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癞包的心思(1/2)

加入书签

  不少的人家都担心着麦季儿上天气会突然有啥子变化,血汗浇灌出来的麦子就会给雨水泡了,就咬牙跺脚地一亩地五块钱雇用收割机先把麦子割倒了拉到场里去。麦子拉到场里去打上垛,即使天气有啥子变化,麦子垛上用塑料布子一盖,虽说多少也会抛洒一些,但总比整块地的麦子都在雨水里泡着要好得多了。麦子割倒拉到场里上了垛,庄户人家的心也就放到肚里去了,然后等上晴好的天气,再套上耕牛或者毛驴子一圈儿一圈儿地轧场。很多人家这样把麦子收到场里之后,整个田野里就像得了大面积斑秃的头皮一样,显得光秃秃的没啥子几根毛儿了。癞包娘直起腰来,一手握着镰刀把子,一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瞅着整个田地里给收得几乎只剩下麦茬的麦田,心里一阵子像火烧了一样的着急。

  给落在后面的癞包这个时候也直起了身子,一手背到身后捶了捶后腰,瞅了瞅紧跟在娘的身后的爷爷,瞅着娘说:“娘,咱们家的麦子也让望秋他们家的小四轮子割吧。”

  癞包娘回头心疼地瞅着癞包,她很清楚这个时候癞包累得整个身上啥子滋味儿。两天了,一个孩子家巴明起早的就跟着自己下地,早起割,午晌还是割,晚晌又帮着往场里拉。别说还是个小孩子家,就是成人,一天下来也累得直不起腰来。琢磨到这儿,她不由得又瞅了瞅身旁的癞包爷,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身子骨本来这两年也不咋的好了,这个时候也得跟着在地里受这份儿劳累,自己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呀。

  “人家都用小四轮子割完了,咱们家两天了还没割完一块地。整个麦子要割完了,要割到啥时候呀!”癞包见娘瞅了瞅自己,似乎抱怨着说,“等咱们这样把麦子割完了,人家的麦茬红芋也都栽上了。”

  “慢慢割吧,早晚都能割完的。”癞包娘也很无奈,回了一句癞包,又弯下腰去接着隔她面前的麦子。她何尝不想早点儿把麦子都割到场里去?照这两天的天气,西南风没完没了地刮,再有三两天,要是麦子割不倒上不了场,熟透的麦子就会炸开了落到地里去,半年的血汗就会白瞎了。虽说嘴巴上她这样安慰着癞包,心里却不像她说话的口气这样四平八稳。她也想着雇上牛二筢子他们家的小四轮子,自家所有的地块儿里转悠上几圈儿,今年的麦子就全给割倒了。可是,雇用牛二筢子他们家的小四轮子,一亩地要花上五块钱,自己这十来亩地的麦子就要花上几十块钱,这几十块钱从哪儿能拼兑出来?

  “癞包娘,我说一句吧。”癞包爷这个时候直起身子,把手里的镰刀往一个胳肢窝儿里一夹,两手交替着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说,“刚才癞包也说得对,今年不像往年。往年有癞包他爹,我和癞包他奶奶的身子骨也还算硬实,几把镰刀一块儿下地,十来亩地的麦子也就是三、四天的事儿。今年不一样,癞包他爹没了,癞包他奶奶今年也下不了地了。虽说癞包跟着下地了,可他还是个孩子,咋的也赶不上一个大人禁得住这样的累法儿。今年这十来亩地的麦子,咱们打昨个儿开始动镰到今儿,往多了说,也就是二亩半地的麦子。后面还有七、八亩地的麦子在等着咱们割。就照着这两天的割法儿,还得个四、五天啊。这几天西南风这样一个刮法儿,再有三天,长在地里的麦子就全炸开落到地里去了。”

  癞包娘听了癞包爷的话,重又直起了身子,瞅着癞包爷说:“爹,这个我知道,可咱们有啥办法儿呀?雇用小四轮子,一亩地就得五块钱,咱们这十来亩地就是好几十块,这些钱咱们家从哪儿出啊?找别的村子上的小四轮子和手扶拖拉机,麦子割倒人家就要现钱,咱们家没有这个现钱啊。雇用牛二筢子他们家的小四轮子,虽说能拖些日子再给他们家,可春上咱们家用的他们家的红芋秧苗子还没给他们家钱呢。他们家又帮着让咱们养上几只羊,这是多大的恩情呀。这个时候再去找他们家,有点不好意思张口啊。”

  “娘,我去找我小米奶奶说去。”这个时候癞包在他们的身后说,“这个时候咱们给不了他们钱,就让他们家先记个账,等咱们有钱了多给他们家一些。”说着,他把手里的镰刀往地上一扔,转身就冲到了地头前儿的路上了。

  癞包娘喊了几声癞包,但还是没能喊得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