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有人吓得脱肛了(1/2)

加入书签

  “那哪儿成!”牛老拐一听胖厨子师傅这么说,马上很难理解地瞅着胖厨子师傅说,“就算是再咋,那些规矩不能不讲究呀!”

  胖厨子师傅一笑,似乎这一笑里有点儿讥讽牛老拐少见多怪了的意思。他瞅了一眼牛老拐,说:“现在的世局变了,很多事儿也都跟着变了。”

  牛老拐给胖厨子师傅这话说得又是一个迷糊,咋的了?咋的世局变了,规矩就不要了?老祖宗传了多少年的规矩了,到今儿就要变了?打盘古开天辟地到今儿,这中间不知道变了多少世局,也不知道更换了多少朝代,没听说有哪个世局把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给改了。到今儿倒好,人们刚吃上几天的饱饭,就把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给改了,给丢了。这样一改一丢,说不准是不是啥子好事儿呢!他本想从胖厨子师傅这儿知道一些自己不是很清楚的老规矩,没想到胖厨子师傅给他撂下了这样不咸不淡的几句话,这让他心里觉得不咋的十分地痛快。他悻悻地离开了大灶,满院子里自己晃悠着回想着那些自己曾经见过又记得不很清楚的一些规矩的细节。不管咋的,今儿牛二筢子要自己做这个支客了,就得做得像个模样,不管年轻人会咋的对待这件事儿,必定这中间还有一些上了点儿年纪的人家,自己一定不能让懂规矩的老少爷们儿们觉出自己支客得不周。

  院子里的亲邻们见牛老拐屁股着火似的在院子里闷着头来回一拐一拐地晃悠,心里倒是觉得纳闷儿,这牛老拐是咋的了?这中间是不是有啥子给他安持错了?

  牛老拐在院子里晃悠了好一阵子,这才似乎消停着在院子里站了下来。但是,皱起的眉头和绷紧着的脸色在告诉院子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他的心思还没有消停。

  牛二筢子在院子里来回抬头瞅着天色,心里琢磨着望秋和两个木匠师傅是不是已经在驴堆儿集上用带锯撕好了棺材板子,这样紧的时间,要是晚晌才把棺材板子撕好,得几个木匠师傅一整夜地忙活,估摸着才能把棺材钉到一块儿去。不管咋的,总不能用白茬子的棺材把望春娘朝地里抬吧,多少得给棺材抹上一遍黑油漆。这样一折腾,怕是油漆不干望春娘就要下地了。他往院子门口瞅了几眼,但是,他的两眼都瞅得酸了,还是没能瞅见望秋这个时候开着小四轮子回来,倒是瞅见了阴阳先生手里拎着他那个画着阴阳鱼儿图案的袋子回来了,后面跟着几个和阴阳先生一块儿出去的邻居。

  “先生,你那个罗盘挺灵的,哪儿有点儿啥子,指针就来回晃着动。没啥儿了,指针就嘎噔停下了。怕是你这个罗盘也有些讲究吧?”进得院子,跟在阴阳先生身旁的一个邻居很心馋阴阳先生的那个罗盘似的转头问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转头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话,径直奔到院子里往堂屋门口一坐,招呼着牛老拐安排散孝了。

  牛老拐听了阴阳先生的招呼,马上就向整个院子里喊着准备散孝了,要喊到的亲邻平辈分的到望春娘跟前行个礼,晚辈分的磕个头,紧接着他就喊到了望春姥姥家的来人。

  望春姥姥家的来人先后到望春娘的跟前施了不同的礼节之后,男男女女的头上脖子上顶上了一顶白孝帽或者围上了一条长长的白孝巾,顿时,他们聚集起来的人群变成了一片白。

  望春姥姥家的来人散孝之后,牛老拐就开始按照亲疏远近招呼牛二筢子这边的亲邻前去给望春娘施礼,时辰不算太长,牛二筢子这边的亲邻也是白茫茫的一片了。这时整个院子里也是白花花的了。

  小米和春梅两个人跪在望春娘的身旁,陪着前来给望春娘施礼的人们先是给望春娘磕头施礼,然后转过身子替望春娘向亲邻们磕头还谢这份儿礼。孝散结束了,她们两个才算消停了一些。

  牛二筢子见孝散完了,在院子里向亲邻们说:“今儿来给望春娘行孝的都是亲邻,在我牛二筢子心里没有远近。所以我就安排着孝帽子要缝得一样大,白孝巾要撕得一样长,你们也别这孝帽子和孝巾咋的会都一样,也不要因为这个心里有啥子嘀咕。其实啥也没有,就是我牛二筢子把前来行孝的每一个亲邻一样地看待了。请各位心里能够理解!”

  阴阳先生见孝散完了,掐着指头算了算,招呼着要牛二筢子赶紧着准备浆水给望春娘告庙送路,说是时辰马上就要到了。

  牛二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