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望春娘托梦(1/2)

加入书签

  “那哪儿成,再过两天又该给你娘烧一七纸了,到时候还要招待亲戚们。”牛老拐的女人马上摇着头说,“这个时候一小二碗盆儿,到时候就是几个菜。没有这几个菜,就抓瞎着急显难堪。我跟你叔操心帮着忙你娘这事儿,这也是该着,你别放在心里感觉过不去。”

  小米接着牛老拐的女人的话说:“婶子,这点儿东西也撑不起来整个席面。再说了,这又不是啥子喜事儿,席面要弄得七个碟子八个碗的讲究个排场。这事儿,能有个大差不差的就成,亲戚们过来烧纸也不在意这个。话又说回来了,出丧前的那个席面已经够排场的了。”

  牛老拐的女人还是向小米摇了摇头。

  “婶子,这点儿菜也不算个啥,也算是我们这一家人对你和我叔这些天帮着忙活的一点儿心意。”小米瞅着牛老拐的女人说,“再说了,等两天给我娘烧一七纸的时候,多少还要添些菜上来,今儿这点儿菜就不算啥子了。也不能说不算啥儿,就算我们这家人的一点儿心意。”

  牛老拐的女人停下了洗碗刷锅,紧瞅着小米说:“孩子呀,你们这家人的心意我跟你叔都领了,但这一小二碗盆儿的菜我还是不能往回拿。”

  小米见牛老拐的女人不愿意接受这些菜,叹了一口气。但她并没有把这一二碗盆儿的菜分拣回那几个菜盆里。她想,不管咋的吧,他们这两口子这几天为着娘的这件事儿没少张罗着前前后后地忙。婶子不愿意接受这一二碗盆儿的菜,那是婶子的心思,自己不能因为婶子这样的心思就顺坡儿下驴。自己要是这样,婶子会在心里说自己太不实在,以后咋的还跟村子里的娘们儿们处事儿?这个时候婶子她不愿意接受这些菜,自己就晚点儿给送到他们家的门上去,也显得自己诚心了。

  牛老拐的女人咯咯啷啷地把一锅的饭碗和盘子啥的一遍洗出来之后,接着又洗那些筷子汤勺和一些大灶上用的盆盆罐罐的东西。单是这些东西,两遍洗下来,也得个大半晚晌儿,另外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要收拾。这些事儿要是单让小米一个人去张罗,怕是要张罗到晚黑儿了。虽说小米平日里干活儿很利索,但这样琐碎的活儿东一头西一头的消磨人,再利索的手脚儿来回摸个遍,也要耗费那么些的时辰。

  “小米。”牛老拐的女人抬头瞅了一眼小米,说,“我也不称呼你‘他嫂子’,就喊你原来在娘家时的名字,这样打心眼儿里觉得亲近。”

  “是!”小米回头向牛老拐的女人一笑,说,“以后婶子就这么喊我吧。不管你喊我啥,你是长辈,都能喊。”

  “往后啊,有啥子不如是的地方,你就只管开口说一声儿,别逞着自己的倔性子不说话,啥事儿都自己硬扛着。你娘没了,你还有这个婶子。”牛老拐的女人瞅着手里忙着的活儿向小米说,“咱们都是邻居邻舍地住着的人家儿,啥事儿都别太客套了。这一客套,让人打心眼儿里觉得生分。”

  小米向牛老拐的女人点着头,把收拾起来的剩菜开始往堂屋里端。这几天多亏着天还不算太暖和,这些剩菜将就着还能放上两天。要是天气暖和了,有个一天半天的,这些剩菜就没办法进嘴了。

  牛老拐的女人把那些家伙什儿洗了第二遍,然后把它们放到那个案子上,两手抓起围在腰里的围裙擦了擦,喘了一口气儿说:“这些东西总算完事儿了。”

  “婶子,你先坐下来歇会儿。”小米见牛老拐的女人把那些家伙什儿收拾得干净了,冲着牛老拐的女人笑了一下,劝着牛老拐的女人说。

  “歇啥儿?这些活儿就是张罗人,又不咋的费力气。”牛老拐的女人接着小米的话说,“趁着这会儿咱们抓点儿紧收拾,收拾利索了就没啥事儿了。”说着,她又伸出手来帮着收拾那些稍微大件儿一些的东西。

  婶子,我想问你一件事儿。”小米回头瞅了一眼牛老拐的女人。

  “啥事儿?你只管说。”牛老拐的女人抬头瞅着小米。

  “也没啥大事儿。”小米眨着两眼有些犯迷糊似的说。

  “到底是啥事儿呀?咋的跟婶子还吞吞吐吐的不好意思说了。”牛老拐的女人见小米有些犯迷糊,追着小米问,“是不是觉得身上有啥子了?都这样儿,头几个月都觉得身上不舒坦,有的人还会觉得头晕啥的。你想,一个闺女家忽地怀上了孩子,身上能觉得舒坦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