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九(1/2)

加入书签

  “你这话说的……不地道,我这琢磨咋的还成了狗屎琢磨了!”蚂蚱大爷一听猫春二大爷的话,马上半边脸抽抽成了一个疙瘩,说笑不笑地摇了一下头。

  “你这个老蚂蚱整天跟个闷葫芦似的,也没见你琢磨出啥子道道儿来,不是狗屎琢磨是啥?”猫春二大爷撇嘴一笑,逗着蚂蚱大爷说,“你要是能琢磨出啥子道道儿,日头就能掉到河里淹没了。”

  “二倔巴,你还别小看人,以前我懒得琢磨。”蚂蚱大爷马上就瞪着两眼跟猫春二大爷较上了劲儿,“今儿我这个琢磨,说出来保管老少爷们们没啥话说!”

  “那你先说说,我听听看,是不是能让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没啥子话说。”猫春二大爷激着蚂蚱大爷。

  “说就说,我就不信我这个琢磨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们能说出啥子别辙来。”蚂蚱大爷见猫春二大爷并不相信他能琢磨出啥子好的琢磨,马上就来了精神头儿,“我琢磨着这样,这不是小米他们姊妹几个缺劳力吗?”

  猫春二大爷听了蚂蚱大爷的这句话,两个鸡蛋大的眉头疙瘩又往一块儿拢了拢,变得几乎能赶上大鹅蛋了。他紧盯着蚂蚱大爷,想马上就知道蚂蚱大爷到底是咋的一个琢磨。

  蚂蚱大爷的琢磨倒也新鲜,他琢磨着自己一个人,日子也单,小米他们姊妹几个家里又缺劳力,眼下单凭着豆子和小米应承这个家虽说能应承得下来,毕竟还是有些吃力。倒不如这两个家合到一块儿去,自己也不用一个人一天三顿凑合着吃饭了,缝补浆洗也有人给操心了。这样两个家合到一块儿,自己在外面就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了,很多事儿自己可以替小米他们姊妹几个应承了,地里那些费劳力的活儿,自己也能替豆子和小米他们兄妹两个分担不少,这样,豆子不那么累了,小米也不会那么累了。

  听了蚂蚱大爷的琢磨,猫春二大爷不说话了,眉头上两个大鹅蛋来回地散开了又合到一块儿。

  “大爷!”架子车上的小米一下子两只眼里给眼泪说冲得满满的。

  “傻闺女,你先别说话,说话就会胸壳廊子疼。”蚂蚱大爷看着小米说。

  “这个琢磨……成倒是成,真的合在一块儿了,你老蚂蚱也算是有福气了,最起码一天三顿饭能吃上个热乎了,小米他们姊妹几个倒也轻闲一些,就是……”猫春的二大爷眉头上的两个鹅蛋大的疙瘩还在一块儿拧着,“这事儿咱们回去商议商议,再看小米他们姊妹几个是啥意思。”

  玉米在旁边看了看蚂蚱大爷,又看了看小米。

  “大爷,这个不合适。”小米强支着身子从架子车厢里坐起来,看着蚂蚱大爷,小心地喘着气儿说,“大爷,你是一个人,一个人养活一个人不费多少的力气。我们这是姊妹好几个,眼下能出劳力的也就是我和豆子哥。你要是跟我们姊妹几个合到一块儿过日子,就按着平均来说,你身上得背上一个人的日子,这样就是拖累着你要养活两个人了。”

  蚂蚱大爷瞅着小米,眨了两下眼,一手抬起来挠了挠头,脚下蹦跶着没说出啥子话来。

  “小米,我倒觉得这事儿你再想想。”猫春的二大爷回头向小米说了一句,“我倒觉得老蚂蚱说的有点儿靠谱儿。从老蚂蚱这儿来说,他的日子单,心里也空落,要是跟你们姊妹几个合到一块儿过日月了,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