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望夏扇自己的嘴巴子(1/2)

加入书签

  小米代着望春送了婆婆出棺下葬之后的第三天,望夏从外地赶回来了,望夏的媳妇儿杨槐花倒没跟着望夏回来。不过,等望夏赶到家时候,望春娘三天圆坟的纸钱牛二筢子他们刚烧完回来。牛二筢子一瞅望夏,腾地就来了火气,冲着望夏就发起脾气来:“你还回来干啥?你娘给埋到地里了!说的是今儿等你回来再去给你娘圆坟,左等你不回来,右等你还是不回来,这把你娘的坟圆了,你回来了,你娘是瞎生养了你一场!”

  “爹,你就别怪望夏了。”小米在旁边劝着牛二筢子说,“这大老远的路,不是三里二里的,他望夏也得一步一步地往回赶啊。”

  “爹,我知道我对不住我娘。”望夏噗通一声给牛二筢子跪下了,两眼的泪水也一下子顺着几个眼角淌了下来。

  “给我跪有啥用?跟我说对不住有啥用?你去地里跪着你娘去,有啥子原因跟你娘说去!”牛二筢子瞅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望夏,仍是火气顶着喉咙管子用手向外指着对望夏嚷着说,“你娘打自小疼你和望春两个,算是她那些年白费心思了。望春没个音讯儿,你也不回来,这让你娘躺在地底下也合不上眼!你要是有胆量去见你娘,你要是觉得自己还有这张脸去见你娘,趁着现在还没吃午晌儿的饭,现在就去你娘的坟前跟你娘说话去!”

  望夏低着头跪在牛二筢子的面前,一声不响地听着牛二筢子的抱怨,面前的地面上滴滴答答地给从下巴上掉下的眼泪打湿了一片。

  “你去见你娘去呀,去呀!”牛二筢子显然是给对望夏的抱怨堵满了整个胸壳廊子,他见望夏跪在自己的面前低着头不说啥子,一手仍向院子外面指着对望夏嚷。

  “爹,别怪罪他了,他心里也不好受着呢。”小米在旁边又向牛二筢子劝着说,“爹,你看他,都难过成啥样了!你再怪罪抱怨他,会让他心里更不是滋味儿。”

  院子里的亲戚们也纷纷随着小米的话劝着牛二筢子,说都知道牛二筢子心里这个时候很堵腾,但也不能这样不分轻重地抱怨望夏,毕竟望夏不是在家,不是离家三里五里的路程,抬腿就能到家了。这大老远的几千里路,咋的也得几天走。再说了,望夏这出门在外,不管咋的,也算是在别人的手下扛活儿,不是自己单干。自己单干,能撂下活儿就会。给别人扛活儿,不能说走就走,咋的也得听着别人的安持。

  “养儿子,养儿子,养儿子有啥用?还不如你这个儿媳妇儿呢!”牛二筢子听着人们的劝说,嘴里却仍旧嚷着说,“儿媳妇儿都能在跟前守个孝行个孝的,儿子倒没个影儿。”

  “爹……”望夏抬头瞅着牛二筢子很愧疚地喊了一声,紧接着就抬起两只手,照着自己的脸上就噼里啪啦地扇起了很响的大耳刮子来。

  牛二筢子这下愣住了,他咋的也没有料到望夏会这样扇自己的大嘴巴子。

  院子里的亲戚们也愣怔住了,他们也和牛二筢子一样没有料到望夏会这样扇自己的大嘴巴子,更没有料到望夏会使了劲儿地把自己的嘴巴子扇得打了炸雷一样地响。

  小米一下子冲上去,两手抓住了望夏的两个手脖子,两眼紧瞅着望夏,怪罪着嚷:“望夏,你这是干啥呀!”

  牛二筢子盯着望夏,半天才愣过神儿来,揉了一下两眼,硬着嗓子说:“孩子,起来到你娘坟上磕个头去吧,再给你娘烧几张纸,也算是你娘没有白生养你一场。”

  小米拽起了望夏,回头招呼了一声望秋,说:“三儿,跟你望夏二哥去娘的坟上一趟吧。让你二哥给娘磕几个头烧几张纸,再陪着你二哥跟娘说几句话。”

  望秋依着小米的话收拾了些贡品和火纸啥的,然后就和望夏出了门。

  “爹,我说句话你别生气。今儿你不该刚才那样怪罪望夏,他没能及时赶回来给我娘行孝尽孝,心里就已经够难受的了。你再刚才那样劈头盖脸地怪罪他,他心里就更觉得不是滋味儿了。你看他刚才那样扇自己的耳刮子,每一巴掌都用着十成的力呀。”望夏和望秋出了院子之后,小米瞅着牛二筢子说,“再说了,今儿还有这些亲戚在院长里,当着这些亲戚们的面儿你那样抱怨他,也是把他往一个死角儿里逼呀。”

  “望春不回来行孝尽孝,有你顶着望春,也能说得过去。这望夏不回来行孝尽孝,他媳妇儿也不在跟前,跟没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