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小米脱光了衣裳(1/2)

加入书签

  窗外不知道是啥东西撞了一下窗子上的玻璃,像是谁在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一样的响动。是望秋吗?小米的心里一个咯噔,两眼紧瞅着窗子,心里巴望着窗子上的玻璃会有第二声这样的响动。但是,也不知道她等了多长的时间,窗子上的玻璃再也没有啥子响动了。她很觉得失望地把两眼从窗子上挪开了,心里空落落地像自己只是一个空架子一样。自己这辈子是不是就要这样过下去了?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女人嫁汉了,就有人心疼了,就有人整天价把你放在心里了。自己是嫁汉了,衣裳也有的穿了,饭也有的吃了,可这又是咋样的一个穿衣吃饭的法儿呀!望春就像压蛋儿的公鸡一样,把自己压了,然后就屁股一拍走得没个影儿,把自己撇在家里为他守着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日子还不如没嫁过来的时候,守着自己的姊妹几个穿不好吃不好心里舒坦。没嫁过来的时候,自己还不知道男女间的滋味儿,心里也没那种念想儿,每天就只想着能把自己的那几个姊妹带得有模有样儿的。虽说自己姊妹几个的日子很清苦,但是,每天守着自己的姊妹几个,互相间都心疼着,再苦再累,自己心里都觉得有着有落地踏实。嫁过来之后,望春让自己不再是个闺女家,也让自己知道了男女间的滋味儿。可这些日子,自己就这样守着这样的夜晚,也不知道这样的夜晚要守到啥时候。会不会望春就整夜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要是他真的这样一走不再回来,自己就得为他守着这个屋子一辈子呀!

  小米坐在床沿儿上这样模模糊糊地想着这些心思,不觉得窗子外面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几声鸡叫。这是啥时辰了?刚鸡叫头遍了?这个夜晚咋的觉得比平日里长了不少呢?她抬头向窗子上瞅了瞅,似乎想从窗子上瞅出这个时候的时辰来。然而,窗子依旧静静地关着,给屋里的电灯泡儿照着,透不进来外面的天色的一点儿消息。她不由得又很失望地长叹了一口气,整个心思也一下子茫茫荡荡的再也没了啥子纠角儿了。就在这个时候,她忽地觉得肚子里是一阵子耍把戏似的拳打脚踢。是孩子在里面又伸展筋骨儿了!一股子惊喜很快就遮掩了她心里的茫茫荡荡,不由得她垂下手来,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地摸了一阵儿,心里轻轻地跟肚子里的孩子说了一阵儿安慰的话。渐渐地,她觉得肚子里的孩子安静了。可能真的像那些老娘们儿说的那样,怀了孕的女人,每天最好能早点儿睡觉,别熬啥子夜。要是每天都熬夜歇不过来身上的乏劲儿,孩子在肚子里就会不安分。她们还说,怀了孩子的女人,不管有啥样的心思,肚里的孩子都知道。你要是高兴,肚子里的孩子也高兴,以后孩子生出来也会整天价满脸笑模样儿。你要是着急上火,肚子里的孩子也着急上火,以后孩子生下来也会是着急上火的脾气。你在高兴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会很安静。你要是生气上火了,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很烦躁,就会不停地在你肚子里拳打脚踢。是不是自己今儿到这个时候还没能熟睡,孩子就不安分了?是不是自己今儿的心思让肚子里的孩子着急上火了?是不是自己这个时候是不该琢磨刚才琢磨的那些心事儿?她这样问自己,心里也宽慰着自己以后再也不能想得太多了,每天只管乐乐哈哈地把日子打发过去就成了。

  小米重新躺到了床上去,盖被轻轻地盖着了身子。有人说,怀了孩子的女人最好每天光着身子睡觉,省得穿着衣裳会拧巴着身子让肚子里的孩子受委屈。这话也有一定的理儿,穿着衣裳睡觉,有时候大人都拧巴得整个身子都不舒坦,何况肚子里的孩子。大人就不舒坦,孩子能舒坦得了?琢磨到这儿,她不由得又支撑着两手从盖被窝儿里坐起来,把穿在身上的衣裳脱了个净光。平日里她倒没咋的在意自己的身子有啥子变化,这会儿她低下头来瞅了瞅自己的身子,才发现自己胸前的两个都长得快赶上过年吃的有两个拳头大的正馍了,要是这两个还接着长,长到孩子生下来的时候,说不准能赶上吹足气儿的猪水泡了。要是真的长那么大,到时候胸前两个大鼓包,低头都看不见自己的脚面子了,会多难看呀。嫁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胸还平板板儿的跟木匠师傅用刨子推了似的,两个还只是麻雀蛋的大小,几个平辈分的毛头小子跟自己难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