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三(1/2)

加入书签

  小米提溜着心肺出了灶房,冲着院门就迎着猫春娘奔了过去。

  “小米,跟你说个事儿。”猫春娘的喉咙管子跟喇叭筒子一样粗,喊出的这句话也震得整个院子直摇晃。

  “婶子,咋的了?”小米瞪着两眼瞅着猫春娘,担惊的脸色像给涂了一层蜡一样。

  “你这闺女咋的了?”猫春娘瞅着小米的脸色,也瞪着两眼问小米,“是不是刚才哭了?”

  小米向猫春娘摇了摇头,说:“没。”

  “没哭咋的脸上像给刚擦过眼泪一样呢?”猫春娘不大相信地盯着小米。

  “刚才在鸡笼里掏着家里的那几只老母鸡想摸摸都有蛋没,给鸡膀子扑棱着眼了。”小米笑了一下,说。

  “我说咋的脸上会有擦眼泪的印迹呢。”猫春娘这才放心了似的说,“咋的不小心呀,摸几有蛋没先得把两个鸡膀子抓得牢了,要不,能不扑棱膀子嘛!”

  小米笑了一下,问:“婶子这一大早就忙着过来,是不是有啥要紧的事儿了?”

  “我刚才听说村子里今夜进贼了,不知道你们家遭贼了没?”

  “七只羊全给偷去了。”小米心里琢磨着,猫春娘这一大早不是就为了这事儿闯进来像给人掐了脖子似的喊着说有事儿吧。

  “这该遭雷劈的贼,偷谁家不好,偏偷你们这个家。”猫春娘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偷你们这个家,黑心烂骨头的,八辈子都会断子绝孙!”

  “给贼偷了,也没啥办法,只能算咱倒霉走背运。”小米苦笑着说,“你们家没丢啥吧?”

  “我们家院门杠得紧,倒是看着墙头上有给人爬过的印子。好在猫春爹这两天不知道咋的了,夜里躺下来就整夜整夜地咳嗽,我估摸着贼进了我们家的院子,又给猫春爹的咳嗽给吓跑了。”猫春娘说,“亏得猫春爹这几天夜里犯咳嗽,要不也给贼偷了。”

  “可能是我叔这是着凉了,得找先生给看看弄点儿药吃。”小米见猫春娘这样就着夜里村子里进贼这事儿扯,也就赶着猫春娘的话往下说。

  “吃啥药,每年这个时候都是这毛病,过些日子自己就好了。”猫春娘说。

  “舍不得给我叔花钱吧,听说我猫蛋哥眼下在外面这么抓钱,给我叔请个先生看看都舍不得呀?”小米笑着说。

  “听谁说的猫蛋在外面抓钱啊?他抓啥钱!”猫春娘撇了一下嘴说。

  “怕啥子呀,又不找你们家借钱。”小米笑着说,“就是哪天跟你家借钱了,早晚还要还你们家。”

  “你这闺女说的,跟我们家成了财主似的。”猫春娘喜笑着说,“就是家里没钱,你这闺女要是瘸脚儿用钱了,只要你说一声,我们钻窟窿打洞也要想着法子帮你一把。”

  “还是老话说得好,远亲戚不如近邻居。碰上你们家这样的好邻居,我也就不担心有紧手的时候了。”小米笑着说,“说不准年前还真有向你们家开口的的时候,到时候婶子你心里别打哆嗦呀。”

  “这话说的,跟你婶子多小气似的。”猫春娘笑着瞅了一下小米,说,“还别说,说不准今年年底我们还真得帮你们姊妹几个一把,昨个晚上猫春他二大爷在我们家坐了半宿,听说昨个晚晌你们姊妹几个跟狗比他娘闹哄起来了。跟她闹哄个啥呀,她是个四六不分好歹不懂的老娘们,跟她闹哄就太抬举她了。”

  小米心里说,你比她狗比娘也好不到哪儿去。

  “平日里我就懒得搭理她,她那个老娘们,属狗的,转眼就不认人了,一时地还说着你咋的个好,眼皮一耷拉,就又能把你遭践得狗屎都不如。跟她这样的人,能争较出啥子高低来呀?”猫春娘很气愤似的说,“昨个晚上猫春他二大爷说叨这事儿的时候,我气得浑身打哆嗦,牙根儿都痒。她那样跟你们姊妹几个较真儿,明摆着就是欺负你们家没人。”

  “婶子,这事儿昨个儿就过去了。”在猫春娘说叨狗比娘的这个档儿,小米心里也想到了那只给猫春踢死的老母羊,因为那只老母羊,当时猫春娘瞪着两眼蹦跶着两脚恨不得能把地给踩塌了,一脸恨不得能把自己吃了的样子。她向猫春娘笑了笑说,“我这个人不记隔夜的仇,过去了的事儿就过去了,记在心里让自己不舒坦。”

  “这个倒是,跟这样的人没的计较。”猫春娘说,“昨个晚上还听猫春他二大爷说,狗比爹跟他也支摆起来了,这两口子,没一个懂事儿知理儿的玩艺儿。”

  小米笑了笑,猫春娘比狗比娘好不了多少,倒是猫春爹要比狗比爹通情理顾人情。

  “听猫春他二大爷说,回来的路上你们唠扯了豆子的亲事儿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