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小米张罗着给豆子相亲六(1/2)

加入书签

  “大舅!”听大舅这么一说,小米和豆子不由得同时喊了一声。

  小米和豆子的这一声喊让大舅心里一阵的热和,多么懂事儿知礼儿的孩子啊,

  “大舅,们姊妹几个你不用挂念,你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我们几个也都习惯了,啥子苦啊累啊的,现在也不觉得了。”小米心疼地盯着大舅,说,“眼下你就一个人了,啥事儿都不灵便,不像我们姊妹几个似的,好歹都能有个照应。”

  小米的大舅给小米的话说得心里一阵一阵的蹦跶。多少年了,自己还真的没能听到过这样的暖心的话,家里有两个病人躺着的时候,出于礼貌,有人会嘘寒问暖地说上几句公式化的宽慰话。家里的两个病人走了,又有人格律似的说上几句劝导的话,或许是自己已经听惯了那些表面的安慰,不管怎么样,都觉不出能像小米的这几句话暖心。

  “小米,你们姊妹几个以后就是大舅的孩子!”小米的大舅不知道该跟小米他们几个说什么了,两个眼眶子火辣辣地热,喉咙管子也给什么东西堵得梆梆地硬。

  “大舅,咱们是亲人,最亲最亲的人!”小米的两个眼眶子也人了,喉咙管子也硬了。

  “大舅,以后要是觉得有啥不宽心的事儿,就回咱这个家来,你跟前还有我们姊妹几个呢。”豆子看着大舅,说。

  “是,大舅还有你们姊妹几个呢!”小米的大舅抬手擦了一下两眼。

  “大舅,以后你要是有个需要缝补浆洗的东西就带回来,我跟谷子、玉米都能做。”小米也擦了一下眼。

  小米的大舅觉得嗓子硬得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就向小米点了几下头。

  谷子和玉米在旁边看着眼前的事儿,两个人的眉头都拧成了很大的疙瘩。

  五妮儿先是瞅了瞅小米,又瞅了瞅眼前这个被称为“大舅”的生人,接着又瞅了瞅豆子哥,谜一样的两眼眨巴着。

  “小米,赶紧给大舅做饭。”豆子忽然想起了啥子似的催着小米。

  “我去!”谷子听了豆子的催,慌忙转身就往灶房里去。

  “我给二姐烧火去!”五妮儿见谷子去了灶房,转身也要跟着谷子去灶房。

  “你哪成?你身子还没好利索呢。”小米立马止住了五妮儿。

  “大姐,给大舅做啥饭啊?”进了灶房的谷子这个时候从灶房里喊着嗓子问小米。

  是啊,给大舅做啥饭啊?小米也给谷子喊得作难了,自己家姊妹几个吃饭,好歹都能凑合过去,给大舅做饭,家里也没有啥子能做到锅里去的东西啊,总不能给大舅做平时自家吃的那些饭吧,这可是大舅这么多年第一次进这个家呀。

  “孩子们,别忙活了,大舅这还不饿,做啥饭啊。”小米的大舅听得出来,这姊妹几个寒酸得连像样一点儿的饭菜也做不起啊。

  “大舅,今儿回咱这个家了,不管我们几个给你做啥饭,哪怕我们姊妹几个把凉水烧成热水,你也得在家吃上一顿饭啊。”小米瞅着大舅,说。

  “就给大舅炕萝卜饼子吃吧,今年咱家有的是萝卜。”旁边的豆子说,“我这就去萝卜地里拔几个萝卜回来。”说着,他迈开步子去了自家的那块萝卜地。

  小米她们家的萝卜饼子很有味道,先是把萝卜用菜拉子拉成沫,掺上剁碎的大葱,再和进去开水烫开了的芝麻叶,拌上些三分的麦面和七分的杂面,用盐水把这些和得能用手拍成饼子,然后锅里烧热了滴上几滴子的油,把拍成的饼子放到锅里慢慢地炕。小米做这个很拿手,平时家里的姊妹几个吃厌了菜糊涂菜疙瘩的,小米就会炕些啥子萝卜饼子呀,红芋叶饼子呀,赶在春上,她还会从洋槐树上扳下来一些洋槐花,给姊妹几个炕洋槐花饼子,或者从楮树上揪一些楮树阄儿炕楮阄儿饼子。每当家里炕了这些饼子,姊妹几个总是说好吃。看着姊妹几个吃得很像,小米心里不仅觉得高兴,也觉得酸,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说,赶在灾荒年,人们为了能填肚子,就会想着这样的办法炕这饼子那饼子的,自己这个家的日子其实就跟老少爷们们说的灾荒年没啥两样。谷子她们几个说自己做的饼子好吃,是因为平日里没改过啥子口味,就以为炕饼子是最好吃的东西了,就以为能拿炕饼子招待客人了。今儿要拿这个东西招待大舅,虽说大舅不是外道的亲戚,可不管咋说,大舅毕竟没有来家吃过一顿饭,这样招待大舅,就是大舅不计较,传到外观上去,人家还以为是自己家舍不得呢。

  “小米,别让谷子她们忙活了,大舅也不是外人。”小米的大舅见几个孩子就只为这样的一顿饭都犯愁发慌,心里酸得像给醋精泡了一样,“要是非要大舅留下来吃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