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望秋遗精了(1/2)

加入书签

  望秋在小米嫂子的身上呼呼哧哧地使了一阵子的劲儿,忽地下面几股子东西攒足了劲儿似的腾冲出来。在这几股子东西腾冲出来的同时,他觉得整个身心有一种说不出滋味儿的舒坦。就是这样的舒坦,让他一下子醒了,迷迷糊糊地他还是觉得小米嫂子还在自己的身子下面。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那个地方,整个裤衩子里都是都是湿乎黏黏的东西。他心里一惊,自己这是咋的了,咋的会从那个地方冒出这些湿乎黏黏的东西来?他慌忙着拉亮了电灯,起身坐着拽开了自己的裤衩子,低头仔细地瞅了好一阵子,也没能瞅明白这是咋的一回事儿。他心里慌了,也怕了,这样从这里面往外流这些湿乎黏黏的东西,会不会是自己得了啥子病了?这病会不会要命啊?他顾不得这样的黑夜了,张嘴就向堂屋的上房喊了起来:“爹,娘,快过来看看我这是咋的了呀!”

  刚睡着不大会儿的牛二筢子听到望秋这样没了命儿似的喊,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披上衣裳趿拉着两只鞋子就冲到了望秋住的这间牲口屋。

  望秋披着衣裳给爹开了门,就很担心地问爹:“爹,我这儿是咋的了,咋的做个梦就出来这些湿乎黏黏的东西呀?会不会是有了啥病了?”说着,他就扯开了裤衩子让爹看。

  牛二筢子向望秋的裤衩子里看了一眼,笑着说:“傻孩子,裤衩子脱了换换吧。你这是成人了,能结亲生孩子了。刚才那一声喊,给爹差点儿没吓出魂儿来。”

  跟着牛二筢子身后的望春娘这个时候也进了这间牲口屋,来回瞅了瞅牛二筢子和望秋,然后盯着望秋问:“咋的了?哪儿不舒坦了?”

  “没咋。你这个儿子打今儿起也算是成人了。”牛二筢子向望春娘笑着说,“能给你这个儿子娶媳妇儿生孩子了。”

  望春娘听了牛二筢子的话,心里一下子明白了是咋的一回事儿了,脸上一下子花儿开了似的向牛二筢子说:“看吧,儿子这是在逼着咱们要给他娶媳妇儿了。”

  “娘,我可没有逼着爹娘给我娶媳妇儿,我也不娶媳妇儿。”望秋似乎知道了自己那个地方做梦往外蹿这湿乎黏黏的东西不是啥子病了,瞅着爹和娘说,“就这样不是很好吗?有爹,有娘,还有小米嫂子。”

  “傻孩子,爹和娘会老的,会走人的。你小米嫂子是你大哥望春的媳妇儿,你也得有自己的媳妇儿,然后你跟你媳妇儿守着你们的孩子,像爹跟娘守着你们一样一天一天地向前过日子。”望春娘向望秋一笑说,“打今儿起,娘就开始张罗着让人给你说媒找媳妇儿,等把你的房子盖起来,就给你把媳妇儿娶进门来。”

  “赶紧把裤衩子换了进盖被窝儿里去,别在外面给凉着。”牛二筢子瞅了一眼望秋,拦住了望春娘的话,催着要望秋上床睡着,然后一拽望春娘的胳膊,示意着望春娘躲开了,好让望秋换一下脏了的裤衩子。

  望秋见爹跟娘去了,就换下裤衩子上床躺进了被窝儿,那股子浑身说不出滋味儿的舒坦让他不由得又琢磨起刚才做的那个梦来,自己咋的会做这样的梦?咋的会在梦里跟小米嫂子那样鼓捣那个地方?真的要是跟小米嫂子鼓捣那地方,也会那样舒坦吗?如果真的是那样舒坦,刚才不是做梦该多好。

  他换下了干净的裤衩子,还是有些舍不得似的把他遗了精的裤衩子在手里来回翻看了一阵子,然后往旁边的板子堆上一放,就上床躺到了被窝儿里去了。躺进被窝儿之后,他不由得用手握着了自己的那东西。是不是每个男子长大了都会做这样的梦?是不是做了这样的梦也都会那样舒坦地从那个地方一股子一股子地往外蹿那样湿乎黏黏的东西?爹说自己是成人了,男子做了这样的梦,梦里从那个地方很舒坦地蹿了那些湿乎黏黏的东西就算成人了?成人了,家里就忙着张罗找媒人给说媒找媳妇儿了。是不是两个人一结亲就会整天夜里像刚才梦里一样鼓捣?要是那样,也难怪人一长大就想着结亲成家,因为那样鼓捣着很舒坦。这样看来,小米嫂子前些日子就给望春哥鼓捣了。他琢磨到这儿,心里一下子腾起了一股子很强烈也很不是滋味儿的感受。小米这样好的嫂子,咋的能让望春哥这样一个变得有些让人觉得流水男人鼓捣呢?这咋的都让人心里也觉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