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小米心里豁亮了(1/2)

加入书签

  “我这就回了,等望春醒过来之后,你们告诉他我来找他了,让他走之前得闲找我去。”牛笔向望春娘和小米打了个招声,这就抬腿往外走。

  “今儿你不回镇上吧?要不等晚半晌他酒醒了,让他去你爹那儿找你去,今儿晚晌的饭我准备上几个菜,就在这儿陪着望春他爹喝上几盅子,再跟望春唠扯唠扯心里话,你们好几年都没到一块儿了。”望春娘往外送着牛笔,向牛笔说。

  “到晚晌看吧。”牛笔向望春娘说着,就离开了望春家的院子。

  牛笔走出去了,小米倒没有跟在他的身后送他,倒是琢磨起了牛笔这个人,他咋的会忽地到这个家里来了,按说,就算是他念着跟望春小时候的交情,他这个吃着皇粮坐着官位的公家人,也只会让人捎话要望春去找他,这样才显出他的官架子来。今儿他这样来这个家,就不怕别人知道了说他掉官价儿了?是不是他有啥事儿求着望春了?不管咋说,望春是在外面跑世道儿的人,见到的新鲜要比老守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见的多。

  望春娘送走了牛笔,回到屋子里一脸高兴地样子,说:“没想着那边这孩子当官儿了,还念着跟望春小时候的好呢。”

  小米也随着望春娘笑了笑。

  “牛笔这孩子,小时候要比望春淘多了,倒是这孩子念书念出出息了。”望春娘看了一眼小米,仍一脸高兴地说,“念书的时候,他还没望春的学习好呢,就是望春比他下学早了,当时你爹也没咋的管望春,不愿意念就不念了。牛大锤还因为牛笔不愿意上学,把那边吊到门后用树条子抽了一顿,当时那个抽得,谁看了谁心疼,全身没个好地方,都是血檁子。倒好,那一顿抽之后,牛笔这孩子怕上了牛大锤,念书也用心了,这不,出息成镇长了。”

  “小时候你跟爹太娇惯望春了吧。”小米听望春娘这么说着牛笔,笑了一下说。

  “哪儿舍得打他呀!要是当时舍得打他,说不准也出息成个啥官儿了呢。”望春娘瞅着小米,笑着说,“今儿从牛笔和望春这两个孩子身上身上,我算是琢磨出来了,孩子小的时候不能舍不得打,多少就得给他个怕头儿,要不,长大了就不会有啥子出息。”

  小米瞅着望春娘又笑了笑,没说话。她不由得又回头瞅了一眼睡着的望春,这个已经是自己的男人望春,今儿自己忽地觉出了不像他平日里不言不语那样显得厚道了。难道自己的命真的是这样窝屈吗?不会苦啊累啊的这十来年,眼下又碰上了一个不厚道的主儿吧。

  望春娘瞅着小米,眨巴着两眼不知道小米在想啥子了。她张了张嘴,似乎想接着向小米说啥子,但马上又像忘了要说啥子似的怔了怔,脸上的笑模样也显得有些生硬了。她这样瞅着小米看了老半天,才醒过神儿似的问小米:“孩子呀,你在琢磨啥子了?”

  “娘,没琢磨啥儿。”小米笑着回了望春娘,说,“我就是想着牛笔咋的会来咱们家了。”

  “你到不知道,牛笔和望春小的时候,两个人那个相好,比一个爹娘的两兄弟还热乎呢,一会儿两个人不到一块儿去,就着急得跟屁股着火似的不安生。”望春娘听了小米的话,马上笑着说,“有一年秋上,地里的蝈蝈儿刚有个响声儿,那时候他们两个人刚上小学三年级吧,晌午放学了,两个人家也没回,就去地里逮蝈蝈儿去了。两家人见别的孩子吃过晌午饭都背着书包上学去了,他们两个还没回,就南里北里地找啊。最后你猜咋的,两个人蝈蝈儿没逮到,怕老师责怪,饭也没吃就都回到学校里了。那让两家人那个着急,找到学校里才找到他们两个。”

  “那倒怪不得今儿牛笔会来咱们家了。”小米向望春娘一笑说,“小时候两个人就这么要好。”但是,她的心里还是在琢磨着今儿发生的这两件事儿。

  “人家说啥子八拜之交,虽说他们两个没有磕头结拜,那也是打自小就好得能两个人穿一条裤子的相好。这个时候几年没能坐到一块儿唠扯了,心里能不互相想着吗?”望春娘听了小米的这句话,心里一下子宽敞了,只要小米不把望春琢磨得咋个一回事儿了就成。她脸上的笑模样马上又生动得像花儿一样,瞅着小米说,“不管他牛笔现在当了多大的官儿,他小时候的很多事儿望春都明明白白儿的,就算是现在有不少人巴结他牛笔,最知根知底儿又知心知情的,还数咱们家望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