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想要拥抱(2/2)

加入书签

手脖子上的手镯子看了看,是不是今儿自己给这个手镯子惹出事儿来了?不会就因为这个吧,这是望秋心疼自己的一片心意,咋的能会惹出自己这样的心思呢?

  旁边的玉米一直在静静地瞅着小米,当她看到小米渐渐地退去了那种通红的脸色,才稍微放心了些,看样子大姐不是真正的有病发烧了,要是真正的有病发烧了,不会这么不吃药就会马上就好了。她的心里就这样也一直很纳闷小米今儿是咋的了。平日里大姐没有这样过呀,今儿是不是有了啥事儿?或者是给啥子鬼怪撞了身子了?才让大姐刚才整个脸像红颜色染了一样的通红,才让大姐整个脑门子像火烧了一样地烫?倒是不像给啥子鬼怪撞了身子,要是给鬼怪撞了身子,整个人会没头没尾地说一些让人听不出头绪的话。看样子大姐是碰到啥事儿生气了,这人要是一生气,就会满脸通红,就会整个身子像发了烧一样。大姐要不是生气了,就不会刚才那个样子。是啥事儿让大姐能生气成刚才那个样子呢?整个院子里也没有别人呀,难道是望秋惹大姐生气了?也不不可能呀,平日里望秋老是笑着跟大姐说话,咋的会惹大姐生气呢?忽地,她瞅见小米抬手看手脖子上的手镯子,心里咯噔一下,啥时候大姐有了这个手镯子呀?是不是大姐因为这个手镯子高兴成了刚才那个样子?

  小米仰躺在床上,她想让自己的心思能彻底地静下来,但是,嫁到这个家里以来这些日子发生的很多事儿让她无能安静了,尽管这个时候身子骨里的那种着火似的念想儿退得净了,但这些日子里的种种事儿像上次在草庙城里看到的电影儿一样在她的心里晃,虽说望秋只是自己的小叔子,但是,自打自己进了这个家之后,他要比自己的男人望春心疼自己。自己也觉得出来,自己的男人那些日子只有夜晚在想要自己的身子的时候,才会显出对自己一点儿热心来,等他在自己的身上完了事儿,又会像白天里一样不把自己放到心上去。望秋不一样,从他的说话办事儿上,自己也能看得出来,他把自己放在心上了,在打心眼儿里心疼自己,只是自己是他的嫂子,他不能像望春跟自己身子上亲近。说句心里话,这些日子自己也打心眼儿里也觉得有些舍不开望秋了,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是跟望秋过成了一家人,原本命里这辈子还应该嫁给望秋,就像自己姊妹几个的命一样,给命运给折腾了,阴差阳错地就嫁给了望春?她这样胡乱地想着这些事儿,不管咋的吧,这都是命,自己都得认了。老话都说了,不管哪个人再盛分,都不能跟命争。哪怕这个人盛分得连鬼都兼职他觉得害怕,他一样争不过命。既然自己嫁了望春,不管望春咋的,自己都要好好地做他的女人,本分地为他守着家,为他生孩子养孩子。就算是现在自己心里明白,自己不在他望春的心里,也一样得为他望春守住了妇道,守着家,守着以后生下来的孩子。望秋心里疼自己,自己心里也明白,只是自己得为望春守节,不能背后对不住他望春。再说了,自己是望秋的嫂子,眼下婆母娘也不在了,老话都说了——嫂娘,嫂娘,嫂子就是娘。自己是嫂子,以后就得像娘一样去疼他望秋,哪有娘寻思着要跟儿子咋的一回事儿了?刚才的那种身上火烧火燎的心思不能再有了,要不的话,就会遭雷劈的。

  院子里传来了望秋收拾东西的声音,噼哩乓啷的一阵子之后,就听见院门给关上了的声响,紧接着就是望秋开他那间房子门的声音。小米听着这些声响,心里似乎一下子踏实了不少,但是,很快她又觉得像是少了些啥子似的空落了。以往的这个时候,望秋总是陪着自己没完没了地说话,说着一些他在外面见到的新鲜事儿,自己总是要催他好多次,他才很不愿意似的回他的那间房子里去。今儿,是不是因为刚才自己的那些话说得重了,让他望秋觉得脸面上扛不住了,伤心了?自己也没说别的啥子呀。不由得她又琢磨起刚才望秋给他戴手镯子的那阵儿,仔细地想着自己都跟望秋说了些啥。她前前后后寻思了老半晌儿,也没寻思出自己有哪句话说得重了。是不是望秋他自己想得多了,觉出了啥子,自己就难为情了,不好意思再跟自己唠扯些啥子?可能是这样吧,要不,这个时候有他望秋陪着漫天漫地地说些稀奇事儿该多好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