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望秋的不眠之夜(1/2)

加入书签

  隔壁那间房子里的羊不知咋的了,纷纷叫嚷起来,叫声似乎很惊慌。

  望秋慌忙着拉亮了电灯,一只黄鼠狼哧溜一下从隔壁的那间房子里蹿过来,顺着床面又折回头蹿进了隔壁的房间里。

  望秋从床上爬起来,披上衣裳趿拉着两只鞋就追到了隔壁的房间,摸着隔壁的电灯开关拉亮了灯。顿时他看得清楚了,那只黄鼠狼正狠命地追着一只老鼠,正是这黄鼠狼拿耗子惊了这些羊。可能是电灯的亮光惊动了这只黄鼠狼,它丢开快要抓到嘴里的那只老鼠,一调身子,噌地就蹿到了那个窗子上,回头看了一眼望秋,就从窗子里蹿了出去。

  这些给惊了的羊瞅见了望秋,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亲娘一样向望秋撒娇似的叫了一阵,然后都纷纷卧了下去,继续着嘴里咕咕嚓嚓的倒磨反刍。

  望秋见这些羊都安静了,拉灭了这间房子里的电灯又回到了床上。以前只是听人说黄鼠狼吃老鼠,自己倒不相信,黄鼠狼拉鸡倒是见过,今儿算是亲眼瞅见黄鼠狼捉老鼠了,只可惜这只黄鼠狼太笨,没能抓到那只老鼠。要是刚才自己拉亮那间房子里的灯的时候刚好它把老鼠咬住了,自己就看见一个大稀奇了,明天就能跟小米嫂子讲这个稀奇了。

  望秋背靠着床头前的桌子半躺在床上,这样胡思乱想了一阵儿,然后把身上的衣裳重新盖到盖被上,两手扑腾扑腾拍了几下,整个人又躺进了被窝儿。电灯的光照着这个房间里的一切,他好像听见了电灯发光的吱吱的声响。他瞪着两眼瞅着吊在房檩上的电灯泡儿,这个东西也真怪了,不像洋油灯似的冒烟子,还比洋油灯亮了不少。洋油灯那个东西真不是个玩意儿,不光点着会冒烟子,有时候还会火头儿上起灯花儿,灯花儿一炸,还能迸出老远来。

  屋子外面又是一阵扑扑腾腾地响,紧接着就传进来像是老鼠的惨叫声。

  该不会还是那只黄鼠狼把刚才的那只老鼠抓到了吧?望秋在床上翘了翘头,想听个明白似的侧着耳朵向外面听了听。可是,外面啥子声响也没有了。可能是那只黄鼠狼把那只老鼠叼回窝里去了吧。他这样想着,又把头放回到了枕头上。这个时候小米嫂子不知道睡着了没?要是也没能睡着,能坐到一起天南海北地扯着说话儿该多好。

  望秋在床上翻了个身儿,顺手把上面的电灯泡儿拉灭了。整个房间里一下子又恢复了黑暗,各种似乎能听到又听不到的声响随着这样的黑暗又把这间房子填满了。人家都说夜里很静,没有任何的声音。看来人们说错了,黑夜是有声音的。这种声音不用心听,就能听见,要是用心听了,反而听不见了。

  院子外面的远处不知是谁家的狗发癔症似的叫了两声,让院子外面的夜显得更静了。

  小米嫂子打自小就没了爹娘,这些年她是咋的熬过来的呀?还要照顾着几个妹子,那又该受了多大的难为?按说,她该嫁个知道她这些年犯难为,知道她这些年不容易,又知道心疼她的好男人,可她偏嫁给了望春哥。望春哥这几年变了,变得不像以前那样显得厚道了,从这些天来能看出来,小米嫂子并不咋的在他的心里,他也并不咋的知道心疼小米嫂子。有人背后说看望春哥这个样子,觉得他外面好像有人了,不知道人们背后这样的说法儿是不是真的会是那么一回事儿。要是望春哥在外面真的有人了,不光他害了小米嫂子,也害了春梅姐,那他就是缺了大德了。不过也不可能他外面有人,他外面要是有人了,一准会把那个人领回来让家里人看看,爹娘也用不着这样操心着他的亲事儿,拿春梅姐给他换小米嫂子进这个家。人们这样背后琢磨他,可能是因为这几年他在外面学出大模样,不拿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搁在眼里了,老少爷们儿们就这样在背后咒摆他。不过,要是老少爷们儿们背后的这个说法儿是真的话,到那一天露底儿了,自己也饶不了他,非上去扇他几个大耳刮子不可,以后再也不认他这个亲大哥,因为这事儿他做得太缺德害人了。

  望秋这样琢磨着这些事儿,也不知道啥子时候了,他觉得两个眼皮发涩了,就闭上两眼要自己啥子也别琢磨了,只管好好地睡觉。但是,他越这样催着自己睡去,心里反而越觉得精神。自己这是咋的了,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