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阴阳先生的仙药(1/2)

加入书签

  “老拐,都是因为这边儿事儿,才让他那样泚冷你,心里别憋屈了。你也别跟他牛老歪较啥子真儿,他那样的人,不屑搭识的货色。跟他较真儿,那是跟自己过不去。”牛二筢子似乎听出了牛老歪小声日咕些啥子,瞅着牛老拐劝着说,“往后就躲着他走,别搭理他就是了。”

  牛老拐给牛二筢子的话说得一个愣神儿,他抬头向牛二筢子笑了一下,说:“我跟他牛老歪计较个啥?不跟他计较。他不屑人搭识,也不屑跟他计较这事儿。刚才安持他们两个去驴堆儿集上买盖棺席压棺瓦的这个时候也该到地方了,别的还有啥事儿咱们趁着这个时候再琢磨琢磨,别到明儿打急慌。”

  “倒想不出还有啥子要操办的了,就是望春这孩子,一走也没个音讯儿,他是不能给他娘送葬了。望夏这孩子的信儿是拍电报了,明儿也一准赶不回来了。望春娘把这几个孩子打自小扒拉着伺候大了,这走的时候就落一个闺女一个儿一个儿媳妇儿在跟前守孝,那两个儿子是指望不上给她守孝了。”牛二筢子见牛老拐说不跟牛老歪计较了,接过牛老拐的话叹了一口气说,“这都说养儿为了防老,人没老就指望不上了,别想着到老了就能指望上了。”

  “这话可不能这样说,这不是望春娘走得急慌了,孩子都不知道嘛。孩子要是知道,能不急赶着回来?”牛老拐马上就不同意牛二筢子的说法儿,瞅着牛二筢子说,“不管谁再有能为,到老那一天,都得指望着儿女照顾。一辈儿一辈儿的,都是这样。咱们又不是国家人员,国家人员到老了有国家养着。咱们到老了,不指望儿女养着指望谁去?养儿防老,这话没错。不能说这望春和望夏一时间不在身边儿,就咋的了。再说了,望春不在家,还有他媳妇儿小米这孩子呢。就小米这孩子打早起到眼下,做的能比自己亲生的孩子差了?亲生的孩子又能咋的?最多也不过做到这个份儿上。”

  “是啊,小米这孩子做的倒让人说不出别的啥子来。”牛二筢子接着牛老拐的话说,“娶了这样一个好儿媳,也算是我们两口子前辈子积德了。”

  “依着我说呀,既然小米替望春戴孝守孝了,就把她看成望春吧。明儿出棺时该望春做的事儿都让小米这孩子替望春做了吧。子扛栓摔老盆儿,啥子守坟送灯,凡是该望春做的那些道道儿,都让小米这孩子替了望春,这样也能让望春娘在那边觉得有个脸面,也能让望春娘心里也会宽慰些了。”牛老拐瞅着牛二筢子,商量似的说。

  “我倒也是这么想,望春不回来,只有让小米这孩子替望春了,只是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这样的例子。”牛二筢子眨了眨两眼,一副很没有办法儿似的说。

  “有,肯定有!”牛老拐想也没想地肯定着说,“戏文里都有花木兰替她爹去打仗的事儿,这历朝历代多少年了,还能没有替男人行孝的说道儿?只是没有人把它写到戏文里去,或者有人写到戏文里了,我们没有听到过。”

  “这事儿待会儿还是问问阴阳先生,看他咋的一个说法儿。”牛二筢子似乎有些拿不准牛老拐的话似的,瞅着牛老拐说,“就算是小米能替着望春扛栓摔老盆儿,这事儿还得看着阴阳先生咋的一个安排法儿。”

  “还能有咋的一个安排法儿,不就是烧上几张纸,磕上几个头,嘴里祷告祷告念叨念叨嘛。”牛老拐很清楚这个程序似的,瞅着牛二筢子说,“别的还能咋的一个安排法儿?”

  “反正这些事儿咱们也不咋的懂得,到时候就听着阴阳先生的安持,他说咋的就咋的,东就东,西就西,依着他的说法就错不了了。”牛二筢子说着,不由得向灶房里瞅了瞅。

  牛老拐也跟着牛二筢子向灶房里瞅了几眼,压低了声音怕给谁听见了似的说:“阴阳先生这趟阴过得,跟喝多了酒睡大觉似的,还扯着呼噜儿。他这趟阴过得咋的都觉得跟别人过阴不一样。别的会过阴的人过阴,不声不响的,整个人都跟死人似的。也难怪刚才那会儿有孩子说阴阳先生是喝多了酒在睡大觉了,听这动静儿,真跟喝多了酒睡大觉没啥子两样儿。”

  牛二筢子又往灶房里瞅了一眼,这个时候阴阳先生的呼噜声忽地停了,像是嘴巴里缺水似的吧嗒了几下,然后又像是在伸懒腰。他向牛老拐一使眼色儿,说:“可能是阴阳先生过阴回来了,这动静儿像是人睡觉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