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两妯娌之间的怨气(1/2)

加入书签

  小米见望春娘给杨槐花的话说得没了言语,向杨槐花笑了一下说:“让老二去吧,没那么多的讲究儿。”

  “哟,嫂子,这话我说了你可别生气,要是望春大哥在家,赶在这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碰上这样死人的事儿,你会让他去帮忙吗?”杨槐花马上转过脸来问小米,“要是把死人的阴魂给带到家里来了咋办?”

  小米眨了眨眼,仍旧笑着向杨槐花说:“要是他在家,他不去我也得让他去帮这个忙。邻居间处着,谁家没个红白事儿?虽说我是嫂子,可你的年龄比我大,这些事儿应该要比我知道得多,邻里间相处,哪儿能计较这些?老少爷们儿们都这样计较了,村子里谁家再有个啥事儿都没人伸手儿了,那还咋的能把事儿办过去?”

  “嫂子,是我望春哥不在家你才这么说。要是望春哥在家呆着,你就会是另一个说道儿。”杨槐花嘴巴一撇,说哭不是哭说笑不是笑地说,“这人呐,有时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事儿没赶在他的头上,赶在他的头上他就会是另一说。”

  望春娘的心里一下子给堵上了,她咋的也没有想到望夏的新媳妇儿会这样说话不在理儿。这样的儿媳妇儿,自己还真不能在一块儿淘得时间长了,时间一长,她能登高爬低地跟这个家翻泚。很快她的心里就有了另一个想法儿,等这两天望春他爹帮着把癞包爹送到地里去了,就连媒人带她爹娘都找过来把家给分了,分出去之后,他们爱咋的就咋的。

  “老二家的,你这样说话就不对了,啥子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也就是跟你说这个理儿,你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就当刮了一阵儿风。”小米瞅着杨槐花说,“这话要是你听着不顺耳,就全当我啥也没说,省得在你心里沉下啥子气儿来。”

  “嫂子,你这话说得,像是我要跟你置气儿似的,我也就是说这个理儿。”杨槐花瞅着小米,脸上装出笑模样说,“我这不让他过去,也是为着咱们这个家好,我可不愿意有啥子阴魂进了咱们这个家,祸害得咱们过不安稳日子。”

  “那可真得听你的了。”望春娘听杨槐花这个时候这么一说,“也难为你能为这个家想这么多。”说着,她瞅了一眼站在院门口没有动身的望夏,向望夏喊了一声说,“你媳妇儿不让你去,你就别去了,省得把癞包爹的阴魂招到咱们家来。”

  望夏听娘这么一说,回身进了院子。

  望春娘见望夏回了院子,瞪着两眼出了一口长气,心里哆嗦着说了一句——“还真出息了!”然后就扯了一下小米,转身进了灶房。

  小米见望夏回了院子,心里一阵子的纳闷儿,前些日子望夏不是这样没有主心骨儿的人呀,这才结亲几天呀,咋的就变了?

  望夏来到媳妇儿杨槐花面前,向杨槐花一笑。

  杨槐花回着望夏一笑,说:“今儿你哪儿也别去了,等吃过早起饭儿跟我回娘家去。”

  望夏向杨槐花笑着,很听话地点了点头。

  “爹前几天还说呢,想让咱们跟着他出去干。今儿咱们过爹到底是啥意思,要是爹真的想带着咱们出去干,咱们就跟着爹出去,再咋也比在家里挣得多些。”杨槐花瞅着望夏,很是得天独厚地说,“爹在外面有那么大的营生儿,咱们个着爹干上两年,家里啥都有了。死守着这几亩地的收成,这一大家子人摊开了,能到哪儿呀?咱不像有些人贪着这几亩地的收成,还指望着婆家咋的能拉扯娘家一把。”

  小米瞅着杨槐花和望夏两个人,听着杨槐花的话,心里翻起来一股子说不上来的滋味儿,一股子火气也一下子堵到了胸壳廊子里。自打杨槐花嫁到这个家里的那一天起,自己就觉得杨槐花显大,打心眼儿里看不上这个家,更看不上自己,原因也就是仗着她爹这两年在外面挣了点儿钱。自己能忍着她这样,也就是为着这个家。今儿她又这样在自己面前显摆似的向望夏说这些,这跟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叨自己一样。她想上去扇杨槐花两个大耳刮子,可她还是压住了心里的火气,这样两个新媳妇儿打起架来,这让公爹和婆娘两个人脸上以后在村子里都没个光彩了。何况公爹在这个村子上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了,要是栽了他的脸面,以后村上的哪个人都能拿着今儿的事儿说他个长短。她把心里的火气压了压,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