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牛老拐的女人有啥事儿?(1/2)

加入书签

  日头在卧牛岗子的上空绕了好几个圈儿,就把节气绕到了芒种。赶到这个节气上,就开始有人家哧棱哧棱把镰刀磨得快了,脖子上搭上一条擦汗的手巾,头上顶着隔年的草帽子,把磨快了的镰刀往身后的裤腰带上一别,手里拎着一个大水罐子就下了地。

  老农谚说,麦熟三晌儿,不管下地早晚的麦子,这几天都得熟了。要是再刮上两天的西南风,即便是还在泛青的麦子,也会黄了杆子炸开了麦芒,像早熟了的麦子一样等着收割了。庄户人家都知道,这样的麦子不是熟了,而是给西南风吹死了,收成上自然也就赶不上那些早熟的麦子。大自然的规律就是这样奇妙和无情,啥子季节长啥子庄稼。季节到了,不管这一季儿庄稼是不是成熟了,都得依着自然的规律不熟也得熟了。土地到户的这几年,人们都勤快了,都赶着节气往地里安排庄稼,即便是有些人家人紧手缺,也会不分昼夜地紧赶着时令。不像生产队的时候,一个村子里的人堆在一起干活儿,虽然也是早出晚归的,甚至春天的庄稼能种到夏天,秋天的庄稼能收到冬季。好多人会出工不出力,尽管生产队长吼破了喉咙地催,地里的庄稼还是给节气这样甩到后面去了,该收的不能及时收不上来,该种的又不能及时种不下去,因此,地里一年一年的总是长不出啥子产量来。土地到户之后,不管是那个节气里的庄稼,几天的时间,转眼间儿该收的收没了,该种的也都种下去了。很多人都觉得纳闷儿,同样是这些地,同样是这些人,咋的土地到户了,地里的庄稼就会给安排的这样利索了,人还不像生产队的时候没个黑没个夜的,常年都在这些地里缠,还长不出啥子好收成?这土地一到户,地里的庄稼安持得利索了,平时也没啥事儿了,人也没有生产队时那样累了,收成也一亩地抵上生产队时的几亩地了。似乎没有人记起来生产队时有些人常抱怨的那句话——“累的能累死,闲的能闲死,看着都在忙,忙跟忙不一样,磨洋工的照样拿满工分儿。”这土地一到户,干的都是自家的,没有谁再偷奸耍滑磨洋工了,人都变得勤谨了,这点儿土地也就显得不够咋的一摆弄了,原来的许多闲置着的荒地也给边边棱棱地收拾起来了,就连河坡沟坎儿,也给整理得有模有样儿的,并且还都长出了很好的庄稼来。

  对于牛二筢子他们家来说,麦收这样的庄稼季儿已经算不上啥事儿了,小四轮子前面装上一台剃头推子似的收割机,腾棱腾棱几圈子一转悠,一块地里的麦子就全给割倒了,然后叉挑手抱的往四轮子后面的车斗子里一装,噗噗突突地拉到场面儿上去,摊开了晒上一个午晌儿,小四轮子后面拽上一个大石磙,围着整个场面子来来回回地压上一大阵子,翻过来再压上个把时辰就能起场了,金黄金黄的麦子就很厚一层露了出来。牛二筢子这样赶紧着先把自己家的麦子割倒打出来,不光是还有黄庄子闺女家的麦子等着他去帮忙收割,更主要的是这个庄稼季儿上他们家的小四轮子还能帮他们挣上不少的钱,为别人家割倒一亩地的麦子就是五块钱,一辆小四轮子白天黑夜不停地割,大约摸能割倒三、四十亩地的麦子,去了烧的柴油机油,一天能落上小千把块钱,这要比给人家拉砖拉货要合算得多。再说了,这几年天气也怪,逢到麦季儿上就会下雨,并且下起来没鼻子没眼儿的没个完。人们吃了一年的生芽子的麦面之后,再也不敢怠慢麦收了,争相抢着用机器收割。牛二筢子家的那辆手扶拖拉机单是在麦季儿上,前些年就为他牛二筢子家挣回了不少的钱。牛二筢子当然知道这里面的甜头儿,买这辆小四轮子的时候,望春娘说手里钱紧,要他把那辆手扶拖拉机给卖了,他嘴上答应着卖,心里却在合计着手扶拖拉机的用处,麦上一季儿,秋上再有一季儿,单是这两个庄稼季儿上,那辆手扶拖拉机也能挣回个三千五千的,何况家里的人手也多了,不像前些年只有自己能开着手扶拖拉机来回地转悠了,眼下望夏和望秋他们哥儿俩都能开着手扶拖拉机挣钱了,只是他没有想到望夏结了亲就跟自己分家另起炉灶了。不过,这个倒没啥,自己和望秋爷儿俩一个开手扶拖拉机,一个开小四轮子,一年两个庄稼季儿照样能对付得了,就是多受些累罢了。受累又有啥儿,生就的是受累的命,不受累能有钱花?

  虽说牛二筢子安持着小米这个麦季儿上不要她插手,可小米在家里坐不住,这是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