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小米很像穆桂英(1/2)

加入书签

  “老歪,你是啥个意思,表个态。”牛大锤紧瞅着牛老歪,催着问。

  牛老歪很无可奈何地苦着脸,这个牛大锤,仰仗着他那个牛逼儿子牛笔在镇上当了个副镇长,就想把他落了地儿的威风重新捡起来。要不是他那个当了副镇长的牛逼儿子牛笔,谁还拿他当根葱啊!可是,鼻子大了压嘴,虽说他牛逼儿子牛笔的官位不大,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镇长,连七品芝麻官也算不上,排下来最多也只是个九品官儿子,可那也是个官儿。是官儿强死民,百姓的细胳膊哪儿能拧得过他们当官儿的粗大腿?他牛大锤是牛笔他爹,是官太爷了,自己咋的能得罪得了?今儿不管他咋的问这个事儿,自己都得依着啊!他这样寻思了老半天,才极不情愿地向牛大锤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就依着你的意思吧。”

  当然,牛大锤能看出牛老歪不满意的心思,但是,他牛老歪不满意归不满意,今儿这事儿就只能这样处理了,别的还有啥子更好一点儿的办法?牛二筢子他们家这个时候正办着丧事儿,还能让他牛二筢子家这个时候去给牛斜眼儿咋的了?想想牛斜眼儿也是,估摸着就是想趁着牛二筢子家忙着丧事儿,不会有人分心顾及他了,他才去欺负人家玉米那孩子。牛老歪这个儿子牛斜眼儿,也真够损的,平日里在村子里的名声就够烂的了,这个时候又这样损着心思欺负一个小孩子家。这事儿,让谁中间管这个闲事儿,都会觉得这牛斜眼儿不是个玩意儿。他瞅着牛老歪,咳了一声,说:“今儿这事儿回去之后好好说叨说叨斜眼儿,这事儿他做得,太有点儿说不上来了。就算是他心里再咋的对牛二筢子他们家有意见,也不能拿着人家孩子出这口心里的怨气呀。大老爷们儿,都是站着撒尿的人,哪能做出这样下三烂的事儿来!他这样做,不光是今儿吃了这个亏,在老少爷们儿们心里就更瞧不起他了。老爷们儿做事儿,秋天的水萝卜,嘎嘣脆。不是说咱们心里向着牛二筢子家的这个儿媳妇儿说话,你看人家,一个女人家,包括你,也包括我,包括村子上的所有老爷们儿,都赶不上她这样干脆。今儿这事儿她做得,我敢肯定,村上的很多老爷们儿没有一个能做得这样直接干脆的。这事儿,咱们不服不行。”

  牛大锤的话让牛老歪不由得在心里思磨了一阵儿,说来也真是,村子上的女人就不用说了,就老爷们儿来说,还真没有哪一个能像牛二筢子这个儿媳妇儿有这样刚烈的性子。今儿她要不是收拾的是自己的儿子,就她这样的性子,自己也一准觉得畅快。可她今儿收拾的是自己的儿子,自己这个时候虽然觉得她的性子干脆利落,但心里雑的也畅快不起来。

  牛大锤见牛老歪不说话了,回头向小米他们说:“都回吧,家里还有要紧的事儿呢。”

  听了牛大锤的话,小米手里拎着那根半截的断锹把,就在她转过身儿的同时,她发现牛二筢子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她不由得一愣,咋的?爹把家里的事儿都撂下了?

  “回吧,没吃亏就好。爹一直跟着呢,咋的也不能让你吃了亏。你一个人就把斜眼儿揍得够呛了,爹不能再上去帮手儿,两个人揍他一个,就算咱再有理儿,也会招人笑话。就是当时爹担心你失手把他揍出好歹来,见你只揍他的屁股蛋子,爹也就落心些,恨不得让你多揍他一会儿,也替爹出出心里的火气儿。这个王八羔子也太气人太欺人了,拿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耍威风。”牛二筢子向小米说,“望秋跟春梅在家守着呢,没敢让望秋过来,怕他火大气盛,过来忍不住手脚,再把斜眼儿揍出啥子长短来。”

  小米说不上心里是啥子滋味儿,就算是牛二筢子没有伸手帮着自己收拾牛斜眼儿,估摸着要是牛斜眼儿能翻开手儿了,牛二筢子也不可能在旁边不声不响地瞅着。她向牛二筢子点了点头,回了一声说:“爹,咱们回吧。”说完,就迈开了步子往回走。

  村上的老少爷们儿们见小米这下把牛斜眼儿收拾得惨了,不由得都在心里称快,有人还咬着牙说啥子咋的没把牛斜眼儿胳膊腿儿给打残废了,把他牛斜眼儿一下子打得一辈子动不了,以后就没办法在村子上耍赖装泼皮了。有句话叫啥子——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事儿越大,热闹就越有看头儿。今儿这事儿也是一样,村子上的老少爷们儿们平日里对牛斜眼儿心里恨,但又招惹不起他牛斜眼儿,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