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牛笔知道了小米的名气(1/2)

加入书签

  小米见望春娘答应了自己的话,心里也在琢磨着望春,难道望春真的像他的爹娘说的那样心野了吗?就算是他的心野了,也不至于跟牛斜眼儿这样的货色混到一块儿去呀?牛斜眼儿是啥呀的人物,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的话,死了狗都不吃的东西。望春要是能跟他混到一块儿,那望春离死了狗都不吃不远了。老话都说了,鲫鱼鲫鱼伙儿,鲶鱼鲶鱼伙儿,不是一样的货色到不了一块儿去。今儿不管咋,都得问明白了望春咋的会跟牛斜眼儿一块儿喝这顿酒,要不,自己就甘不了这份儿心。想到这儿,她回身扯着望春娘就进了屋。

  “娘,眼前睡着的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男人。今儿你就当着我的面儿问问他,咋的会和牛斜眼儿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混到一块儿去了。刚才我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儿,他跟牛斜眼儿一块儿喝这顿酒,这中间不光他们有啥事儿,我还觉着望春不像村子里的后生那样老实了。”小米扯着望春娘到了里间的床头前儿,向望春娘一指床上的望春,说,“娘,我说句话你也别生气,这是你的儿子,你有权审他问他,我就是一个外人,虽说成了他的女人,在他面前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你今儿把他问清了问明了,以后我跟着他过日子心里才踏实。说个不好听的话,你跟爹能跟着他过多久的日月儿呀,我跟着他要过一辈子的呀。他这样不明不白地跟牛斜眼儿在一块儿喝酒,我的心都提溜起来了。”

  望春娘给小米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她皱着眉头瞅着小米看了好长一阵子,这才眨磨着两眼琢磨小米的话。这闺女是不是从这事儿上看出啥子了?到底她又会看出啥子了呢?

  “娘,你现在就把他喊醒了问他。”小米瞅着望春娘说,“我是越琢磨心里越提溜得慌。”

  “孩子呀,你琢磨出啥子来了?”望春娘盯着小米说,“望春平时也不咋的回来,就是回来,也不跟牛斜眼儿他们来往,今儿只是不知道咋的了,咋的会跟他们一块儿喝酒了。”

  “娘,不只是今儿这事儿。”小米听了望春娘的话,摇了摇头向望春娘说。

  “不光今儿这事儿?”望春娘一怔,瞅着小米问,“还有啥事儿?”

  小米摇着头不说话了,自己这样的猜想,没凭没据的也不好说,反正自己觉出来了,望春不是个啥老实孩子。

  望春娘见小米又是摇头,心里更迷糊了,这闺女是不是已经听说望春啥子了?这也不大可能呀!她刚进这个家才一、二十天,这中间也没见她跟啥人说过话,也不会听说望春啥子呀!这咋的不说话光摇头了?她紧瞅着小米,说:“孩子呀,你是不是听说望春啥子了?”

  “没,没听说他啥子。我就觉得他今儿跟牛斜阳儿在一块儿喝酒不对劲儿。”小米回着望春娘的话说,“有句老话咋的说的呀,鲫鱼鲫鱼伙儿,鲶鱼鲶鱼伙儿?不是一个成色儿的人能会坐到一张桌子上喝酒?”

  “今儿这事儿我还纳闷儿了呢,望春绝不是牛斜眼儿那种货色的人,今儿咋的会跟他们混到一块儿喝酒了?孩子,你就放心着吧,这事儿也不用你把心提溜着,就我跟你爹,也得把这事儿弄清楚了。要不,我跟你爹我们两个人的心里也踏实不下来。”望春娘瞅着小米,安慰着小米说,“这事儿说起来也不是啥大事儿,可娘的心里也堵着呢。村子里他望春跟谁在一块儿喝酒都成,就是不能跟牛斜眼儿这样的人坐到一块儿。跟这样的人坐到一块儿去,时间长了准没个好。好在咱们家望春常年不在家,要不,常跟牛斜眼儿混到一块儿,那就会成了祸害。孩子,你心里别急,今儿这事儿娘一准给问个明明白白儿的。”

  望春娘这样说,小米还能说啥子呢?她瞅着望春娘,点了一下头,说:“娘,只要他不跟牛斜眼儿这样的货色学着,我这辈子心里都踏实。你也知道,女人这辈子不图啥儿,就图男人能走正道,人踏实肯干。干好干坏,那是另一说,是命,咱也强求不了。”

  “是呀,孩子。”望春娘很同意小米的话,点着头向小米说,“作为女人家,都是这个心思。你尽管放心了,我跟你爹两个人绝不答应望春这孩子往歪门邪道儿上走。”

  这娘儿俩正说着话,院子里有人说话问着望春在不在,说话的声音不怯不惧的,很像大队干部进院子时说话的那种口气。这娘儿俩给院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