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小米张罗着给豆子相亲三(1/2)

加入书签

  “小米,你这是咋的了?咋的头上都是汗?”豆子忽地觉得小米是不是身上有那个地方不舒坦了,紧瞅着小米急急地问。

  “没咋!可能是路上走得急了,热的吧。”小米装出没事儿一样向豆子一笑。

  “身上要是有啥不舒坦的地方,你得说啊,咱这个家还靠你扛大半拉的柱子呢。”小米虽然说没事儿,但豆子还是觉得小米没有说实话。

  豆子的话让小米心里也是一愣,是啊,自己这个时候要是因为身上不舒坦干不了活儿了,这个庄稼季儿就给耽误了。她不紧不慢地看了一眼豆子,说:“可能是刚才摔岔气儿了,两边的肋岔子一出气儿就有点儿疼。不过不要紧,待会儿吃个萝卜顺顺气儿就好了。”

  “小米,别拿自己的身子不当一回事儿,现在这个家,离不开你呀。”豆子听小米这么一说,很着急,也很心疼,“我这就去半里湾给你请张老先生过来看看。”说完,他抬腿就往外走。

  “哥,你回来,我的身子没那么娇贵,就是岔气儿,吃两个萝卜顺了气儿就没啥儿了。”小米喊住了豆子,“咱地里萝卜不是有点是嘛,哪还用请先生花钱?”

  “我就去地里拔几个萝卜回来。”豆子见小米不让自己去给她请先生,转身就又要往菜地里去。

  “哥。”小米又喊了一声豆子。

  豆子站住了脚步,这时他似乎想起来了刚才拔回来的那几个萝卜。

  这个时候,玉米从灶房里端出了一大碗还有些浑浊的白糖水。

  “姐,我尝了,这水真甜。”玉米把那碗白糖水放到了小米面前的土台子上,“姐,你先喝吧。”

  小米抬手摸了一下玉米的头,说:“甜,就玉米喝吧,姐以前喝过。”说着,她往碗里瞅了瞅,“再澄一会儿喝吧,现在还有些浑。”

  “姐,等会儿还是你喝吧。”玉米看着小米,说,“灶房里还有一碗呢。”

  豆子找到了那几个萝卜,用水洗了又洗,然后送到了小米跟前。

  小米从豆子手里接过一个萝卜,咔哧一口,咯吱咯吱嚼了起来。

  谷子和好了药,小心地把小米的裤腿挽了起来,撅起嘴巴先是朝小米的髁膝盖上吹了几口气,然后用手小心地给小米糊药。

  小米的髁膝盖上一阵的凉,顿时就觉得髁膝盖上的伤一下子就轻快多了。

  小米也从来没有过这样安稳地坐下来给亲人伺候着糊药,这一刻,她竟然觉得自己是在给谷子她们几个疼着护着,心里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舒坦。她一边嚼着嘴里的萝卜,一边瞅着谷子给自己往两个髁膝盖上糊药。

  “姐,还疼吗?”谷子轻轻地往小米的髁膝盖上糊着药,不时地抬头看着小米,问。

  “不疼了。”小米嚼着萝卜,回着谷子的话,然后伸着脖子打了两个饱嗝,“这回没事儿了,岔的气儿也顺了。”

  就在谷子为小米糊药的这个当儿,一个推着两个轮子的洋驴身上穿得很光景的人试探着进了小米她们家的院子。

  “大舅?”小米瞅了一阵,她咋的也不敢相信是大舅来了。

  小米的大舅是一个很光荣的人民教师,先是在生产队靠工分补贴他的教师工资,后来,大舅就转成吃皇粮的国家教师了。因为大舅很会教书,成了吃皇粮的国家教师没多久,就给调到大地方去了。大舅这一走就是很多年,记得大舅调走的那阵子,自己才影影绰绰地记事儿。现在自己都长成大人了,大舅这才回来这么一趟。

  “大舅!”小米不由得两眼一热,张嘴就喊了一声。

  小米的这一声“大舅”,喊得谷子和玉米只发愣,在谷子和玉米的心里,就根本没有大舅这个人,她们两个打自小也没有见过大舅。

  小米的大舅给小米也喊了一个愣怔,他瞅着小米看了好一阵子,这才确定了眼前这个喊他“大舅”的闺女就是当年的小米。

  “小米?”小米的大舅好像还不敢确定喊他“大舅”的闺女就是小米,他瞅着小米,试探着喊了一声,然后把车子就地一扎。

  “大舅!”小米站起身子,甩了手里的萝卜,一下子就扑到了大舅的面前。

  人们常说,舅父舅父,舅就是父啊。

  小米的大舅抓住小米的两个肩膀来回仔细地看了看,不知咋的,他的两只眼里居然滚出了两趟子的眼泪来。

  “大舅,这些年你都到哪儿了呀?”小米像见了亲爹一样一下子就很委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