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素孝纸的讲究(1/2)

加入书签

  在沿淮省这个地方,不知道从哪个年月儿开始起,人们每年秋上都会晒很多的干菜,用来应付冬春两季地里没有啥子青菜急慌。一般在秋上芝麻花儿封顶之后,人们就会到地里打下来很多的芝麻叶,然后把打回来的芝麻叶经开上煮上一个开锅,再捞出来控水。水控得差不多了,人们这才把煮过的芝麻叶摊开进行晾晒。讲究一些的人家会把这些芝麻叶晾晒到席子上、床簿篱上,或者被单子等一些啥子东西上,总之是不愿意让这些芝麻叶粘土。但是,这个时候的芝麻叶人们不是一筐两筐地往回打,而是成架子车成架子车地往回拉。即便是讲究一些的人家,也没有太多的东西晾晒这些芝麻叶,只好像那些不太讲究的人家一样,在院子的里外扫出一片空地,把水煮过的芝麻叶晾晒到地上去。待这些芝麻叶晾晒到大半干的时候,有的人家会拿小绳子把这些芝麻叶一把儿一把儿地拴起来,像鞭炮似的挂得整个屋檐下都是。很多人家倒不是省懒劲儿,到这些芝麻叶晾晒的干透了,就一码道儿地放得满满一囤。这样的存放以后吃的时候拿着方便,伸手就能抓上两把。当然,这个地方的干菜不仅仅是芝麻叶,萝卜缨子、菈荙缨子、苤蓝缨子,还有蔓菁缨子,包括红芋秧子上的叶梗子,经开水一煮,都能晒成干菜。在这些干菜中间,人们最得意的还是芝麻叶,因为它要比其它干菜吃起来显得香。当然,其它干菜也香,不管是哪种干菜,那种纯朴的香味儿即使是皇帝老儿御膳房里的厨子,也无能用啥子花椒、胡椒等调料调制出来。

  由于人们年年都晒干菜,对于干菜的吃法已经不仅仅只限于干菜下面条了。拿干菜做馅儿包角子、包包子。不过,这些吃法只是换皮儿不换瓤,嚼在嘴里的味道基本上没啥子两样儿。有吃了一辈子干菜的老人有时候会瞅着干菜做馅儿蒸出来的包子或者角子发牢骚——“干菜这东西,不是饿得没啥子能填饱肚子,谁得意吃它呀!包包子,包角子,涩拉拉地没一点儿油水儿,咽着都拉嗓子。”倒是有人家里来客,实在没啥子菜招待客人了,就干脆用芝麻叶炒了一盘子鸡蛋。可这一炒不要紧,干菜见了油水,那个香劲儿很快就让吃到嘴里的家伙满村里像做了皇帝老儿的驸马爷似的嚷嚷。打那以后,以后很多人家来了客人,都会做上这么一道菜。后来,人们似乎明白了,干菜这东西只要粘了油水,那种本身特有的香味儿给油水一搅合,根本不需要啥子调料,就能让人吃得做了神仙一样的滋润。根据这样的明白,在招待客人时,有人还做出了干菜炒肥肉、干菜溜肥肠儿这样一些让人只愿吃干菜不愿吃肉的新鲜菜来。

  小米把洗好的芝麻叶挤干了水,在案板上横竖切了几刀,正准备下锅时,院门口有人招呼着问是不是家里有人。小米听出来是邻居牛老拐的女人,忙应答着出了灶房迎着牛老拐的女人走了过去。

  “今儿咋的午晌饭儿做得这么早?我瞅着你们家烟筒里冒烟了,觉得稀奇,就过来问问。”牛老拐的女人瞅着小米,笑了笑问。

  “也不早了,晚晌儿我想把春红芋栽上些,赶早做了午晌饭。”小米回了牛老拐女人的话,招呼着要牛老拐的女人进屋坐上一会儿。

  “我就不坐了,待会儿我还得去驴堆儿集上买几刀素孝纸到愣头青他们家看看,咋的也得给愣头青行个素孝。要是你没空儿去驴堆儿集上买两刀素孝纸,待会儿我从驴堆儿集上一块儿给你们家捎回来几刀?”牛老拐的女人瞅着小米,一副要转身离开的样子向小米说。

  “就不用了,我娘死的时候收的素孝纸还多着呢。要不你也别去驴堆儿集上了,从我们家拿上几刀就行了。”小米瞅着牛老拐的女人,很热心地说,“那些火纸放在那儿能干啥用啊?这个家里的墙也不用糊,就算是墙要糊,火纸糊墙也不是个说道儿。糊墙用不着它,又不能拿它当饭吃,放着它干啥呀!不如趁着这个时候把它分开了让几家人拿着去烧素孝纸,这样也能给几家人省下来点儿花销。”

  “那可不成!那些火纸都是亲邻们送给你婆娘的钱,不能动着它去给别的死人烧素孝纸。就是你们家要给愣头青去烧素孝纸,也得重新到集上去买。”牛老拐的女人一听小米这么说,马上就瞪大了两眼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