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小米对癞包的思量(1/2)

加入书签

  “奶奶,就是我们家的事儿。”癞包抬头瞅着小米。

  “啥?”小米又给癞包的这句话惊了一个愣怔,紧瞅着癞包问,“你们家咋的了?”

  “我们家的麦子还都着地里长着呢。”癞包一只手摁着髁膝盖儿,一只手往外面一指,说,“我跟我娘,还有我爷爷,两天了,一块地还没有割完呢。我爷爷刚才说了,这样的天气,要是三天割不完麦子,我们家的麦子就会熟得炸开了落得地里去。”

  小米一听癞包这话,一手一拍脑门子,埋怨自己似的说:“咋的把你们家的这事儿给忘了!前两天我还在跟你太爷说叨你们家的麦子呢,你太爷也说得想着法子把你们家的麦子帮着给收割了。这两天跟在后面要你太爷和你小爷割麦子的人太多,都排了队了,谁也不让谁。回去跟你娘说,告诉你娘心里别着急上火,今儿等你太爷回来我在跟你太爷念叨念叨,就今儿明儿这两天儿,让你太爷或者你小爷想个法儿挤个空儿也要把你们家的麦子给割了。”她上下来回瞅着癞包,心疼地问,“这两天跟着你娘上地割麦子了?”

  癞包直起腰来,向小米点了点头。

  “是个好孩子。”小米瞅着眼前的癞包,好像一下子瞅见了自己和豆子哥的当年。爹死娘去的时候,豆子哥就是癞包眼下的这个年龄,自己也只是像癞豆儿那个大小。那时候,瞅着村子里的人家收割庄稼,自己跟豆子哥一道也在地里忙活。那个累法儿,特别是这样的麦季儿,不光是累,还有大毒的日头在头顶子上晒着。赶在这样的麦季儿上,自己就心里觉得打怵得慌,每天从地里回来,累得浑身酸疼都动不了身子,心里难受得恨不得每天都大哭一场。可哭又有啥用,地里的庄稼不会心疼,也不会自己就倒掉了跑到场里去。自己和豆子哥就是这样一年四季儿劳累着长大了,咋的这个时候还会有别的孩子要像自己和豆子哥当年那样受这样的委屈呀!她紧瞅着癞包给大日头晒得红彤彤的脸,说不清咋的了,竟然觉得鼻子里发酸,整个喉咙管子里也在发硬。

  “奶奶,你这是咋的了?”癞包瞅着小米的眼里湿乎乎地有了眼泪,皱起两个眉头很不解地问,“奶奶,你咋的要哭了?”

  “没,没咋。奶奶我是瞅着你知道帮你娘干活儿了,心里高兴。”小米慌忙着抬起一只手,把两眼的泪水一抹,想癞包笑着说,“你这么小,就知道帮着你娘为你们家操心,奶奶我也替你娘感到高兴。不管你力气大小,帮你娘一点儿,你娘就会少受一点儿累。”

  “奶奶,我是我娘的大儿子。我现在没啥子大力气能帮着我娘,就只能小麻雀衔石臼,有多大能为就使多大的能为。”癞包瞅着小米,憨憨地一笑,好像身上的累这个时候一下子都没有了一样的轻快,“等我慢慢长大了,身上有大力气了,就让我娘少干点儿活儿。”

  “你娘有你这样的好儿子,守着你们受点儿累,受点儿委屈,值得!”小米听了癞包的这几句话,不住地向癞包点了几下头说,“你这会儿回去就跟你娘说,让她先把场面儿收拾好了,就这两天,咋的也得先把你们家的麦子给收割了。”

  “奶奶,我们家的场面儿前天就轧好了,是我跟我娘和我爷爷三个人拉着石磙轧的,可平整了。”癞包笑着向小米说,“我爷爷说,麦季儿上要把场面儿轧得平整了,多轧上几遍就不会场面儿裂口子,就能少抛撒麦子。我跟我娘,还有我爷爷,三个人打早起间儿就轧场面儿,整整轧了一天,天黑了才回。我们家的那个场面儿,没有谁家的场面儿有那么平整。”

  瞅着癞包一脸得意的样子,小米的心里更加疼了,现在的癞包就是在重复着做自己和豆子哥当年的那些活儿呀。虽说自己和豆子哥这辈子都离不开田地了,这辈子每年都还要重复着去做那些庄稼活儿,但必定自己和豆子哥都是大人了,那些庄稼活儿对于自己和豆子哥来说,也算不上啥子了。但是,对这个年龄的癞包来说,那就是蚂蚁拉秤砣一样的吃力啊。自己和豆子哥熬过来了,倒没有觉得有啥。可是,瞅着眼前的癞包,那些以往受过的苦和累,以往受过的委屈,一下子又很真切地映到眼前了。似乎她感觉出了当年和豆子哥一道拉着石磙轧场,给肩上的绳子深深勒进肉里的疼,似乎她感觉出了当年和豆子哥一道下地割麦子时,那种又渴又饿又热又累的滋味儿,似乎又感觉出了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