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十(1/2)

加入书签

  大概是猫春的二大爷一时着急,倒把小米的胸壳廊子在疼给忘了,他这样把小米从地上拽起来,一下子让小米拽得吃不消了。

  小米咬着牙绷住嘴,脸上也给拧成了疙瘩。

  猫春的二大爷见小米的脸色,马上就知道是自己心里着急用劲儿大了猛了,忙瞅着小米问打紧不打紧。

  小米慢慢地缓出一口气,向猫春的二大爷摇了一下头。

  “我说小米,你咋的一下子从车子上跳下来给老少爷们们跪下了?你跪个啥呀?还磕头。你不跪不磕头,老少爷们们还不知道你在心里承受大伙儿的心情?这么多年都在一个村子里住着,你是啥样的闺女,老少爷们们心里都知道!”猫春的二大爷皱着两个眉头埋怨着小米说,“再说了,你今儿身子里有伤你自己还不知道?”

  老少爷们们在一旁看着小米难过的脸色,也都纷纷说着些心疼的话。

  小米重新给邻居家的婶子扶上了架子车。

  猫春的二大爷见小米上了架子车,马上就又拉起架子车往小米的家回。

  一直没有言语的蚂蚱大爷也紧跟着架子车往小米家一蹦一尥地走。

  “这老蚂蚱跟着干啥子了?”有人瞅着蚂蚱大爷的后脊梁影子,挠着头皮说,“他那一撅一蹦的,跟着能中个啥用?”

  “一开始是蚂蚱大爷拉着小米姐去半里湾的,出了村子才碰上二大爷的。”走在后面的玉米听人这样说叨蚂蚱大爷,马上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了。

  “玉米这闺女咋的了?说一句老蚂蚱,她还生气了?”有人对玉米觉得不能理解了。

  “小孩子,就是这样,小脸儿跟六月天似的,说变就变。”旁边有人这样说。

  玉米向人群翻了两个白眼儿就追着车子回去了。

  小米回到院子里,这才发现麦子已经把屋里的棉籽饼摊在院子里了。

  小米从车子上给邻居家的婶子扶下来,瞅着院子里已经摊开了的棉籽饼,愣了半晌。

  “大姐!”麦子满头大汗地从屋里端着那个破脸盆出来,瞅着站在院子里的小米和猫春的二大爷他们,一下子就向小米冲了过来。

  那个破脸盆里还有半盆的棉籽饼。

  小米心里一下子就清楚了,这些棉籽饼是麦子用这个破脸盆半盆半盆地端出来的啊。

  小米一手捂着胸壳廊子,一手伸过去摸了摸麦子给汗水浸湿的头发,说了一句:“麦子,歇着吧,待会儿让你玉米姐端。”

  “大姐,端出来完了。”麦子看着小米,问:“大姐,先生给你看好了吧!”

  小米向麦子点了一下头。

  麦子把端出来的棉籽饼倒在了那片摊开了的棉籽饼旁边,两只小手划拉着把它给摊得平了,然后起身笑着向小米说:“今儿晚晌不耽误这些棉籽饼跟着耧往麦地里撒了。”

  小米又向麦子点了点头。

  猫春的二大爷和蚂蚱大爷看着麦子和小米,不知道该说啥子了,这就是这几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小米,你先回屋睡着,我这就招呼着玉米把药给你熬了。”邻居家的婶子早已经是两只眼睛给水泡上了。

  蚂蚱大爷不声不响地围着小米家的这个破院子一尥一捣地转了转,然后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