”

  望春娘一笑,说:“傻孩子,爹娘都是这个年纪的人了,住在哪儿都是一样,只要你们能住得踏实舒坦,我跟你爹住到哪儿心里都踏实舒坦。”

  就在这个时候,望春满脸通红一身酒气歪歪撞撞地进了院子。

  望春娘一惊,这晌午饭儿还没到时候,咋的喝成了这样呀?这又是在哪儿喝的呀?

  小米一见望春这个样子回来了,想也没想地就上去扶着了望春,并抓起望春的一条胳膊绕过自己的头顶搭在自己的肩上,半扛着望春就进屋了。

  望春娘紧跟着也进了屋,在小米和望春的身后着急地问:“这是在哪儿喝的呀?不能喝酒你喝啥酒呀?”

  小米半扛着望春来到床边,把望春往床上一放,就忙着弯下腰来给望春脱鞋子。

  “你这个种啊,问你话呢,这是在哪儿喝的呀?”望春娘见望春顺势躺到了床上,站在床头前儿向望春嚷着问。

  望春躺在床上,嘴巴吐噜着喘了两口长气,没听见似的头一歪,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喝多了,很快就扯出呼噜声了。

  望春娘见望春这样,一只脚在地上一跺,恨铁不成钢似的叹了一声,说:“这个种!”

  小米给望春脱了鞋子,起身看着望春娘说:“娘,他喝多了,这个时候又睡着了,就让他睡吧。”说着,她转回头给望春脱外面的衣裳。

  “没成色儿呀!”望春娘瞅着躺在床上扯着呼噜的望春,呀咬着摇了摇头说,“这不晌午不夜的不在饭时儿,在哪儿喝这么多酒!”

  “可能是在他哪个朋友那儿吧。”小米回头看了一眼望春娘,然后给望春脱外面的裤子。

  望春娘又叹了一声,又跺了一下脚,嘿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小米把望春外面的衣裳给脱了之后,两个膀子抱着望春的两条腿把望春的整个身子顺到了床上,然后扯着盖被把望春的整个身子给盖上了。

  望春吥唸了一下嘴,脖子一转,整个头又歪到了另一边儿。

  小米瞅着望春看了一阵儿,马上就找了杯子给倒上了一杯水,轴起嘴巴吹着杯子里的热水,并不时地回头看着望春。

  望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依旧扯着呼噜,整个人睡得跟死猪似的一样沉。

  小米吹了好一阵子的水,喝了一口试了一下热烫,然后端到了床头前儿,喊着望春起来喝口水。可是,不管她咋的一个喊法儿,望春仍死猪一样没个动静儿。她只好把手里的水放回到了窗子下面的桌子上,回身坐到了床头前儿,瞅着望春觉得心里有些一阵子一阵子的疼。酒这东西,听说喝多了会伤身子的,他咋的就不知道呢?喝这老多,会把身子伤成啥样儿呀?这得吃上几天的饭才能补回来呀?

  忽地望春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啥子话,像是说牛斜眼儿咋的了,眨登又不言语了,紧接着又是呼呼噜噜的齁声。

  小米把耳朵贴到了望春的头前儿,想听清楚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