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八(1/2)

加入书签

  张老先生给小米抓了治伤的药之后,又依着蚂蚱大爷的说法给小米开了个药方子交给了蚂蚱大爷,不过,他还是嘱咐着说最好到时候让小米再过来号号脉。

  蚂蚱大爷把张老先生开的药方子小心地掖进贴着身子的衣袋里,然后瞅着张老先生药账是多少。

  张老先生扒拉了几下算盘珠子,说合着昨个儿五妮儿的药账是四块八毛六。

  蚂蚱大爷对张老先生歉着脸色一笑,要张老先生先记着,过两天他就过来给结了。

  小米听蚂蚱大爷这么说,喘着嗓子说不能让蚂蚱大爷结这个账。

  蚂蚱大爷说:“眼下你别想着这个,回去先把身子里的伤养好了再说。”

  回来的路上,张老先生的话一直在小米的心里打着咯噔,咋的?自己的月事都不正常了?女人要是月事儿出了毛病,以后就生不了孩子了呀!她皱了一阵眉头,自己以后生不了孩子倒没啥,千万不能谷子她们几个也这样啊。自己以后结亲不结亲还是一说,豆子哥的亲事儿定不准,自己就没办法结亲。就算是豆子哥的婚事儿准成了,以后谷子、玉米她们三个还要有人操心着啊。

  玉米拎着张老先生给抓的药跟在小米的身旁,小米在架子车上瞅着玉米,再过两年,玉米就该算是大人了,以后就算自己再咋,也不能让她落下自己身上的这个毛病。

  蚂蚱大爷张着嘴巴喘着粗气跟在车子后面一蹦一拐地追着车子,尽管猫春二大爷不像来时赶得那么紧了,但对他蚂蚱大爷来说,路仍旧像狼牙似的一样难走。

  小米抬头看了一眼蚂蚱大爷,她咋的也没想到今儿会承了蚂蚱大爷这样一个大人情。平日里的蚂蚱大爷在村子里很少跟人走动,也很少和人言语,不管谁家有个啥事儿,他也很少露上一面,今儿他这样拼了命似的忙着送自己过来瞧先生,很有些难为他的习惯了。

  “小米,回去以后你就安心地在家歇着,豆子的事儿昨个儿晚上我就跟猫春他爹娘叨咕了,让他们两口子得闲就去问道问道。虽说这两天赶在庄稼季儿上,你给摔了,老少爷们们还能看着你们姊妹几个的事儿不管?”猫春的二大爷拉着车子,回头安慰着小米,说,“今儿早起我碰着豆子和谷子他们兄妹俩了,说是到你二姑家拉麦种今儿种麦子。今儿大伙儿帮忙着把你们家的麦子给种上,地里也就没啥要紧的活儿。你安心在家早些把身上的伤养好了,豆子他们几个也就心里有个靠头儿了。在这个家里,你眼下就是主心骨。豆子是比你大几岁,可他是个男孩子,心不如你细,啥事儿也都没你想得周全。不为你自己,为了你们这姊妹几个,这回也不能耍着性子要那个强了。”

  小米听着猫春二大爷的话,在架子车上点了两下头,是啊,这个家,自己眼下还真不能有个好歹,不光是屋里的绛洗缝补,不光是姊妹几个的吃喝拉撒,就连地里的耕种,眼下也不能少了自己。豆子哥是大自己几岁,单是地里的活儿他一个人就忙不赢,家里面的事儿他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