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牛二筢子流泪了(1/2)

加入书签

  “娘。”小米听着望春娘的话,心里又是一疼,也难怪望春娘老想着自己这个时候能怀上孩子,四周围地看看,和望春大小不差啥的人孩子都上学念书识字儿了,就算是望春心里不着急,这两个做爹娘的心里能踏实的了?自己现在嫁了望春,就该给这个家马上生个一男半女的出来,这样才能让这个家有个后人,让爹娘他们老两口子心里踏实下来。她静静地瞅了望春娘一阵儿,很深地向望春娘点了点头,说,“娘,要是我真的怀上了,这段时间我就听你的安持,啥也不跟你争着做了。”

  “这就成了。”望春娘瞅着小米,又听小米这么说,马上脸上就安心地笑了,说,“听娘的安持没错儿,一准能让你顺顺当当地生下白胖白胖的孩子来。”说着,她就开始忙着洗锅做饭。

  “娘,我就坐到锅门前儿烧锅吧。”小米见婆婆不愿意让自己插手做饭,瞅着婆婆忙来忙去的身子说,“烧锅不会累着了。”

  “待会儿让望秋烧锅,你过去陪着玉米和你春梅姐说话。”望春娘一听小米这么说,马上抬起头来瞅着小米说,“今儿这灶房里没你的啥活儿,你就出去跟春梅她们说话儿去吧。”

  小米见望春娘催着自己,也只好出了灶房去陪春梅和玉米说话儿。

  春梅见小米给娘从灶房里赶了出来,瞅着小米一笑说:“刚才你出去迎玉米他们那阵儿娘就跟我说了,打今儿往后不让我们两个干啥子重活儿了。”

  “娘也是,这烧锅的活儿也不给做了。”小米笑着迎着春梅说,“好像我这身子有多娇贵似的,我跟望春结亲才几天呀,就这么把我当个宝儿一样宠着。”

  “爹跟娘着急着抱孙子孙女儿呢。”春梅仍旧笑着向小米说,“你现在这身子,在爹娘的心里比啥子都金贵着呢。”

  小米给春梅的话说得很难为情了,她红着脸向春梅说:“老人的心思都是这样儿吧。”

  小米的话还没落音,牛二筢子推着洋驴慌里慌张地从院子外面回来了,刚进院门儿,他就报喜似的冲着院子里喊:“望春娘,驴堆儿集上的鸡娃子年前腊月二十五上的炕房,今儿晚晌出壳儿,估摸着得一夜才能出齐了。炕房的东家说了,明儿晌午挑过来几篮子让咱们家先挑,顺便在村子上再卖些。”喊完这一嗓子,他见望春娘没有啥子动静儿,抬头向院子里一瞅,发现院子里多了几只羊,他心里马上明白了是望夏和望秋回来了。他又转过头去向堂屋的当门儿瞅了一眼,一下子就瞅见了堂屋的当门儿坐着的春梅和小米她们。顿时,他的整个脸上充血一样涨红了。他急忙着把洋驴往院子里的树上一靠,奔着堂屋当门儿就冲过来了,嘴唇子哆嗦着喊了一声春梅。

  春梅听到爹的那一嗓子喊,就不由得浑身一个哆嗦,爹娘就自己这么一个闺女,打自己小时候起,爹就打心眼儿里疼自己,要不是为着望春哥,爹咋的也不会舍得把自己嫁给穷豆子。虽然人家都说闺女是娘的贴身小棉袄儿,可自己打心眼儿里也疼着爹,有些日子没见到爹了,听到爹的喊声,自己就觉得整个心里一股子血在往上冲。她起身迎着爹奔了两步,爹已经冲进了当门儿,一下子站在那儿怔怔地瞅着她。

  牛二筢子瞅着春梅看了好一阵子,不觉得两趟子眼泪顺着眼角儿淌了下来。

  “爹,你这是咋的了?咋的还哭了呀?”春梅瞅着爹淌眼泪了,不觉得自己的喉咙管子发硬,鼻子发酸,两眼热热的已经都是眼泪了。

  牛二筢子抬起他的那双老手来回把两眼擦了擦,笑着向春梅说:“爹这是见到自己的闺女了,高兴得。有些日子没见到自己的闺女了,今儿一见,爹能不高兴吗?”

  春梅也抬手把自己的眼泪擦了擦,向牛二筢子点着头说:“爹,闺女见到你,也高兴。”

  牛二筢子向春梅点着头,劝着要春梅坐下来好好陪着小米说话,然后就一扭头离开了堂屋去了灶房。其实他想对春梅说几句愧疚的话,让春梅不要记恨他用她给望春换亲了,也想说几句春梅这些日子受了委屈的话。可是,他说不出口儿,不光是因为小米她们姊妹两个也在,主要是他觉得自己一时间整个喉咙管子给啥子堵腾得喘不过气儿来。他这样慌忙着离开了堂屋,是怕自己跟春梅呆得时间一长,会把自己窝在心窝子里的话会止不住都说出来。

  望春娘瞅着冲进灶房里的牛二筢子,眨磨着两眼思磨了半天,还是没能琢磨明白地问牛二筢子,说:“你这是咋的了?刚才听着你那一嗓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