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十八(1/2)

加入书签

  老蚂蚱的这一嗓子像春天里的响起的雷一样沉闷,震得整个村子里的土地都微微地颤动。大约人们愣怔于这样的颤动,纷纷撂下手里的活计,转动着脖子四处瞅着令脚下的土地颤动的声音,在小米爹的坟上,他们瞅见了老蚂蚱。

  “这老蚂蚱今儿是吃错药给拿得吧,咋的在小米爹的坟上扯着嗓子吼了呢?”大多数的老少爷们们都这样琢磨老蚂蚱的这一嗓子。

  就在老少爷们们还没有琢磨出来老蚂蚱这是抽风还是给药拿了,老蚂蚱又是一嗓子扯天连地的吼——“我老蚂蚱又有孩子啦!我老蚂蚱又有家啦!”

  这个老蚂蚱是不是想孩子想神经了???

  老少爷们们放下手里的活儿从各自家的田地里聚拢到了小米爹的坟上。

  来到小米爹的坟前,老少爷们们都傻眼了,他们刚才只是听到老蚂蚱神经病一样的吼,看到的是老蚂蚱疯子一样的伸着脖子狼一样吼的样子,谁也没有注意到老蚂蚱的身后还跪着玉米这闺女。这个时候的玉米已经向坟里的爹抱怨得嗓子也哑了,只是满脸的泪还不住地顺着下巴往下滴嗒着。

  老少爷们们不再怀疑老蚂蚱今儿是给药吃多了拿的了,也不再愣怔着说老蚂蚱今儿是想孩子想得要神经了,人们看着跪在那儿的玉米,听着玉米说叨她爹的那些话,心里不光是酸疼得像要给坠上了个大醋缸,还真得觉得小米他们姊妹几个真该有个大人帮着他们姊妹几个地里家里拉扯一把。

  老蚂蚱见老少爷们们都来了,伸手把玉米从地上拽起来,心疼地对玉米说:“闺女,不哭了,也别说叨你爹了,咱们回家!”

  玉米跟着老蚂蚱在老少爷们们很愣怔的眼神里一道儿回了村子。

  有人开始扑腾扑腾捶了两下自己的脑袋瓜子,这不是做梦呀?真真儿的事儿,咋的叫人不敢信呢?也有人把自己的手指头放在嘴里咔哧一咬,把自己疼得抱着咬疼的手指头在原地嚷爹叫娘地转了好几个圈儿,日头会不会从西天出来了呀?还有人干脆把手里的干活的家伙什儿往自己的脚趾头上猛劲儿一捣,然后扔开手里的家伙什儿,扑腾一声坐到了地上,两手抱着给捣疼了的脚趾头,屁股下面安了轴承似的闭上两眼吸溜着嘴巴在原地上转悠了好几圈儿,今儿咋的大晴天出虹了?倒是后来围上来的猫春的二大爷不觉出啥子惊奇,劝着老少爷们们各自回自家的田里忙活着赶眼下的时令。

  “都回去忙着去吧,也没啥稀奇的事儿。”猫春的二大爷招呼着老少爷们们说,“刚才在小米他们家的院子里,不少的老少爷们们都该知道这事儿了,我琢磨着让老蚂蚱跟小米他们姊妹几个以后能合到一块儿过日月。这不,老蚂蚱过来跟小米她爹打个招呼。”

  猫春的二大爷的话让不少的老少爷们们心里还是有些泛着疙瘩,虽说老蚂蚱和小米他们姊妹几个都在一个村子里住着,可小米家姓黄,老蚂蚱姓涂,两家八竿子也打不着,这二倔巴咋的就会有这样的琢磨了?老蚂蚱就是跟小米他们姊妹几个合到一块儿过日月了,能会拿出真心去疼这几个孩子?就是小米他们姊妹几个,能拿他老蚂蚱打心眼儿里当成亲人?

  日头很高地照着这片土地,照着这片土地上的这个季节,照着这个季节里人们收种的忙碌,照着人们脸上的笑容和对这片土地的眷顾。尽管人们的心里有着这样的疑虑,但

章节目录