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如此辟邪(1/2)

加入书签

  牛老拐的女人又念叨了一阵儿,回头瞅着小米一笑说:“没事儿了,心里别再害怕了,估摸着你现在就觉得心里好点儿了。让都是这样,虽说死了,心里还是记挂着家里的人。这不,望春他爷爷奶奶就是这样,心里得意你这个孙子媳妇儿,就止不住想看看你,结果就把你和孩子给惊吓着了。我估摸着呀,这会儿他们老两口子也给我这好一阵子的念叨念叨得回了,你就只管放心着吧。回去先喝点儿淡盐水压压惊,等一阵儿再熬点儿紫苏梗子水喝,给孩子稳稳神儿,再歇上一会儿就会觉得好了。”

  小米眨了一下两眼向牛老拐的女人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说:“今儿晌午就把那块地里的麦子给耽误了,晚晌还有别的地里的麦子要捡拾呢。我爹说,望夏他们小两口不在家,也得紧赶着把他们小两口的麦子给收了,地给种了。另外还有黄庄子我春梅姐他们那边儿,我豆子哥也不在家,春梅姐的身子骨也不方便了,这边儿也得赶过去帮着那边儿把这个麦季儿忙过去。这样一来,这个麦季儿就紧了。这个午晌一耽误,就耽误了好多的事儿。”

  “你这孩子,咋的还有心想着这些呀?赶紧回去弄点儿淡盐水和紫苏梗子水喝吧,先把心神儿稳下来,先让肚子里的孩子安生了,然后再琢磨这些事儿。”牛老拐的女人听小米这么一说,马上怪罪着说,“是你的身子骨和肚子里的孩子要紧,还是地里掉下来的那点儿麦子要紧呀?咋的就分不出个轻重来了呢?”

  “我爹说这两天就把麦茬地犁出来,要是不赶紧着把那些麦子捡拾回来,就给糟践到地里去了,那可是这家人不知道淌了多少的滴子血多少滴子汗,半年的光景才长出来的呀。这样给糟践了,多可惜呀,也对不住淌到地里的那些血汗啊。”小米很心疼地里的那些麦子,紧瞅着牛老拐的女人说,“咱们都是庄稼人,都知道每一粒收成都浸着咱们的血汗。我去过一趟县城,眼见过城里人糟践粮食,他们不知道种地的苦和累,咱们自己知道。咱们自己再不心疼自己的苦和累,谁还会心疼啊。”

  “是,咱们自己得心疼。可今儿你不是给惊吓着了嘛,我才这样说。要是赶在平日里没啥子事儿,我能这样劝着你不去下地干活?”牛老拐的女人有点儿委屈似的说,“再说了,等你公爹他们爷儿俩把那些地里的麦子弄到场里去,能不腾出来一个人手去地里把那些掉下来的麦子捡拾捡拾?你就放心了吧,就你公爹那个人,他才舍不得那些麦子给糟践了呢。”

  “这么忙的麦季儿,也不能光指靠着他们爷儿俩呀。”小米抬头瞅着牛老拐的女人,皱着眉头说,“他们爷儿俩打吃过早起饭儿就没闲着,咋的也得让他们爷儿俩喘口气儿吧。再说了,我是这个家的人,总不能啥也不干,就两眼瞅着她们爷儿俩里里外外地忙吧。”

  “你这孩子呀,说的是,婶子我说不过你。可你也不能这个时候不顾自己的身子骨和肚子里的孩子吧。”牛老拐的女人回头瞅着小米,叹了一声说,“要不,待会儿吃午晌饭儿的时候我跟你公爹念叨念叨,晚晌儿他们爷儿俩腾出一个人手跟你一道儿去地里捡拾那些麦子,省得你再有个啥子,怪让人担心的。”

  小米一笑,说:“那可不成!他们爷儿俩现在腾不出人手儿来,又是割,又是拉,又是摊场,开机子拉石磙轧场的,哪有那个工夫去地里捡拾那些掉下来的麦子呀。再说了,总得让他们爷儿俩瞅个空儿歇歇身子吧。捡拾那些掉在地里的麦子就轻巧,又累不着人,本来就是咱们女人的活儿,等吃过晌午饭儿我抓点儿紧就成,用不着他们爷儿俩腾出个人手儿来。”

  “你这孩子,我算是真的见识了,村子里这么多的女人家,还真没见过有谁像你这样,性子真倔,太要强了。”牛老拐的女人似乎觉得自己并说服不了小米,叹了一声说。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说叨着进了村子,在要进小米家的院子的时候,牛老拐的女人一把拉住了小米,瞅了一眼小米,说:“先等等,我在念叨几句儿。”说着,她又开始了有模有样儿的念叨,“我说二大爷和二婶子呀,不管你们老两口子回没回。回了更好,没回的话,就跟到这儿算了,赶紧回去吧。不是你这个侄儿媳妇儿不想让你们老两口子进这个家看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