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小米张罗着给豆子相亲八(1/2)

加入书签

  “大舅,你看你想哪儿去了。我也没有别的啥意思,就是觉得今儿大舅来了,家里也没有啥好招待。我知道大舅不计较吃啥喝啥,可我们姊妹几个心里不舒坦。”小米见大舅像是动了火气,忙向大舅说,“大舅难得来这么一趟,虽说以后能常来,那是以后的事儿。以后再来,赶上啥就吃啥,我们姊妹几个也不会特意再给大舅准备啥好吃的了。这一趟必定是多少年来的第一趟,传出去别人会笑话,说小米她大舅多少年没有来过了,今儿来一趟吧,小米她们姊妹几个就给她大舅炕点儿饼子吃,炒的鸡蛋她大舅还不能吃。到那时候落个这样的话把子,我们姊妹几个就觉得别人是在说我们几个小气了。”

  “你这孩子话说的,你们几个不落话把子,大舅我就落话把子了,人家还当我是嘴馋,奔着好吃的才来这个家呢。”小米的大舅看着小米说,“大舅今儿就是看你们姊妹几个来的,家里有啥吃啥才是至亲。你们几个要是着忙着东借西借地给大舅准备这顿饭,大舅吃了会堵在心里一辈子,那是你们几个把大舅当成远亲招待了。今儿有这顿炕饼子吃,大舅心里很得意这一口,大舅也吃得有滋味儿。”

  “大舅这说的,不管咋样,你是吃皇粮的国家人,啥子好吃的没吃过,人家能会往那儿想”小米说,“人家咋说倒不打紧,反正我们姊妹几个今儿觉得心里不舒坦。”

  “傻孩子,大舅今儿来看你们姊妹几个不是想吃什么,就是听别人说了你们姊妹几个这几年的光景之后心里放不下。”小米的大舅说,“今儿看到你们姊妹几个也长大了,也都懂事儿了,心里就踏实多了。”

  “大舅,我们几个倒没啥,这些年都过去了,也都皮实了。今儿你这么一说,我们姊妹几个倒是放不下心你了。眼下就你一个人了,万一有个啥头疼脑热的,也没个人在你跟前端个水送个茶的。”小米看着大舅,心里也是一阵的酸,原以为大舅这么多年吃着皇粮享福了呢,自己咋的也没有想到,大舅这么多年给两个病人拖累着,也没过上啥子得劲儿的日子。”

  “小米,你们姊妹几个放心奔这个家的日子吧,大舅没事儿。”小米的大舅给小米的话说得心里又是一阵的热乎,小米这闺女太懂事儿了。

  “大舅,我想……”小米紧盯着大舅,话说了半截又给咽了下去。

  “小米,你想跟大舅说啥?”小米的大舅见小米说了半截的话,眉头一皱,问小米。

  “大舅,我忽地有个想法,又怕不合适。”小米有些难为情地说。

  “跟大舅还有啥顾虑的?没听人们说吗?舅父舅父,舅就是父。你有啥想法就跟大舅说吧。”小米的大舅怪罪的口气说。

  “我想这样,等你这边能稳当上班了,我想把五妮儿留到你身边,一来五妮儿也该跟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去学堂里读书识字了,二来你有个缝补浆洗的活儿,她都能帮着你做了。”小米看着大舅,蹚着话说,“五妮儿眼看着就要过了进学堂的年龄了,在咱这个地方吧,离学堂又远,五妮儿的脾气又倔,非要留在家里作帮手不行,平日里忙的时候,刷锅做饭的事儿都不让我们几个插手。我是想让她进学堂识些字读点儿书,我们姊妹几个都是瞪眼瞎。”

  小米的大舅听着小米的话,轻轻地点着头,小米这闺女不单要强,还有远见,就是给耽误了,要是这个家妹夫妹妹还在的话,就凭着小米她们几个的性子,长大后的日子也一定不会比别人差了。

  “五妮儿跟着你,又能读书识字儿了,又能帮着你缝补浆洗做饭扫地,万一你有个啥子不方便了,她在你跟前也能照应你一把。”小米见大舅轻轻地点头,仍旧蹚着话说,“到时候你就把她当成你亲生的闺女管着,再给她起个好听的名字。到时候你一个人的口粮不够吃,我就每个月提前把她的口粮送过去。”

  “小米,你这是在说啥呀,把大舅看成啥人了?”小米的大舅看着小米说,“大舅不管咋说,还能养得起我和五妮儿两个人。”

  听大舅这么一说,小米心里一下子宽松了不少,大舅的话分明有同意五妮儿跟着他的意思。她看着大舅,说:“大舅,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这么多年,家里的两个病人一准把你拖累得外面塌下不少的外债,现在妗子和表哥虽说都已经走了,我估摸着你塌下的外债没有三年两年你也翻不了身。这个时候要是让五妮儿跟着你,多少都算是点儿负担。大舅,这两年这个家的日子多少好过了一点儿,再过两年,你那边把塌下别人债还清了,这个家的日子宽裕了,咱们就都好过了。”

  小米的话让小米的大舅心里更热乎了,小米,一个十五、六岁的农家闺女,竟然能这样周到地为别人着想,就这一点,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小米的这个想法,更何况自己又是她们的至亲,自己又有不能推脱的对她们姊妹几个的责任。他很肯定地向小米答应说:“小米,你们几个就放心了吧,我那边的工作稳下来,我就过来把五妮儿接过去,以后不光是五妮儿,你们姊妹几个都一样,我都要把你们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来待。”

  “大舅。”听大舅这么答应了要带着五妮儿,小米眼里一热,噗通一声给大舅跪下了。可能她这个时候忘了两个髁膝盖上的伤,这样一跪,顿时一股子钻心的疼让她不由得又“哎呦”了一声。

  豆子也为大舅的答应高兴得裂开了两个嘴叉子笑了一阵儿,小米的“哎呦”顿时又让他裂开的嘴给啥子胶粘住了似的定在那儿,他先是一个愣怔,马上就想起了小米两个髁膝盖上的伤,慌忙着站起身把小米拉了起来,嘴里火烧了一样着急地问:“疼得紧吧?”

  小米摇了摇头,两眼依旧在感激地看着大舅。

  小米的这一跪让小米的大舅心里一下子有了五香八大味的滋味。他瞅着小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嘴里只是应酬一样地说:“小米,你这孩子呀,大舅就不知道自己该说啥了。这样吧,今儿咱们先给五妮儿起个名字吧,以后就别再五妮儿五妮儿地叫了。”

  谷子和玉米听到了小米的“哎呦”,也都从灶房里冲了出来。谷子弯下腰看了看小米的髁膝盖,心疼地说:“姐,又淌血了。疼吗?”

  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