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人的性子是生就的(1/2)

加入书签

  小米哧棱哧棱地刨出了几垄子的窝窑儿,起初她还觉得,可能是这些日子没有干啥活儿的原因,身上的皮肉有点儿紧巴,这个时候她似乎觉得整个身子都松快了。看样子,这人还真不能老是在家闲呆着,要不,整个身上都会跟铁东西一样,给闲呆出锈来,时间一长,整个人就闲呆得不中用了。

  癞包娘呼哧呼哧地压了两桶水,就拎起水桶挨个儿的窝窑儿里浇上一碗水。癞包紧跟着就把红芋秧苗子一窝窑儿一棵插了下去。

  “你这身手儿,没的啥子话说,就是整个村子里的老爷们儿,怕是也没有几个能赶上你利索。”癞包娘往窝窑儿里浇着水,头也不抬地跟小米说,“今儿我算是真的见识到了你的利落,要是我能有你这样利落的手脚儿,家里的那些活儿也就不愁了。”

  “我这手脚也不算个啥儿,打自小给逼出来的。”小米笑了一下,手里的铁锨仍在哧棱哧棱地刨着窝窑儿。

  “这个可不是能逼出来的,生就的性子。”癞包娘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小米,说,“不是这个性子,咋的个逼法儿都没用。”

  小米又是笑了笑,手里的铁锨依旧没有停下来,说:“我觉得就是逼出来的。小时候吧,看着人家地里的庄稼该收的收了,该种的也种了,自己家里那点儿活儿还在那儿杵着,心里就着急得不行了,就咬着牙往前赶人家。就这么一年姐着一年地往前赶,自己的手脚就赶出来了,慢慢地别人家也把自己落不下来了。”

  “这还是你性子的事儿,癞包爹活着的时候,你别说会让着急了,就算是身后失火要烧屁股了,他也不会向前紧走几步,生就的就是那样的磨蹭性子。你要是让他跟性子急的人搁在一块儿比着干点儿啥事儿,能把他拖得掉肉烂骨头的。”癞包娘接着小米的话说,“你要不是个急性子人,就算是瞅着人家把啥子都收拾得齐整了,你心里也着急不起来。”

  小米一笑,抬头瞅了一眼癞包娘,这个倒也是,就豆子哥来说,虽说性子不算磨蹭,但也不急躁,属于中性子的人。有时候自己能着急得满心里要着火了,他还显得不紧不慢。有人说豆子哥的性子跟自己差不了多少,也已经够急的了,可自己觉不出他的急性子来,跟自己比起来差得远了,自己总觉得豆子哥是那种不骑马不骑牛骑着毛驴中间走的人物。

  “这人啊,是急性子还是慢脾气,都是生就儿的。生下来就是这样,咋的也变不了。”癞包娘一手拎着一桶压满了的水,疾快地沿着红芋垄沟子往地里走。她来回瞅了瞅走过去的距离,然后把两桶水放到两个红芋垄子上去,喘了一口气儿说,“生就不是急性子的人,你就是拿鞭子在后面抽着他,他也快不了。生就儿的急性子,你拦也拦不住,有个啥事儿他要是一口气做不完,他心里就会着急。”

  癞包娘的这话没错,有个啥事儿自己要是不能一气做完了,心里就老觉得别别扭扭的没有个踏实劲儿。小米听了癞包娘的话,心里琢磨着也是这个理儿。这人呀,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有些人,就像癞包娘说的那样,屁股后面着火了,都不会向前紧赶着走上几步。还有些人,只要一听说有啥事儿了,马上就跟点了捻子的炮仗一样,恨不得马上就想着腾棱一下把事儿做得干净利索了。

  救灾小米琢磨着癞包娘的话的当儿,牛老拐的女人大老远地就招呼着喊了两句小米,整个人也着急忙慌地往小米这边赶。

  “这女人这个时候来干啥?”癞包娘听到了牛老拐的女人的招呼,也抬头看了一眼牛老拐的女人,嘴里很不是气儿地嘟囔了一句问。

  “要午晌的时候她去了驴堆儿集,要买些火纸回来给愣头青和牛老歪他们爷儿俩烧纸行素孝,顺便也给我们家捎点儿火纸回来。这不,我估摸着是这事儿找到这儿来了。”小米停下了手里的铁锨,向癞包娘说了一句,就迎着牛老拐的女人应承了一声。

  牛老拐的女人连走带跑地来到了小米他们家的这块地头儿上,两胳膊上抱着的两捆子火纸往地头儿上一放,整个胸背像蚂虾离了水似的一蹶弓一蹶弓地一起一伏,嘴巴大张着呼哧呼哧地喘了一阵儿粗气,这才很有些对不住似的向小米说:“本来能在晌午饭前儿赶回来呢,谁知道在驴堆儿集上碰上了我娘家的二婶子,说是我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