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豆子的心事,小米的心痛。一(1/2)

加入书签

  小米从邻居家的婶子那儿回到家,豆子已经很疲惫地坐在院子里的那个木墩子上抽手卷的旱烟了,打自己十来岁的时候开始,哥哥就学会了抽旱烟,那时候哥哥也只有十四、五岁。她不想让哥哥学抽旱烟,哥哥说抽旱烟解乏,她就再也没有劝哥哥别抽旱烟了,每年开春之后,她还会整理出一小块儿的地方为哥哥种上一些旱烟,待烟叶收下来之后,她还会小心地把掰下来的烟叶用麻绳子系起来,两片叶子一个麻绳子扣,这样晾烟叶,烟叶不会捂了。她不会把烟叶挂到太阳底下晒,人们说晒干的烟叶不好抽,她就把烟叶挂在阴凉通风的地方晾,一天翻上两遍。等烟叶晾干了,她还会把晾干的烟叶结结实实地叠摞起来,从二大爷那儿借来木工刨子,把烟叶推成烟丝,再把烟丝上喷两口邻居家要来的白酒,然后焖上两天。哥哥抽了她弄出来的烟丝子,说比别人那儿弄来的旱烟解乏。就这样,每年小米都会给豆子种上一块儿地的烟叶,等烟叶能收的时候,她也不要哥哥插手,告诉哥哥只管等着烟丝抽就行了。

  豆子见小米进了院子,看着小米问:“谷子今儿都忙啥了,咋的一个晚晌没见她的人影儿呢?”

  “谷子这两天身子不得劲儿,晚晌我让她在家歇着了。”小米看了一眼哥哥,忽地想起了邻居家的婶子说的那些话,就问哥哥,“猫春娘给你说媒的事儿你知道吗?”

  “猫春娘曾经问过我,说要给我说个闺女,我也没当回事儿。你想,咱这样的人家,能有谁家的闺女愿意嫁到咱这个家来?我就把猫春娘都当成个逗闷子一乐。咋了,今儿她又问你了?”豆子很奇怪地看着小米问。

  “她倒没有问我,是我听邻居家的婶子说的。哥,当时你咋的就不跟我说一声呢?”小米有些怪罪哥哥。

  “咋的了?我当时就把猫春娘的话当成露水话那么一听。”豆子盯着小秘说。

  “猫春娘还真操心了,听说女方家不同意这事儿。当时你要是跟我说了,咱就去猫春家去一趟,让猫春娘拿这事儿当成一回事儿,多操些心,说不准还真能把女方家说活了心呢。”小米紧看着豆子说,“这要是再去找猫春娘,事儿就费事多了。咱们老话讲,趁热打铁。有这些日子抻着,事儿就凉了。”

  豆子给小米说得一愣,琢磨着小米的话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

  “哥,转眼你就二十二、三了,这两年你要是定不下来亲事儿,以后就不好说了。”小米看着豆子,叹了口气说,“这些日子哪天得闲了,我再去猫春家跟猫春他娘说道说道这事儿,让她再操心给看看别人家的闺女有合适的没有。”

  “小米,别去求谁。哥就一门心思,把你们几个都带大了,给你们都找个好人家,免得爹在那边不闭眼。”其实,豆子心里也清楚,要是爹还活着,娘就不会撇下这个家跟别的男人去过日子养活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家的日子就滋润一些,自己也不会到现在定不了婚事儿,这个家穷,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