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小米要让豆子相亲了九(1/2)

加入书签

  玉米和麦子两个人从狗比娘的身后拽着狗比娘的头发,一道劲儿地往下猛地一带。顿时,狗比娘枯哧一声摔了个仰八叉,她那两只向小米划拉的手在半空里划了两道雨后天空弶一样的好看的弧线,两只手在她倒地之后,直僵僵地指着天空,像经过霜打的枯树杈子。

  这忽地发生的一切让在那儿歇着抽旱烟的狗比爹一下子瞪大了两眼瞅了老半天,这才眯瞪过来讓叫着冲了过来。

  “这是咋的了?咋的几个人打一个?”狗比爹稍停了一下,翘起一只脚,把旱烟锅子在鞋底子上磕了磕,然后把磕空了的旱烟袋往后裤腰上一别,这才绷紧着脸色嚷着个不歇,“她有啥事儿还有我呢,这不问青红皂白地就几个人一起打起来了。好啊,今儿我就把她交给你们几个了,我在旁边看着让你们几个把她给打死了。”

  “你看你这话说的,有事儿说事儿,咋还火上浇油把事儿往大里惹呢。”旁边的猫春二大爷听了狗比爹的话,马上就不高兴了,“你也不问一下到底为了啥,就这样着急忙火地瞎嚷嚷!”

  “挨着你啥事儿了,狗逮老鼠闲操心。”狗比爹见猫春二大爷接了他的话,一手一叉腰,一手指着猫春二大爷嚷。

  “我就看着你几十岁的人了不懂事儿。”猫春的二大爷不让狗比爹,“几个没爹没娘的孩子,要是不欺负人家,人家敢这样?”

  狗比娘见狗比爹给自己在后面撑了腰,这下真的来了劲头儿了。她疯狂地骂着更脏更粗的话想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可她给玉米和麦子两姊妹一人按头一人按脚翘不起两头来,只有屁股一起一伏地撅弓了一阵子,见实在撅弓不脱,这才慢慢地老实了一些,但她嘴里的脏话粗话还在扯着嗓子地骂。

  “打她的嘴!”小米见狗比娘的嘴还是不松,对玉米提醒着嚷。

  玉米听了小米的话,一手抓住狗比娘的头发使劲儿往地上摁,另一只手开始噼噼啪啪地打狗比娘的嘴巴子。

  狗比娘的脸本来就给狗比爹前两天夜里大耳刮子扇得还在青一块紫一块地肿,到今儿还没有见好,这又给玉米一顿抽,整张脸就显得更肥胖了,两个嘴唇子也缸沿子一样向外翻着。

  狗比爹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狗比娘了,他叉着两个膀子和猫春的二大爷较上了劲儿。

  “我几十岁的人了又咋的?吃你家的了还是喝你家的了?”狗比爹瞪着两个白眼珠子对猫春的二大爷嚷。

  “也没吃我家的也没喝我家的,路不平有人踩,理不平有人摆,欺负人家没爹没娘的孩子你们家还有理啦!”猫春的二大爷一句也不让狗比爹,“事儿让老少爷们们看看,你说的够一句吗?几十岁的人了,说不一句讲理的话,还轴头活着?”

  旁边聚起的老少爷们们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叨起了狗比爹不该这样护着狗比娘,事儿问清楚原因了,真的要是怨小米她们几个,也不能这样跟管闲事儿的人耍二头杠子,怨谁就说叨谁,理儿说明了说通了,再混头的人,也能让上一步。这样不问青白护着自己的家人跟别人耍横,就是个混头的玩意儿。

  得了信儿的豆子和谷子也从自家的地里赶了过来。

  “咋的了?”豆子先是瞅着小米问。

  小米把狗比娘骂了玉米的事儿说了。

  豆子的头上立马献出了几道青筋,整个脸色也像煮熟了的猪肝子一样,他从小米的手里夺过那把破铁锹,冲着狗比爹就冲了过去。

  狗比爹一见豆子举着破铁锹向自己冲过来了,先是一怔脸色,转身就跟兔子一样跑开了。

  虽说狗比爹跟猫春的二大爷呛嘴犯火了了,他见豆子举着破铁锹要去拍狗比爹,还是紧追上了豆子,夺着豆子手里的那把破铁锹,要豆子别把事儿往大里闹了。

  豆子用手指着还在尥着蹶子跑的狗比爹,骂骂咧咧地就嚷开了:“有种你就回头来!”

  给玉米还在扇着嘴巴子的狗比娘见狗比爹跟狗撵了的兔子一样扔下她就跑了,心里的那股子底气一下子就没了,也不再杀猪一样扯着喉咙管子骂那些脏话粗话了。

  还是有人拉开了玉米和麦子。

  这个时候的狗比娘躺在地上撒起泼来,哼哼呦呦地叫着身子上下都疼。

  “疼吗?我给你治治。”说着,豆子很张扬地举起了手里的那把破铁锹。

  狗比娘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拍着两瓣子的大屁股,一颠一颠地跑开了。

  老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